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过愤怒,方能放下成见重获平静

郝多钱
2018-03-11 17:40:1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等了很久终于上映,电影很好,充满了戏剧张力,围绕小镇有限的人物,展现了丰富的人性。电影虽然有力量感,但同时也让人感受到虚无、焦虑、痛苦。影片发生在虚构出的小镇上,在不存在之地发生的故事,更像是导演带给大家的一个成人寓言故事,充满创作者想要表达的观点。

本片虽然未能得到奥斯卡最佳影片奖项,但仍不失为一部好电影。奥斯卡参赛影片逐渐也成为影迷们的关注热点,当然无论是怎样的电影,观众更主要还是被其中的故事,为其中的人物所打动,而电影精彩很多时候来自于人物形象深入人心。而人物深入人心来自于人物不停地被放在一个又一个压力之下,并在压力下做出选择,而选择反映出人性。而本片中,以愤怒这个情绪为核心,又以痛失女儿的母亲为中心、警察局长、警探三人为主因广告牌串联起了这个悲伤但也充满力量的追凶故事。

一、母亲米尔德雷德的愤怒——不能接受现实,质疑一切

米尔德雷德的愤怒贯穿全片,她将丧女之痛化为愤怒,做出各类出格行动触发片中的不同事件,成为引导其它人物行动的一个触发点。所有的行为细节都塑造出“反叛”“精明”“干练

...
显示全文

等了很久终于上映,电影很好,充满了戏剧张力,围绕小镇有限的人物,展现了丰富的人性。电影虽然有力量感,但同时也让人感受到虚无、焦虑、痛苦。影片发生在虚构出的小镇上,在不存在之地发生的故事,更像是导演带给大家的一个成人寓言故事,充满创作者想要表达的观点。

本片虽然未能得到奥斯卡最佳影片奖项,但仍不失为一部好电影。奥斯卡参赛影片逐渐也成为影迷们的关注热点,当然无论是怎样的电影,观众更主要还是被其中的故事,为其中的人物所打动,而电影精彩很多时候来自于人物形象深入人心。而人物深入人心来自于人物不停地被放在一个又一个压力之下,并在压力下做出选择,而选择反映出人性。而本片中,以愤怒这个情绪为核心,又以痛失女儿的母亲为中心、警察局长、警探三人为主因广告牌串联起了这个悲伤但也充满力量的追凶故事。

一、母亲米尔德雷德的愤怒——不能接受现实,质疑一切

米尔德雷德的愤怒贯穿全片,她将丧女之痛化为愤怒,做出各类出格行动触发片中的不同事件,成为引导其它人物行动的一个触发点。所有的行为细节都塑造出“反叛”“精明”“干练”“不近人情”这样一个强势母亲的形象。案情无进展就在女儿丧命之地附近买下广告牌写标语给警察局长施压,即使知道他是个恪尽职守的人,也会因为“写他的名字最有用”而不讲情面,不信服权威,对神父大谈帮派连坐法令不接受对方的怜悯,戳破对方息事宁人的虚伪,而因误会火烧警察局后撒谎也底气十足,更会赌气和女儿说“啊对啊我也希望你半路被强奸”。

某种程度上她展现了另一种“母亲”:不温柔,思维男性化,不讲情面,与子女关系不融洽,暴力又固执,习惯性逞强,这与主流所倡导的“母亲”形象相去甚远。但就在你开始想她女儿惨死,被丈夫家暴离婚这些痛苦其实跟她强硬的性格也有一定关系时,你又会发现她为咳血的警察局长担心,会立刻放下戒备说“当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脱口而出的“baby”充满怜悯,尽管上一次对谈才拒绝了对方求和的请求。她也会对广告牌附近突然出现的梅花鹿絮叨对女儿的思念。会因为前夫说女儿想要离家而脆弱感到难过。

因为她的生活环境与际遇,米尔德雷德一直表达愤怒和强势。丈夫多年家暴,青春期女儿与她针锋相对,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生活重压,这些都会让她变得强悍。但当女儿真的如自己所说的气话一般惨死在路途中,她感到自责,但强势多年的她选择以更强势的态度对抗。质问警察局长的三块广告牌就是她的愤怒和痛苦的直接体现——以暴力压制暴力,以强势抗衡、监督权威。

