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地久天长plus

十五
2018-03-11 13:44:47

近年台湾电影展露出令我钦佩的特质,去年最喜欢的悬疑片是台湾的《目击者》,胜过《看不见的客人》,开年没多久又看到了这么一部黑色幽默电影,令人感到惊喜,与以往相比,不变的是好看的黑色喜剧同样需要看字幕。

除了菜埔有一个常年卧病的老娘,电影的几个主角像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无亲无旧,肚財骑着他破旧的,拖着个漏斗的摩托车,以捡破烂为生,女朋友刚刚被人撬走,喜欢看不可描述的图片,以及非常少女心地喜欢玩夹娃娃游戏,因为这很治愈,尽管并没有什么人会关心治愈什么,或许他还可以左手温柔如水地逗弄,同时右手灵巧如同拖进度条一般地翻页,肚財晚上会带着捡来的过期食品去菜埔的值班室,或许只有在那里他不再是大街上我们看也不看一眼的社会边缘路人,强势而又自信,赖以为生的漏斗车被收走的时候肚財进行了微弱的抵抗,海边遇到人生最后时刻的失意人也会抱以善意,但终究肚財还是在警局里点头哈腰地认错,带着他的便当离开,正如他无法改变那位失意人的命运。

菜埔是一个唯诺的人,在与他人的关系中从来就非主导,无论是葬礼上吹错调子被殴打,还是被小叔把自己的眼镜卖给自己,抑或老板跟他似深似浅的谈话,菜埔都无动于衷地接受着,被

...
显示全文

近年台湾电影展露出令我钦佩的特质,去年最喜欢的悬疑片是台湾的《目击者》,胜过《看不见的客人》,开年没多久又看到了这么一部黑色幽默电影,令人感到惊喜,与以往相比,不变的是好看的黑色喜剧同样需要看字幕。

除了菜埔有一个常年卧病的老娘,电影的几个主角像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无亲无旧,肚財骑着他破旧的,拖着个漏斗的摩托车,以捡破烂为生,女朋友刚刚被人撬走,喜欢看不可描述的图片,以及非常少女心地喜欢玩夹娃娃游戏,因为这很治愈,尽管并没有什么人会关心治愈什么,或许他还可以左手温柔如水地逗弄,同时右手灵巧如同拖进度条一般地翻页,肚財晚上会带着捡来的过期食品去菜埔的值班室,或许只有在那里他不再是大街上我们看也不看一眼的社会边缘路人,强势而又自信,赖以为生的漏斗车被收走的时候肚財进行了微弱的抵抗,海边遇到人生最后时刻的失意人也会抱以善意,但终究肚財还是在警局里点头哈腰地认错,带着他的便当离开,正如他无法改变那位失意人的命运。

菜埔是一个唯诺的人,在与他人的关系中从来就非主导,无论是葬礼上吹错调子被殴打,还是被小叔把自己的眼镜卖给自己,抑或老板跟他似深似浅的谈话,菜埔都无动于衷地接受着,被动接受着社会施以他的一切,但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牵挂,在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肚財又出事之后菜埔曾想安顿好自己的老娘,但这注定是徒劳,黑色电影怎会让对宿命的抵抗成功?不管你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菜埔想做微弱的抵抗而不得其门而入,最后以追打土豆结束自己的出场,但是要感谢导演,塑造了这样一个始终如一的角色,因为作为知情者之一,菜埔也不是不可能据此获利,但是,他没有,所以,我并不认为电影跟弱势群体关爱有什么关系,总有一些人,注定要按照某种方式活着,你能提供的,他们也未必需要。

释迦或许是个有故事的人,他不同于肚財和菜埔,他完全没有欲望,唯一的台词也是他所有的注脚,逛一逛,或许有一天人们不知道他为何又走了,正如人们不知道他为何而来,在肚財死的那晚,释迦莫名奇妙的不安,导演也没交待什么,在我看来,这或许就是开篇和结尾的友谊地久天长吧,尽管释迦最特别的反应也仅仅是骑了一个早上的自行车,不管怎么样,他的人生就是逛一逛,或许他唯一留给世间的,会是化尸成水的图形。

肚財菜埔释迦他们像破碎虚空而来,佛光普照下悄无声息地活着,不接受社会的异化,丝毫没有挣扎,现实比他们更光鲜,也比他们更荒诞,我不认为这部电影有什么关注弱势群体之类的社会意义,他只是在记述,记述老板光鲜过后的荒诞带给他们的惶恐,无可摆脱的宿命,在友谊地久天长中开启又落幕,从开篇因为走调被追打的菜埔,到最后因为肚財甚至找不出一张遗像而追打土豆的菜埔,偶露峥嵘地为肚财而抵抗命运,尽管他们从未进入过彼此的宇宙。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巴别塔,正如导演的旁白,我想现在虽然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菜埔从未了解过肚財,反之亦然,包括释迦,也包括老板副议长等等,世界是荒诞的,人也是荒诞的,无论是大佛落成的仪式感,还是肚財出殡的仪式感,其实都一样,面对这一切,有的人用玩世不恭的态度拉开与现实的距离,而几个小人物付不起这样的成本,他们默默地接受,偶尔也会尝试着伸出触角,正如土豆二叔那不靠谱的凯申庙,正如菜埔小叔坑蒙拐骗的眼镜摊,往往被无情斩断。

影片用荒凉破败的笔调,幽默地讲述了几个小人物的人生,无需赋予太多的意义,在看到叶小姐跟老板相约老地方的时候,我对剧情有过设想,老板杀死叶小姐,菜埔跟肚財会从记录仪里看到这一切,为人窝囊,有所牵挂的菜埔会跟老板合作,弄死吃软怕硬,少女心的肚財,替老板保住秘密并获得好处,跌宕而又刻意,与导演平实而坚定的讲述相比,这无疑落入俗套悬疑片的巢臼,牵强附会地因为本片而讨论弱势群体,社会阶层等等问题,小人物,也有属于他们的人生。

黄导无处不在的幽默感在我看来比什么小沈阳小月月要高得多得多得多,跟旁白的配合也别开生面,令人忍俊不禁,比如肚財调侃土豆,你一个大男人骑粉红色摩托车,难怪找不到女朋友,土豆回应,这部电影是黑白的,你不说观众能看出来啊?然后,摩托车的颜色被导演点亮了。有些看了让人会心一笑,通过这样的方式与观众建立小默契,比如肚財拿给菜埔基本可能连小黄书都算不上的美女画册,菜埔很奇怪,怎么这本书黏糊糊的,相信男人都懂得,不懂的男人一定是万人迷,人生赢家。也有些不免悲凉,比如菜埔对肚財说,等我有了钱,也请人给我起一个英文名字,这话不算有趣,但放在全片黑白的主色,以及老板记录仪的彩色,强烈的对比赋予这种幽默以合理性,黄导的 黑色幽默在影片最后达到高潮,在影片最后肚財的出殡仪式中,肚財的相片,是电视新闻里的截图,好笑吗?当然。黄导以这样荒诞的方式,诠释着肚財的人生与这个世界的距离,留在世间的唯一纪念,来自于肚財迫不得已的反抗,在庄重的仪式上,相片中的肚財一脸扭曲,正如他的世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