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 一代宗师 7.8分

我这一生,不论生死,只问成败。

李坚持
2018-03-11 16:39:0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01
《一代宗师》里,宫二的第一次出场,雨夜。她坐在轿子里,淡定自若。老姜冲着众人喊道:“把宫家的弟子叫出来。

干脆利索的行装、一丝不苟的发鬓、不施粉黛的面容,金楼里的旁人见她,说道:“二姑娘,你可来了,这事必须得拦下,输赢都不好听。”

她回“我爹一辈子没败过,谈何输赢。”后潇洒而去。

第二次出场,在宫老爷子隐退场上。她问宫羽田:“你带亲闺女逛堂子,这什么说法?”,宫羽田答:“这天底下的事你不看它就没了,看看无妨。”

于是,她看到他爹败了,她不甘,硬是摆下鸿门宴,决心要会一会这叶问。老姜劝她不可,她却说:“我这辈子做不了像我爹那样一天一地的豪杰,可我不图一世,只图一时。”

她以六十四手赢了叶问,与之说道:“拳不能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叶问回:“千古无同局,叶底是否能藏花,我们有机会再验证。”这一会,她们护生情愫。

“你来,我等着。”没见叶问之前,她不知道她的高山在何处;见了叶问,才明了踏进这道场,行问前路,早就没了身后身。她更不知道,她赢了这局,却败了一生。

02


宫二回了老家,却放不下这人,与之书信往来,表诉衷肠。她问他几时来,他回她:“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宫二对叶问的感情,从始至终都是克制的,这克制因他已有家室,因己也有婚约,但她还是想等他来。

可社会动荡,人们流离,他始终没能如期去赴她的约。再见时,叶问把为了去见她定做的帽子上的纽扣留给她,说这是自己的一个念想,言外之意不外乎我从未忘却与你的感情。

而这时的宫二为了给父亲报仇,早就斩断了的情愫,无法回头,她别无选择。

马三判师杀师,宫二为了替父亲报仇,退了亲,奉了道,从今而后不婚嫁、不传艺、不能有后。

这些经历叶问都不曾知晓,他不知她多年来的忍辱负重,也不知她内心的惊涛骇浪。

所以在宫二心中,是有埋怨的。埋怨在需要时你不在身边,也埋怨这世道人心总可变。

03

宫二这个人物在某种程度上是很悲哀的,她从小被家人奉为掌上明珠,所以性格孤傲,易怒,一意孤行,面对得失和感情总亦失控,这也锻造了她最后悲剧的一生。

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她的家庭环境使她成为一个成败心很重的人,从小看父亲对战,且从未输过,因此输赢在她心中,不仅是宫家的门面问题,也是她从小到大所追求的东西。

与马三决战,即使已身负重伤,依旧面不改色的憋着一口气,颜面这个东西,在她宫二心中,是何等的重要。所以当马三跪倒在地时,说:宫家的东西我还了。她更正对方:“话要说清楚,不是你还的,是我来拿的。”

由此可见,输赢在她的心中,是比命更重要的东西。

所以即使叶问前来示好,她也要以这样的场面话奚落对方。

她怨过,她也爱过,她对一切从来都坦荡。

最后,宫二把纽扣放在桌子上,对叶问说: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我在最好的时候碰到你,是我的运气。可是我没时间了,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真是无悔,那该是多无趣的一件事啊。

这时的宫二已经放下了对叶问的感情,也放下了往日的仇恨,她终于要过她爹希望的那种平淡生活了。

可是她内心的话,不说便不会有人知晓。

她来时,为了宫家,为了报仇,为了颜面,为了叶问;她要走,只是找不到继续留下的理由。

是的,她来过,见自己,见天地,见高山,见情深。

04

宫二的一生,可以说是没有选择的一生,她的亲事,她的爱情,都无从选择,生为宫家的后代,必须怀揣一份对武学的敬畏和信仰,她有她的路,她的局。她也抗争过,但终究是没能冲破这世俗的魔障。

时代,让她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女孩,变成了一个以家为大的宫先生。

宫二的最后,留给众人的是躺在炕上吸烟的画面,她一如从前那般面无表情,脑海里回想的却是年少时,大雪纷飞时节习武的画面。

那时的她,不谙世事,那时的她,无问初心。

她说:所谓的大时代,不过就是一种选择,或去或留,我选择留在了我自己的时代,那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代宗师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代宗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