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港剧之《再见艳阳天》2

流沙
2018-03-11 14:11:05

邓萃雯的文凤初见觉得俏丽爽辣,比陈秀雯的秀巧有魅力的多,但是相处久了,立刻便显出毛病来。文凤脾气大,控制欲强,绝非良配,方贺生变心变得合情合理。而秀巧呢,虽然和方贺生在学识和见识上都有距离,但是她温婉宽厚,富有同情心和同理心——就算是她并不能真正理解的事,她也能够体谅支持。当然,这种体谅支持是建立的传统的男尊女卑家庭观上的,并不是真正的理解,但是,和文凤的控制欲比起来,秀巧毫无疑问更让人能够接受。方贺生的变心再一次合情合理。

这就是当年港剧编剧的高明之处。整个剧的价值观是传统的,旧式的,应该要摒弃的,但是因为剧情安排得合理,人物设定得合情,也并不令人反感,反而令人觉得,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剧中人的观念和行为都是合理的。

秀巧这个人物设定,是一个迹近完美的传统女性,善良宽厚,温婉能干,细心体贴,集所有传统女性美德于一身。很多圣母型的人设都会令人反感,有一种违背人性的假模假样,但是秀巧让我觉得她像《飘》里的梅兰妮,有一种人性上的升华,用白瑞德的话来说,“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她们和普通的传统女性相比,有一个本质上的区别,就是大部分的传统女性,只是遵守传统的规则行事,心里有怨有恨,靠忍字来坚持,心态往往十分扭曲。但是秀巧和梅兰妮,是真正的心怀善意,无私而宽厚。

剧里一再地借旁人之口劝秀巧,“你不要总是为别人想,也要想想自己”,秀巧说,“我总要过得了自己这一关”。虽然编剧塑造了这样一个女主,又给她开挂事事顺利,不过比那些强行推销赞美传统女性道德观的模式还是要高明很多。宣扬真善美是可以的,宣扬克己忍耐就不必了。秀巧言行都是出自本心,一个人但凡顺应自己的本心,那他/她无论是无私还是自私就都很好——无私很伟大,自私很合理。

按照传统的婚姻观和家庭观,秀巧应该算是男性心目中的完美配偶了。以前我对这种择偶观很不以为然,现在觉得也有可理解之处。不同的年代,择偶的出发点和需求点不同,在旧时代,婚姻作为一种必须的、没有选择性的家庭模式,贤良淑德的女性的确是很适合作为配偶。如果一件事是必须要做的,那么可选择的余地相对来说就很小,要求也必须要放低——在当年,结婚就像现代人找工作。基本上,每个人都得有一份工,要不然就只能喝西北风,因此当年人们对配偶的要求,就像我们现在对工作的要求,都是在权衡的基础上,尽量找一个最优值。

因此在当年,男人们选择贤良淑德宜家宜室的女性,女人们选择能养家肯善待妻子子女的男性——不能怪他们要求太低,他们只是选择太少。

他们不能选择不结婚。从这点上来说,生在现代着实幸运很多。我们尽可以把要求设定得无限高无限完美——哪怕知道永远都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到来也没有关系。

因为我们可以不结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再见艳阳天的更多剧评

推荐再见艳阳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