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 路边野餐 7.8分

《路边野餐》:陈升的叙述

a晢
2018-03-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影片的开篇,播放了一段老旧电视中陈升朗读《路边野餐》的职员表的片段。如果不细想,便会简单将这一部分归纳入影片魔幻现实主义的形式中,但若留意到开头几句非陈升本人声音的语句:“谢谢收看本台今日节目,每期节目之后陈升将为您朗诵他的诗歌作品。”而在这整部影片中,陈升的诗贯穿整部影片,且大部分起到总结与升华前一部分的情感状态的作用,按照这样的逻辑,我大胆地猜想,观众所在影片中看到的,皆是陈升已经经历过的“节目”,而影片中故事的发展顺序、人物、情感皆是经过陈升修饰或原封不动地交托给观众。
 
以潜意识的角度分析,观者以为的现实也许是陈升的回忆,而观者以为的回忆却是陈升的回忆中的回忆,暂且统称为二层回忆。接下来,我将试图探讨陈升的双层回忆 进而更深层理解他的情感状态。

一、 双层回忆
在最让观众深信不疑为现实的场景,便是影片中的第一空间:凯里。但实际上,在电影
最直接的视听语言中的构图便已露出端倪。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不论是诊所的老医生、弟弟、还是卫卫,除了陈升以外,这些人第一次出现在影片中皆是背对观众的,甚至是在陈升与老医生的脸同时出现在画框中时,老医生的脸是透过镜子反射的成像。而在凯里空间中时而跳脱出的回忆部分,陈升却是背对观众的,画面中的另一主角:陈升的妻子,其头部虽未进入画框中或虚化掉,但她却是正面朝向观者的。
        
凯里部分是陈升的一层回忆,由人物出现的形式可知这是经过陈升修饰的回忆讲述,而且这一部分观众获得的信息零碎且迷惑,这与刚解脱了额九年牢狱的陈升的状态基本吻合。根据二层回忆与一层回忆之间的差异,我进一步猜想,这应当是陈升试图隐藏的部分,因为它更接近陈升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他的亡妻。开头我便指出陈升应当是已经经历了这一切,那么他便知道妻子去世的事情,故在陈升真正的回忆中对妻子的怀念虽隐藏着,但仍感到难以抑制。

二、 公路片段
影片中出现好几处公路片段,有人因而简单地认为导演是受了侯孝贤《南国再见,南国》
的影响。实则不是简单的模仿。第一次出现的公路长镜头,是在凯里,画面如下。第二次出现是在进入荡麦之前,在这一场镜头下,仅取汽车前镜作为画框,拍摄前方迷雾重重的景象,车子虽然在往前开,但两侧的景物却在倒退,而在凯里公路长镜头中,人物与景物前进与倒退的对比并不明显,但到了荡麦这却十分明显。荡麦作为影片中曾被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断定认为的陈升的梦境,这次我将之归为二层回忆的另一种形式。试作为一名讲述回忆的人,这些看似多余的公路片段,为何陈升选择保留呢?(在此就不联系关于公路片段影响影片风格的相关言论)先自问一个问题,梦境中的景物真的便是自然景像吗?也许在陈升的认知中,这些景象也许便是 那些琐碎生活囚禁心灵的枷锁,当枷锁褪去,陈升更能追求与面对本心。而这一片段的重要性,便是陈升透露出来的通过空间的回溯完成时间弥补的旅程的心愿。
  
三、 野人
影片中仍有一处较吸引观众关注的点 :野人。这个只在电视新闻、收音机、人声谈
话中出现的野人,根据其自身携带的恐怖、悚人的特质被认定为陈升心中挥散不去的梦魇亦是有道理的。作为叙述者的陈升,需要“野人”这一事物来作为观众的心里寄托以吸引观众的兴趣。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曾从影片整体风格结构中指出其非线性的时间叙事,空间的成功营造等是这部 影片的出色之处。而今日这篇文章的分析,是以陈升作为叙述者这一角度看待的,陈升的讲叙方式与规律仍然遵守着传统故事中的逻辑时间顺序。影片几乎不露痕迹隐藏着的叙述的这一条线,仍是其出色之处。
只愿:“让原来归原来,往后的归往后。”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路边野餐的更多影评

推荐路边野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