二、 局长威洛比的愤怒——愤怒无力改变现状

警察局长威洛比人物形象堪称完美,所以他死了,这是全片一个有意思的设定。这个人xi是理想中的权威形象,而他的自杀和逝去仿佛是在告诉观众——这种理想中的权威不可能存在于现实。他富有责任心,爱家庭爱工作,但身患癌症时日无多,但并不被米尔德雷德谅解。事实上这个角色很有父亲的权威感——稳定可依靠、包容而有耐心,并甘愿做他人的领路人。

在片中他展现了为数不多的愤怒,一次发生在医院例行检查时,他生气拔掉抽血用具摔在墙上,手臂上鲜血直流并不做伤口处理就骂骂咧咧冲出了病房,另一次愤怒发生在他问话警员迪克森所作笔录时,而他最后的自杀也可以看做是对自己无力改变的现状的愤怒——自杀行为是对现实的一种消极对抗。他的愤怒多产生于无法改变现状时,次数不多,也不会将愤怒扩大化,并会做出善后——自杀后留下的3封信,头套上提醒不要摘掉头套的提醒,都是他关照他人的体现。

三、迪克森的愤怒——对自身同性恋倾向的恐惧带来愤怒

迪克森单身,与母亲共同生活,但妈宝不是合适形容他的词汇,他更像是一名不敢被外界发现自己同性恋倾向的同性恋者,“恐同”是他对于自己同性恋倾向的应对方式。这个角色的父亲缺席,母亲强势又情绪泛滥,局长威洛比对于迪克森来说具有父亲一般的意义,所以他尊重爱戴他,在威洛比死后立刻迁怒于广告商。

迪克森是容易愤怒的,因此威洛比给他的信提到“冷静”以及“爱”。而他的愤怒最为有意思的是两处,一处在听闻局长自杀之后,将广告商扔下楼,另一次在他得知自己费尽周折拿到DNA的“疑犯”并不是犯人时。两次将这个角色的自我、脆弱展现得淋漓尽致,因为爱戴局长,同时恐同所以他选择了迁怒于广告商(恐同者对于同性总是有更奇妙的心理);因为想要达成威洛比局长对他的期许而努力破案,而难以接受并未抓到犯人。一个内心脆弱又渴望认可的人就在这两次愤怒中展现给了观众。

最佳配角奖项也可以说是实至名归, 角色走路的姿势、与人对话时的腔调,包括在台球桌对广告商的挑衅,都透过设计的小动作传达出丰富人物的信息,让观众看得十分过瘾。

四、小矮子的愤怒——边缘人无法被认可“自我”的愤怒

小矮子展现了某种容易被人遗忘和低看的真挚善良。迪克森在酒吧与red争执时,他一直在旁观察状况,而迪克森从火海冲出,第一个上前扑灭他身上火苗的也是他。小矮子有原则,但为了救米尔德雷德选择了说慌包庇她,但即使知道会被人嘲笑,他仍然真心向米尔德雷德发出约会邀请。而在约会中爆发了他全片中唯一一次愤怒,在米尔德雷德说“是你逼我来的”,他感到不被尊重被伤害,于是表达了失望愤怒后离席。

这个角色因其外形的特殊性加重了故事的特别色彩。放眼全片,其实是一群“边缘人”的生活群像:故事发生地位于虚构的小镇,这本身就有一定的边缘性,强势不温柔的母亲,恪尽职守但自杀逝去的警长,成年多年仍与母亲同住的恐同警探,再加上镇上成功的二手车商小矮子,可谓是集齐了常规认知中的“边缘人”。而边缘人的情绪更敏锐丰富,也使得故事中人物让人更触动。

在故事的最后,米尔德雷德与迪克森一同前往“处决”可能犯下罪行的军方人员,但两人也“不确定”是否要杀掉他。在一系列的愤怒引发的事件发生过后,双方都对他人、对自己、对对方有了更多了解,放下成见,重获平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