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师脑子里进过的水都在这里了

恶楠
2018-03-11 20:32:45

如果在心理咨询师行业中开展一个匿名调查:你在进入心理咨询行业之初都干过哪些奇葩的事儿?我相信,你一定会收到无数你想都想不到的答案,而且一定都很有趣,甚至有的行为可能会让你觉得这个行业里有许多怪伽。

几乎每一个新手咨询师的成长之路都是淌着血泪过来的,尤其是在中国这个咨询行业发展特别不正常的这些年代里,每长成一个合格的心理咨询师,都会同时“牺牲”掉一百个怪伽新手,他们可能从此以后就与咨询行业远离,也有的就进入了一辈子的学习型心理咨询爱好者行列。

成熟的心理咨询师都会承认自己入行之初都干过那么一些似乎是脑子进水的职业行为——因为入行太不容易了,没有正宗的求学校园(对的,中国大学里根本没有心理咨询这个专业,只有精神科专业和心理学专业),没有明确而循序渐进的成长之路(没错,几乎所有的咨询师都同意学习咨询技能最好是师徒制,可是中国目前没有多少能承担师傅责任的咨询老鸟),甚至学点咨询技能也经常抢不到入班名额(实在远渡而来的老外咨询师导师太少,不够用啊)……更不用说行业规则、管理部门的不健全。于是,这种野蛮生长的基础上,一个咨询师的成长常常是需要勇气和突破一些常规的。

...
显示全文

如果在心理咨询师行业中开展一个匿名调查:你在进入心理咨询行业之初都干过哪些奇葩的事儿?我相信,你一定会收到无数你想都想不到的答案,而且一定都很有趣,甚至有的行为可能会让你觉得这个行业里有许多怪伽。

几乎每一个新手咨询师的成长之路都是淌着血泪过来的,尤其是在中国这个咨询行业发展特别不正常的这些年代里,每长成一个合格的心理咨询师,都会同时“牺牲”掉一百个怪伽新手,他们可能从此以后就与咨询行业远离,也有的就进入了一辈子的学习型心理咨询爱好者行列。

成熟的心理咨询师都会承认自己入行之初都干过那么一些似乎是脑子进水的职业行为——因为入行太不容易了,没有正宗的求学校园(对的,中国大学里根本没有心理咨询这个专业,只有精神科专业和心理学专业),没有明确而循序渐进的成长之路(没错,几乎所有的咨询师都同意学习咨询技能最好是师徒制,可是中国目前没有多少能承担师傅责任的咨询老鸟),甚至学点咨询技能也经常抢不到入班名额(实在远渡而来的老外咨询师导师太少,不够用啊)……更不用说行业规则、管理部门的不健全。于是,这种野蛮生长的基础上,一个咨询师的成长常常是需要勇气和突破一些常规的。

不过,当我看到NBC的独播剧《心理医生大卫》(Shrink)之后,我心里舒服多了,原来就算是在美国,要成长为一名合格上岗的心理医生,也会有这么多脑子进水的尝试,哈哈~我每隔两分钟就会笑一次,当然有不少是会心的被搞笑,然后笑完又会苦涩地想哭,David脑子里这些水也是我们当初入行里脑子里进过的嘛。

和大多数医学院毕业生一样,David Tracey希望直接成为精神科住院医师,获得行医执照,成为一个心理治疗师,并能够偿还为了求学而欠下的50多万美元的巨额学生贷款。但是,他实习医院没法给他提供实习项目了,他也没有办法完成1920小时在执业治疗师督导下的心理治疗任务了。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David devises打开了他父母的车库,支上两把折叠凳子,开始招募前来咨询的陌生人,为他们提供免费心理治疗。现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把1920小时的临床时间都记录下来,并找到愿意承认并督导他的心理医生,这样他的生活就会恢复正常。然而,当一个个古怪的客户川流而来向他求助,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可能刚刚找到一个新的、自己热爱的职业。

有没有觉得这个桥段很熟悉?因为它可能就曾经或者正在发生于你自己身上——新生咨询师。而这个几乎没有心理治疗经验,又没有心理医生督导的咨询菜鸟David做出了许多让我笑得合不拢嘴、又有点心酸的执业行为。

在自家车库里做咨询,合适吗?严肃地说,很不合适。可是,我的许多同行入行之初根本没有合适可以去工作的咨询室呀,没有办法的时候,很多咨询师在咖啡馆、书吧、会议室里也是做过咨询的,我的一个同行朋友甚至在大楼的天台上做过咨询呢。咨询环境的不专业,会产生许多不理想的效果,也很容易让咨客感觉不到足够的安全和信任感,而且公共场合通常不是那么稳定的,今天是这里、明天不得不换那里,David的车库倒是安静而稳定了,可是周围都是轮胎、扳手、起子、瓶瓶罐罐,你觉得你会有什么感觉呢?不过,有些时候也就这么起步了,是不专业,可是总比裹足不前好吧。

