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花下 牡丹花下 5.9分

《牡丹花下》、《裂縫》與女校文化

laamlaam
2018-03-10 21:47:2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關於女校文化,日本社會學家上野千鶴子在其著作中提出「男人只認識男人的世界以及那些與男人相處的女人,卻無法看見女人在沒有男人的場所呈現的是什麼面貌。事實上,就算只有一個男人加入女性聚會的場所,女人的舉止就會立刻出現變化 」。

《牡丹花下》片中也直白地提出了這個問題,包括交代眾女在約翰到來後變得注重儀容、Miss Martha在晚餐時跟大家討論上校的到來讓大家有何得著,竟得來「除了上課之外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的答案。約翰原本只是把這所學校當成養傷的地方,就如後來兩個夜訪的軍人一樣把此地視作補給站,影片後段則展示了兩性間的盲點,軍人看到持槍的Miss Martha絲毫不視作威脅,反笑稱世上最可怕的就是「持槍並且受驚的女人」;相反,後來手槍落入約翰手上,眾女反而顯得十分懼怕,似乎忽然忘了約翰不過是個懦弱的逃兵,而約翰也自以為佔上風,怎料到自己會死於牡丹花下。

同為名導之後,Ridley Scott的女兒Jordan Scott於2009年執導的《裂縫》(Cracks)亦是改編自小說,或許只是巧合,但筆者認為女導演對於描寫女性之間的情誼與衝突的題材之偏愛的確是有跡可循的,如Catherine Breillat的《姊妹情色》(Fat Girl)、Jane Campion首作《甜



...
显示全文
關於女校文化,日本社會學家上野千鶴子在其著作中提出「男人只認識男人的世界以及那些與男人相處的女人,卻無法看見女人在沒有男人的場所呈現的是什麼面貌。事實上,就算只有一個男人加入女性聚會的場所,女人的舉止就會立刻出現變化 」。

《牡丹花下》片中也直白地提出了這個問題,包括交代眾女在約翰到來後變得注重儀容、Miss Martha在晚餐時跟大家討論上校的到來讓大家有何得著,竟得來「除了上課之外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的答案。約翰原本只是把這所學校當成養傷的地方,就如後來兩個夜訪的軍人一樣把此地視作補給站,影片後段則展示了兩性間的盲點,軍人看到持槍的Miss Martha絲毫不視作威脅,反笑稱世上最可怕的就是「持槍並且受驚的女人」;相反,後來手槍落入約翰手上,眾女反而顯得十分懼怕,似乎忽然忘了約翰不過是個懦弱的逃兵,而約翰也自以為佔上風,怎料到自己會死於牡丹花下。

同為名導之後,Ridley Scott的女兒Jordan Scott於2009年執導的《裂縫》(Cracks)亦是改編自小說,或許只是巧合,但筆者認為女導演對於描寫女性之間的情誼與衝突的題材之偏愛的確是有跡可循的,如Catherine Breillat的《姊妹情色》(Fat Girl)、Jane Campion首作《甜姐兒》(Sweetie)也是這樣的作品。

上文提到當有一個男性加入女性聚會的場所,會令她們的舉止出現變化;《裂縫》裡出現的外來者則是來自西班牙貴族的女孩Fiamma,她的出現令一所嚴如孤島的女子學校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她的一舉一動都是令Miss G和女生們的關係瓦解的伏線。雖然Fiamma不是男性,但由於Miss G是同性戀,而片中女學生們因為長期在女群體中生活,並且她們對Miss G的傾慕或崇拜除了因為她的閱歷亦不排除愛慕的成分(尤其另一女主角Di),因此在這程度上Fiamma在片中的地位與約翰上校是可以相提並論的。而結局Miss G得愛不遂則毀滅對方的行為跟《牡》片中眾女殺死男主角雖然同為殺人,二者的出發點卻有不同。《牡》片中的謀殺是眾人(除了Edwina)的共識,是眾女的勝利,而Miss G是出自個人的內在瓦解,雖然殺死了Fiamma,卻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女校文化的雙重標準

此為上野千鶴子的另一個論點:「女校文化有著『面向男人』與『面向女人』的雙重標準,男人的世界卻有著一元的價值。那些受到男人吹捧的男人也會受到女人的讚賞。評估男人的標準,簡單地說就是金錢與權力。在女校文化的雙重標準下,女人眼中的『好女人』自然不同於男人眼中的『好女人』。女人無法掌控男人賦予女人的價值,因此那些男人眼中的『好女人』就成了其他女人怨恨與嫉妒的對象。另一方面,那些女人眼中的的『好女人』則因為具備無法吸引男人注意,以及不受男人歡迎等帶有惡意的評價,反倒成了可以讓其他女人安心的對象 。」

片中最能實踐這種雙重標準的非校長Miss Martha莫屬(舊版裡的校長的這種差異更為明顯),她一方面督促女生們烹飪、學縫紉,這些都是讓她們成為(男人心目中的)好女人而讓她們做的事,關上房門後卻是跟約翰一邊喝酒一邊語帶相關地聊天。而約翰徒有外表,本來就沒有令女方傾心的價值,《牡》片比起舊版更刪去了Miss Martha與兄長的不倫戀,連唯一令她對約翰愛慕的線索也沒有了,剩下的只是對異性的欲望,並且這欲望因為缺乏情感作為基礎,因此是可有可無的。
Alicia(Elle Fanning飾)也是由此至終帶有戲謔意識地勾引約翰,二人首次對話時Alicia已毫不避諱的指出對方是個缺乏勇氣的逃兵,意外後也是理直氣壯地說謊推卸責任,不像Edwina那樣為他傾心-果然錯誤投放感情的人要淪為失敗者,還差點誤吃毒蘑菰致死。雖然如此,《牡》片中的眾女能實現上文所述的雙重標準,即使Edwina犯了錯也是她的自主,這是她們的幸運。2002年改編自真實事件的電影《瑪德蓮墮落少女》裡講述的則是60年代愛爾蘭的修女學校,片中的少女們被修女要求以極嚴苛的勞動去清洗自己的「罪孽」,而所謂罪孽,不過是懷上男友的骨肉、與年輕男孩約會等等,已足以讓她們被視作不潔; 作為校長的修女就是學校的掌權者,當父母把女兒送到學校,父親會把女兒的命運交由修女主宰,修女的地位在父親之上,可見修女就是父親眼中的「好女人」,而這樣一個有著督定、唯一的標準的「好女人」,卻令當時數以千萬計的女孩子困在如同牢獄的學校之中。就此說來,雙重標準之於女校文化而言,或許是其特質而非壞事。

2017-06-09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牡丹花下的更多影评

推荐牡丹花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