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谢谢你让我摸

中国梦梦之蓝
2018-03-10 19:31:05
谢谢你让我摸
-读(观)芳华有感
先看了小说《芳华》(英文书名YOU TOUCHED ME,你摸了我)今日下午又看了冯小刚的同名电影。冯导的战争场面处理实在不敢恭维,这回倒不是像吴京那样拿破59式坦克冒充先进坦克,说白了就是没像《集结号》那样下功夫,反正不耽误挣钱,正如冯导自己所言,垃圾观众促进了垃圾电影的产生。
电影的结局比小说的结局温暖,不那么悲凉,然而最能教育人的是悲剧,正如莎士比亚大部分的戏剧都是悲剧。
小说的中心思想是:大能人、近乎完美的人(169的山东大汉)刘峰,在那个压抑、禁忌的时代,因为摸了他钟爱的林丁丁一下,而被迫离开文工团,后来又上前线,丢了胳膊……一生没有找到真爱,穷困、患癌离世,“被迫离开”被旁观者视为命运转折点。
电影也想讲述这样的中心思想,目的就是引起人们对压抑和禁忌(当然是瞎禁忌、非人道的禁忌)的反思,但我担心很多观众未必能想到这一点。在佩服电影利用声光电营造宏大场景和氛围的同时,它的局限在于篇幅太短,这造成它的叙事会重点不突出,另外还有比小说要严格好多倍的审查。
林丁丁何许人也,她脚踩好几只船,不光不积极配合刘峰摸,事情被暴光后,她还要去告发刘峰,其实从动物本能上来说她是不讨厌刘峰的(小说内容记不太准了,电影是这样演的,毕竟刘峰是大帅哥儿,且在书上和电影里刘峰都感到他收到了对方的性信号)。小丁同志一门心思攀高枝,我们用不着太用力发挥想像,假如刘峰的父亲是高干,那么第一被摸时会很配合,第二恐怕要上演一段类似美剧《兄弟连》里的床戏了――作战之余,一位战士在史毕尔连长路过时仍尽情地与一位法国妞交欢,史连长眼睛都没有斜一下下,奶奶的,资本主义原来如此尊重人的交配权。
我遇到过的女性中,至少有两位像林丁丁,一位是阿春,一位是代号001的女人。看来是面上的问题啊,是文化啊,有深层的原因啊!
我遇到的男的中有没有像刘峰的呢?有。接下来光说男的吧。
我读研时,学员队有个叫阿成的同学。东北军来的,一米七五,头发硬得像钢丝、身体壮得像公牛,爬山比赛第一名,体内有多少雄性荷尔蒙还用我继续细说吗?助人为乐、百求百应就更像刘峰了,我陪队干部打牌,每当五缺一的时候,我通常会去找阿成救场,这时哪怕他已经在跟别人打着牌呢,都会放下手中的牌跟我走。2005年下半年吧,我组织跟北外、北师大的女生联谊,实际上是集体相亲,阿成告诉我他此前连拉拉女孩儿手的体验都没有,值得庆幸的是他知道这是个问题。
我在徐州读军校的时候,有个叫阿强的同学。山东聊城人,只有1米73的个儿,可是爆发力和耐力都超强,高度白酒能喝二斤,1998年去江苏镇江参加一军工兵团的光缆施工,至少他在全营是最能干的,这真让我相信他们老家是出武松的地方。此君不光身体棒,思想还像刘峰一样红,为了让自己出名、让自己成为标兵,他义务修理学员队的镰刀,这种做法可真是跟刘峰一模一样。我告诉他:你这样做,给队干部留不下什么印象,主动去跟教导员说说参加运动会(不主动要求的话,老学员压着他报不上名),那样容易出名。1998年让他参加百米接力,结果比赛时他搞砸了。1999年上半年,我们在校期间的最后一届田径运动会,百米决赛,一开始都是我领先,因为我起跑快,最后二十米他追上来了,超过我大半个身位吧,他得了冠军,我屈居第二。200米他是第一次报名,24秒9破纪录并夺冠,我25秒9,连续第三年第六。阿强最迟什么时候拉过女孩儿的手,我不太清楚。2003年夏天,我在他家住过一夜,嫂子是位小学老师,细高个儿。
2006年下半年吧。帝国陆军大学研究生院,一位姓汪的参谋因猥亵一号院一位十几岁的女孩而受到了严厉制裁,顿时舆论痛打落水狗,估计鲜有同情这位参谋的。研院公务员小辛是我的铁杆,他当时就把汪说得一无是处,很遗憾当时我没有给这位跟我一样渴望改变命运的贫寒子弟最起码的人道主义关怀,心里好像想过,但是没有勇气和途径去做。假如时光倒回去,重演,我能为他做点什么呢?以证实上帝真的爱每一个人。我会对他说,咱俩练练摔跤吧,三局两胜――最要命的就是躲他躲得远远的,如电影里那帮混蛋躲何小萍。
当前的应试教育,不光相当程度上耽误了孩子们的体育、美育等,性教育也很不充分、不科学,比文革时的性压抑、性禁忌少了,但毫无疑问性仍是中学生和小学生的禁区---最美好的理由是影响成绩。然而,这仍然是不对的,不科学的。农村的猪、牛、马,到了该发情的季节不发情了,养殖户会很着急,我们的少男少女若是不发情了,也是件很要命的事啊。这不光是我所在的部队大院,我就发现好几个这样的例子,恐怕跟我们的性教育落后不无关系。
青年女性择偶,不看男方能力看学历,不看胆子看房子,由人和人之间的比武相亲变成了房子和房子之间的打架相亲。我不是搞社会学的,也不是搞遗传学的,但我分析这种面上的现象会造成整个中华民族种(基因)的退化。
自古以来,那种能够突破门第之见而走到一起的男女,都会被传为佳话,不难理解这里面是有它的遗传学规律的,也是人类沉淀下来的潜意识—基因大于门第—如果统治阶级始终拥有最优的基因,那么从理论上讲统治阶级永远不会灭亡。
2011年五一,我和林妮妮在县城的那次相会,后来证明是诀别,近七年没见了,刚聊了没多会儿她便说:“还是得门当户对!”我说:“那当然了!”说得那么自然,我后来真惊讶自己当时的表演能力,其实我是最反对说假话了,但当时的场合和气氛实在不容许我大声抗议:“一派胡言!”她的话我听懂了,可能她怀疑我没听懂,于是才有了第二年情人节她给我打电话,当年的光棍节她便去金河系阿尔法星球了,目前还没回来。(感谢上帝,我终于找到一个能放下这段话的地方)

小说里郝淑雯对萧穗子说:如果我是林丁丁,我就让他摸。这句话是整个小说最感动我的一句话。电影里没有。都知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美军女兵占总员额的百分之二十以上,遥遥领先我们,万恶的资本主义又跑到前边去了。

谨以此文献给全宇宙所有让我摸过、拉过手,或者给我以精神抚摸的女性。如果有机会,我也会为你们拍电影。愿上帝保佑你们!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星期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