大佛之死

木子荨
2018-03-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其实我是不太懂佛的,不过我听说佛即众生,那我就暂且把佛当作众生吧。电影中佛肚子里装了些东西,大概也是众生吧。

                                                                                     肚财

肚财是个捡破烂的,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妥,应该说他是一个以拾垃圾为生的底层劳动人民。不过不管是哪个说法,都改变不了他的命运。好听一点的,只是承认他在法律层面上可以申请法律援助,不过他又哪来的时间去做这样的事情,一天不工作就意味着这一天就没有饭吃。他是底层劳动人民,但是不是一个受关注的底层劳动人民。说到底,他还是个捡破烂的。
不过肚财有一个爱好,抓娃娃。他告诉观众,抓娃娃很疗愈啊。他为自己打造了一个满是娃娃的太空舱。其实他内心的宇宙是很庞大的,他想打造娃娃宇宙。
当然这些在我们看来也都是很虚的东西,我可不愿给这些娃娃赋予什么隐喻,他们只是娃娃而已,来自小卖部门口破旧的娃娃机,跟娃娃机专营店里的正版娃娃也是两个档次。
捡破烂的人往往是没什么尊严的,不过肚财还是试图去找回一些尊严,从菜脯那里。

                                                                                      菜脯

菜脯是个看大门的,说好听点,他是个保安。他的老板叫黄启文,是个艺术家,接了一个打造大佛的任务,这个大佛就是电影标题里的大佛,不过我不太确定这个大佛是不是众生,因为他面对的东西太虚伪了。菜脯看的大门就是打造大佛的工厂的大门。所以说,菜脯也是个底层劳动人民。
按理说肚财是没有比菜脯显得等级高的,只是菜脯这个人太逆来顺受了,从来不懂得为自己去争取些什么,所以肚财才能在他那里张扬一回。
肚财每天晚上来找菜脯,看色情杂志,看电视,吃便利店不要的便当。这一天电视坏了,肚财觉得不看电视吃不下东西,不过他想到了还有个东西能看,老板的行车记录仪。

行车记录仪

行车记录仪是发生车祸时来调看当作证据用的,正常人不会想到看别人开车,盯着前面的路面,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正常人车里的记录仪是没什么好看的,可是老板黄启文是个有钱人,有钱人的世界是彩色的,所以他的行车记录仪还是很好看的,时不时会有一些不可描述的情节。
行车记录仪是个非常有趣的东西,画面是车外的,声音却是车里的,我们把这称为声画不同步。但是我们又可以通过画面的内容推测车里的人物要去干什么,通过声音的内容推测车里的人物正在干什么,这种错位与关联其实是很妙的,它能够满足人的窥淫欲,又不至于显得过于露骨。
还有一点很有趣的是,行车记录仪的画面内容几乎占据了电影里全部的彩色部分。它是穷人们意淫的五彩斑斓,也是富人们迷醉的酒池肉林,仿佛电影中的人物生活得都很不现实。不过也是,导演一再跟我们强调这个电影是虚构的。

导演

导演在这个电影里也是个很奇妙的存在,他以旁白的形式存活着,他能跟角色对话,也能跟观众对话。他仿佛是连结角色与观众的介质。
导演会时不时地跑出来,做个总结,谈个心得,来个剧透,抑或是,就分享一下创作的来源。
这个手法叫做间离,是个很跳脱常规的方式。本来是导演拍个片子让你自己看,自己想,现在是导演拍个片子和你一起看,帮你想,不过说到底还是得自己想。因为在导演那里行得通的逻辑,在我们这儿可能要费些脑子,比如释迦。

释迦

我觉得释迦这个人物是很值得探讨探讨的,释迦本来就是佛陀的名字,也就是电影标题中的大佛。释迦是不是众生?我想应该比那座佛像要像。
释迦永远穿着同一件衣服,就像佛永远只有一个样子,不过释迦是因为他只有这件衣服,佛是不是这样我就不知道了。释迦永远都在逛一逛,行踪不定,不过在关键时刻他都会出现。
他住在海边的海防卫哨里,晚上要听着海风才能入睡,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不过他真的从来没有表现出过什么表情的变化,他对很多东西都很释然。他活成这个状态,真的是很佛了。
不过还是有个人会引起他的不安,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那个人要出事了。那个人,是肚财。

肚财

是的,肚财出事了,他死了,死在沟里被人发现,怎么死的不知道,不过肯定跟行车记录仪有关。

行车记录仪

从行车记录仪里窥视有钱人的花花世界,是挺过瘾的,不过彩色的世界有的时候挺危险的,尤其是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黄启文杀了他的前暧昧对象,并把她扔进了大佛的肚子里。

大佛

我为什么说这个大佛面对的东西太虚伪了?按理说,佛能使人内心清净。但是披着“阿弥陀佛”的外表做着极尽功利与荒靡的行径,谈何清净?当高委员与大师姐边讲着“阿弥陀佛”边揭露对方的短处,互相嘲讽时,虚伪可见一斑。
不过大佛肚子里确实是有众生的,死亡的冤魂游荡其中,就像众生碌碌,躲不掉的苦难,逃不离的孤独。
肚财的死虽然得不到解释,不过他至少在现场留下了一个痕迹,能够被辨认出曾经是一个人,作为众生的一个标记。

肚财

肚财的葬礼是很有趣的一段。当然我不该说人家的葬礼是有趣的,葬礼应该是悲伤的。我不知道参加葬礼的菜脯、土豆、释迦他们的感情。不过至少他们的感情是真实的,他们这样的人没必要伪装,毕竟参加这个葬礼的人也只有他们。
送葬的队伍突然遇上了一大片积水,把他们阻挡在了路的尽头。不过肚财能过去,肚财应该是不希望他们跟着他一起过去。
肚财的葬礼和台湾最大的法会是在同一天办的,这两件事都是电影里的大事,是两条主线纷纷走向高潮。不过在现实中,那一天只能有一件大事,大佛造好了,带着一具尸体进入了法会。

大佛

法会是法会,大佛也确实是众生,因为在法会上,大佛的肚子里传来了声响。
有人说那是那个女人还没死,醒了,在敲佛的肚子。这样看确实是极富戏剧性的情节,颇有黑色意味。不过我不太相信,这有点脱离现实逻辑了。即便没有被打死,在那样一个封闭、闷热的环境中也不可能再活下去。
那可能更像是来自那个女人的拷问,或者是大佛对众生的拷问,或者是众生对众生的拷问。[img=1:C]原文来自公众号「橘子举不起来」
欢迎关注[/img]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