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妖猫传》:不愿醒来的人,执意要把梦境继续下去

杜仲
2018-03-11 20:57:1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因为欲望,人们共同创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也还是因为欲望,人们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在共同的价值观里随波逐流。这世界上的男人渴望权力,女人渴望爱情,留下最为美丽的倒影被视为人生的意义。
这是在自欺欺人,时间终究会被一点一点的荒废,可不愿醒来的人,依然执意要把梦境继续下去。

重要的隐喻:鱼

作为电影里一个反复出现的意象,“鱼”是欲望的象征。

可以说不论是胡玉楼里的鱼形花灯、幻术游戏中变成鱼头的西瓜,还是只吃鱼眼睛的黑猫,都与“欲望”这一主题有着密切的关联,或者说《妖猫传》这部电影蕴藏的深意,就是对欲望的本质的探寻。

姑且先把鱼的象征含义“欲望”视作结论吧(虽然不能一步到位的证明),那么在此基础上我们就能看出“西瓜幻术”其实是在探讨欲望与幻象关系,整部电影的思想核心也就在于此。

...
显示全文

因为欲望,人们共同创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也还是因为欲望,人们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在共同的价值观里随波逐流。这世界上的男人渴望权力,女人渴望爱情,留下最为美丽的倒影被视为人生的意义。
这是在自欺欺人,时间终究会被一点一点的荒废,可不愿醒来的人,依然执意要把梦境继续下去。

重要的隐喻:鱼

作为电影里一个反复出现的意象,“鱼”是欲望的象征。

可以说不论是胡玉楼里的鱼形花灯、幻术游戏中变成鱼头的西瓜,还是只吃鱼眼睛的黑猫,都与“欲望”这一主题有着密切的关联,或者说《妖猫传》这部电影蕴藏的深意,就是对欲望的本质的探寻。

姑且先把鱼的象征含义“欲望”视作结论吧(虽然不能一步到位的证明),那么在此基础上我们就能看出“西瓜幻术”其实是在探讨欲望与幻象关系,整部电影的思想核心也就在于此。

分析一下这个过程:空海轻易看破了幻术,却看不懂幻术背后的欲望。所以当手里的西瓜变成了鱼头(欲望的象征),他有点惊慌失措,自言自语道:“还是中术了"。

其实这个道理并不复杂:西瓜被凭空变出来,是因为人有吃西瓜的欲望。鱼头与西瓜的变换其含义就是欲望与幻象的变换的象征。这一幕也是电影里最为重要的时刻,因为向前再走一步我们就会触碰到电影的精髓:幻象是由人的欲望变现出来的

幻术里的真相就是欲望。丹龙精心安排的这堂课对空海来说太重要了,如他所见,那瓜是欲望的变现,那猫也不过是一个沉浸在极乐之宴的幻象里,沉浸在对杨玉环美貌的贪执中不愿醒来的人。幻术里的真相就是欲望、就是身不由己的人。因为欲望,人妄图把幻象继续下去。哪怕是粉身碎骨,沉沦于万劫不复的苦海也在所不惜。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追寻妖猫踪迹帮助空海看透了欲望,弥补了他所欠缺的知识。去美女如云的胡玉楼,去追寻极乐之宴的往事,去调查杨玉环的死因,对这位僧人来说本质上就是一个层次渐进的认知欲望的过程。

随着剧情的推进,“欲望—幻象”这个理论上升到了更为广阔的层面。能够看出,导演设定了一个非常高的起点:通过盛大的极乐之宴与三十年后破败凋零的花萼相辉楼来向我们证明,我们身处其中的这个浮华的世界,也是人的欲望变现出来的幻象,而身处其中的人,又是多么的容易迷失。

作为局外人,空海始终与灯火辉煌的花花世界保持着适可而止的距离。他含蓄的微笑,也是在笑入戏太深的世间人。

虽然如此,毕竟还是年轻人的空海看到率性天真的白居易给自己扣了一顶“长安第一有名的大诗人”,“无情无义,无法无天,只认诗不认人。”的大帽子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

