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十三邀》

Mr.Z
2018-03-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春节期间有大量的时间在路上,找出了曾引起争议的《十三邀》来看,陆陆续续地看了大概10集。

“我是一个不太靠谱的作家,试图捕捉时代的精神,却又常常厌恶时代的流行情绪;
我是一个勉强的创业者,努力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却又不完全相信商业的逻辑。
我对这个过分娱乐化、浅薄的时代心怀不满,希望打破大家思维中的惯性。
我也想了解这个迅速变迁的世界新的动力、新的情绪与人们的内心世界。
我会带着我的偏见出发,等着我的这些偏见被打破或被再次印证。”

《十三邀》的开场白,是近似开脱的,许知远划定了这档对话“充满偏见”的前提,但人们往往选择忽略。

许的偏见是直白的,他毫不掩饰地表露着对罗振宇知识快餐化的鄙视、对马东节目里无谓的娱乐化辩论的鄙视、对李诞空洞的娱乐内容的鄙视。

他不愿意去接纳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事物,而他之所以有这么表达的勇气,无非是对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存在所产生的价值充满自信。

事实上,我对这类偏见却大多是接受的,只是没有这种自信罢了。

抛开表面的温和,至少对我自己来说,对每一件事都或多或少存在着偏见。无论是生活方式、观念、喜好、甚至时代,在我心里都的确存在着高低之分。

但当我认识到自己平凡和普通,许多内心的鄙夷和冲突,转换成了理解和妥协,但这种理解和妥协并不代表着真正的认同,也许不过是接受而已。

就自己的本行来说,我对阿北、王俊煜所呈现的产品观是赞许的,当看到张一鸣在《财经》的对话中提到“产品不需要有价值观”时,我也没有忍住提出自己的质疑。

许在节目里的提问也是不合时宜的,即使播出节目已经被剪辑过,仍然无法压抑对话中四处蔓延的尴尬。

尴尬的点在于,许更多希望了解对方形成个人行为方式和思考方式的缘由,而就算是访谈的这些名人中,也少有人对这些问题有过追问和探索。

在这个问题上,最突出的莫过于李诞了。

作为娱乐化的代表,李诞对于这类问题的答案是“我必须得这样”、“没办法”,但这里许的质疑也和我之前所想到的类似——到底再怎样的场景下,我们才会真正觉得“我可以不这样的”。

思潮一定要在整个社会经济的大富足之后吗?

探寻个体的存在和意义,一定要在财务自由之后吗?

许和马东的对话是很经典的,事实上在这个节目里马东也被许逼得表露出了对大众的冒犯——他提到每一个时代只有5%的人是希望认识过去、了解一些逻辑、并在人类的发展历程里做一些事情的,而剩下95%的人,其实就是活着而已。

许在这档节目里其他被诟病许多的,恰是清高。如果你对他说,“你就是那95%”,可能会让他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对更多人来说,是5%还是95%应该是无关紧要的吧。

无论在哪个时代,知识分子总是悲天悯人的。

他们怜悯的不仅仅是民众的疾苦,也一定会有民众的无知。但当民众自己都不以无知为意,这种怜悯便充满了自以为是的意味。

我对资讯类产品一直饱含兴趣,无论是自己所推崇的即刻还是一直用不起来的今日头条。

我努力尝试去理解为什么今日头条可以吸引那么多用户,因为我并不认为它具有真正高效获取指向性信息的能力,推荐算法所满足的是暴露你所不知的人性弱点,而这种弱点本不应该被如此放大。

后来,即刻也开始做推荐信息流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