David为了完成一段1个小时的咨询录音,不得不陪着一个好朋友闲逛了2个小时,只为了让他答应坐在他的车库里跟他完成一节咨询。想想咨询新手们是怎么开始职业之路的吧,缺少有效的见习机会,当然也没有可能会有咨客愿意付费给他们来让他们练习咨询,于是拿自己老公、老婆练手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了。可是你知道吗,如果没有充分的信任和开放,咨询是没办法深入的呀;而咨询的开始,有时候还要建立在一点点(至少有那么一点点)求助者对咨询师的理想化之上——谁愿意去求助一个自己都不相信对方能帮助自己的人呢——更何况眼前这个熟的不能再熟的家伙,你连他大腿上几颗痣都清楚,怎么能保证当他说那些怪怪的话,比如“你觉得当你说到妈妈时你会有讨厌她吗?”(嗨,你妈妈,她可是你的丈母娘,你竟然敢这么说她!晚上还想一个被窝吗?!)当然,其实很难对自己的亲戚、朋友等熟悉的人做咨询,因为那样的咨询关系是很难建立稳固的,而且随着咨询深入,隐私一旦揭开,你们的友谊小船还翻不翻呀?

让求助者开放自己很不容易呀,何况许多情绪是有共性和同感的,没准对方说着说着,你就和David一样了,自己先悲伤了起来,因为生活太难了呀,咨客的工作困难还能有自己要还50万美元的巨额负债难吗,还能有自己连医师执照都拿不到、连个咨询见习医院都找不到苦吗?于是整节咨询就光听到咨询师在诉苦了,咨客同情地倾听着,默默地递上一张纸张——这哥们儿比我还苦逼呀。入行之初的新手别说用什么移情反移情来工作了,连自己的情绪和对方的情绪都未必彻底分得清晰,也没办法将“自己”先放在一边,让自己保持中立。可是,就是这么真诚呀,真诚地如同刺刀见红、赤膊上阵。

遇上说话语音语调很特别的人,比如声音特别小的,也会跟David一样把自己的嗓音压低到像被踩到了的鸡脖子发出的声音一样,两个人都不像是在做咨询,而像地下党员在敌人的车库里接头传递情报。对方傻笑,你也跟着傻笑就和David一样,结束以后想了半天没想明白那个地方笑点在哪里;遇上思维不清、有精神病性症状的求助者时,和David一样听半天不知所以然,你可能真会以为是自己的脑壳出了问题;遇上对方可能危及自己或他人生命的行为时,你会和David一样慌得就想逼着对方打电话马上向亲人求救。

可能被咨客讥讽为无能和无用,可能被咨客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可能被迎合型的咨客马屁拍的晕头转向,可能被感情刚刚受挫的异性咨客想象成新的意中人,也可能咨询时间一拖再拖可就是不能结束咨询把咨客送出房间......

最最沮丧的,可能还有你做过这么多的尝试,想让自己变得专业一些,可是却不能得到行业里的老师的认可,因为你的尝试里有太多的伦理问题、技术粗糙问题,就像David希望他小学时候帮助过他的咨询师维吉尔医生能成为他的督导,并帮助他完成学习要求,结果却遭到了拒绝,因为维吉尔认为他根本不关心他的咨客,他在乎的只是他的学习和债务。

赚不到钱的David,OR,医生David?只能二选一?难道就不能是赚不到钱的医生David吗?职业之初的成长困境,是多么的残酷,淌过来的都是血泪史。

So,又怎么样呢?David享受自己在做咨询的时刻,也真诚地面对自己的咨客,同时也迎来了一些咨客的改变,甚至当他想要放弃成为一个咨询师而打算转介咨客时,他的咨客坚决不同意,希望他继续为她治疗。有些时候,开始的确不容易,上路之前喝下的壮行酒也可能成为进了脑子的水,可是,保持着自己的初心和真诚,真的更为重要。咨询,需要你真诚地迎接你的每一个咨客,而这个才是最最重要、又不是学习可以得到的。

维吉尔医生一样无法拒绝这样真诚努力的David,就像我们的咨客不会拒绝一个真心为他们工作的咨询师一样,哪怕他还是一个不成熟的新手。无论你的开始是什么样的,给自己一些耐心和信心,这也同样会给咨客对于心理治疗的一些信心。你脑子里进过的水,就让它慢慢地消化,直到有一天把它变成自己的营养,而你也就能帮助更多的人。

1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7)

查看更多回应(7)

心理医生大卫的更多剧评

推荐心理医生大卫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