虽然二人境界不同,可居易还是颇有让人敬佩的地方:他宁愿罢官也不愿在史书中造假。

事实上,白居易这个人的内在矛盾性也正在于此:他坚守原则,拒绝造假。却又执幻象为真实,痴迷于杨玉环的爱情故事,坚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掺不得半点沙子。

而得知极乐之宴是幻象,李白的清平调并非献给杨玉环,还有李隆基对杨玉环虚伪的爱情,对这位较真的年轻诗人着实是残酷的打击,也把他的创作逼到了死胡同里。

所以白居易一度非常苦恼,几近崩溃的边缘。可在调查妖猫的案件中,他的认知却开始发生了变化。因为见到了太多缠缚在欲望里误入歧途的人,尤其是妖猫案件的本身,更是让他认识到自己已经踏上了同样的歧途。

知幻即离,猛然间惊醒的当下就是一种解脱吧,所以在电影的结尾,当白居易终于走出了创作的困境。当他对空海说:“诗是假的,情是真的,白龙已经证明了。诗是白龙写的不是我白居易。”空海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凭这一点,你就超过了李白。”

因为李白被困在了梦境之中,踏上了歧途。

清平调 其一

李白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首诗写的就是一个沉浸在梦境中不愿醒来的男人,在梦醒时分的惆怅之情。

诗歌的内容并不晦涩,花园里喝醉的诗人凭栏而卧。在梦里邂逅了一位美丽的女子,她曼妙的身姿如同天上的浮云,她的容貌就胜似娇艳欲滴的牡丹花。

微风袭来恍然清醒之际,方知一切都是梦,诗人意识到自己爱上了梦中遇见的女子,可是美梦已经幻灭,哪怕情深意切,也无缘再次相见。(所以李白对杨贵妃说自己也不知道这首诗是献给谁的)。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后两句氛围陡然一转。诗人的神情猛然间流露出了无比的悲伤。他在想方才梦中遇见的女人是谁,她从哪里来?如此美丽的女人,如果不是群玉山头所见的飘飘仙子,那就一定是瑶台殿前月光照耀下的神女了吧。

吟诵完最后一句诗李白不能自已流下了眼泪。酒池里反射的金光自下而上照亮了诗人的倦容,恰如清晨时分透过房间的第一缕光线。但是睡眼朦胧的人不愿醒来,因为看不到希望,唯有悲伤。

《清平调》作为一首描写欲望、幻象、沉沦的诗歌,与空海求法的经历遥相呼应。沉沦的李白,解脱的空海,在二者的相互映衬之中,电影的意境也得以升华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因为欲望,人们共同创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也还是因为欲望,人们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在共同的价值观里随波逐流。这世界上的男人渴望权力,女人渴望爱情,留下最为美丽的倒影被视为人生的意义。

然而时间终究会被一点一点的荒废,可不愿醒来的人,依然执意要把梦境继续下去。

饮酒之人,歌颂人生的短促,歌颂当下的肆情放纵的快乐。却又在畅快淋漓过后独自去忍受难于言传的失落。

从另一个方面说,李白对梦境中偶遇的女子的不舍,也反映出了一个人性中自相矛盾特点:我们误认幻象为真实。我们之所以会受苦,就是因为我们对于梦的执着太深,即便知道是一个梦,也要一意孤行地把这场梦继续下去。

这同样可以解释为什么化身成为黑猫的白龙要吃鱼眼睛:鱼象征着欲望,吃掉鱼眼睛,象征着在幻象中的迷失。

导演在这部电影里加入了太多替换原著的、属于自己的东西。比如“入戏太深”这个陈凯歌镜头下人物的常见特征,也在本片的人物身上得到了鲜明的体现。拒绝从梦中醒来的人,和那个舞台上挥剑自刎的程蝶衣何其相似,在帷幕即将落下的时刻执意要把梦继续下去,在种种价值观相互冲突的世界上,在幻境与真实的相互重叠里,人自失于其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