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失声之喉”说出了什么

四十岁后变成猪
2018-03-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来到最后阶段,失声的小萝莉沙希达在百感交集下终于喊出了那句“意料之中”的“叔叔”,接下来电影进入到了哪怕是一个菜鸡导演也能信手捏来的“抒情时刻”:男女主角打开双臂奔向彼此的慢放、周遭群演们致以敬意的表情特写镜头、搭配高山草原地貌的富有浓郁中亚情调的抒情配乐,虽然我们大多数人不说,但我们应该都知道,作为一部卖座又极富内涵电影的“那一时刻”到来了。

毫不夸张的说,这部迟到近三年才登陆国内院线的印度影片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套路片”。在每一个剧情的转折点之前,对于稍有电影工业经验的现代观众来说,一切接下来的事情所带来的满足感,已不再是“出乎意料”,而是“本应如此”了——这是所有主旋律亦或是非“cult”片在当下的评判标准,而作为观众的我们,如今也需具备相应的素养,例如在某个精心设计的情节处噙住泪水,例如在某个刻意幽默的捧哏处发出大笑,影院作为公共空间的效用,或许本应如此:观看本身已不再是内在寻求私人情绪的认同感与抒发,“暴露”感情成为了一种个人社会化的需求——这在社交平台上晒露情绪的动态中能够发现,同样,这样也能够理解诸如《厉害了我的国》包场放映的逻辑——政治化的诉求缘何会搭建在院线之上——影院已成为了当代社会的“时代祭坛”。


笔者数月前探讨了人类历史中一种类似于男性射精后状态的“历史理性”,现如今笔者发现,这种“射精学”的阐发已不仅仅是在历史领域,在纷繁生活的各个层面皆有其表达。在《小萝莉的猴神大叔》中,小萝莉沙希达的失声设定从剧情上来看,是推动本片情节展开的最本质动因,但如从“射精学”的角度探讨, [发声]是个人与社会建立联系的最清楚的手段,眼睛是外向内,声音则是由内向外,抢匪第一时间是蒙住被袭者的嘴巴而非眼睛便因如此。失声在片中则代表着一种压抑性的象征,虽非片中本源性的矛盾,但却是对于影片一切行为的最后评判,当影片中矛盾一一化解之时,失声这一推动影片情节展开的根源性动因也得到了最后的回应:沙希达说话了,而她说话则象征着影片中的主要阐述对象皆完成了道德超度。即我们学生时代的“升华”手笔。

微信图片_20180311204558.png

那么,我们从沙希达的最后“发声”背后听到导演\影片怎样的诉求?不管我们如何理解影片中交杂衍生出的各种主题,发出声音本身便是电影最终的价值裁断,道德拼图的每一块都拼凑上了,皆为通过打破[失声]这一压抑意向来给予馈赠——这不仅使得受众得到了剧情上“本应如此”的经验满足感,还或习得或加强了对诸多现代性价值的认同感,我们在影片中基本能找到一切现代社会中存在的典型问题:宗教关系与文化多元、城市化与全球化、官僚体制与现代传媒业等等,影片通过剧情中给出的一个又一个的“正确答案”,标榜了导演亦或是当下叫好又卖座的影片的态度与认知,由是我们看到:虽然作为宗教意识形态的坚定拥趸,却仍不能阻挡印度教教徒帕万迈入清真寺寻找沙希达;荒唐近乎至荒诞的高级官员罔顾事实捏造帕万为印度间谍,但科层制的各个“触角”却成功的打破了“平庸之恶”,做出了符合道德评判的选择;被“够爆点才能吸引流量”的商业逻辑规训的主流媒体放弃了报道一个真正的新闻,但现代互联网的传播却终于将真相传递了出去……这简直就是一部披着温情“返乡”故事外衣的《当代社会学启示录》。


也许打破[失声]这一虽然俗套但管用的手段能使我们暂时放下逻辑推导,但这[失声之喉]未能喊出的声音才真正值得留意。拉希卡的父亲“她是不是婆罗门”的质问没有得到回应,非婆罗门的本国人依旧无法迈进他的庭院;巴基斯坦国安小头目放过了帕万仅仅是因为他“不是印度间谍”(这一转折的本身即过于突兀)看似深明大义的他也许对待下一个疑似间谍依旧会棍棒相向,这里暂不论现代猎巫——“抓间谍”——是否为威权制度“口袋罪”的一种,其在决定民心向背的印巴民族矛盾问题上依旧是一个反多元化的态度(如果说公交车的售票员以及大阿訇代表着影片导演的某种态度的话);影片末尾致敬《V字仇杀队》展现民众力量的画面,将现代民主制度下依旧存在着的政治利益集团与普通民众切实利益的矛盾给模糊化了……当然,这必定是卖座又叫好的“大片逻辑”——“适可而止”,提出冰山似的问题,不是为了解决而是为了掩饰冰山下的矛盾,影片的落脚点当然是演员个人的相貌以及人格魅力,因为影片确实什么都说了,但什么也没说,就故事性而言也只是一个回环结构:走失—历经艰险—归来,就主题而言一切也回到了原点,它暴露了一些最表层的问题,你如果没有顺藤摸瓜的问下去,那么一种新宗教——“爱”——通常打扮成绝对人道主义的样子(但在表露形式上仍是功利性的,例如不会选择大众化的普通形象来做代言,不会选择平铺直叙的说出故事,而是刻意的对想要表达的主题“奇观化”),这可能是当代保守主义所能表现出的最典型形式。


有趣的是,帕万在影片结尾的扮相,使人不得不想起“出埃及”的摩西,更意味深长的是,“出埃及”的动因便是埃及人与希伯来人的历史矛盾,不知这是导演有心抑或无意安下的历史暗喻。当年,走出埃及的希伯来人是得到了神的帮助,最终得以度过了红海,走向迦南。这次不同的是,边境线两端的印巴群众打开了国境之门,使得帕万能够最终回家,也使得沙希达克服了[失声]困扰,民众是时代的新神,这是暗喻的某种解法,然而无法回应的一个困惑则是,帕万走出的巴基斯坦并非埃及,帕万回到的印度也不会是迦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