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残酷,新的温柔

petrouchka
2018-03-10 18:35:1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剧透警告】:
        除本片剧透外,内还有马丁导演其他电影《Six Shooter》、《In Bruges》、《Seven Psychopaths》的剧透,最好请看完后再阅读本观后感。

        




----------------------------------------------------剧透反应分割线------------------------------------------------------------------





        大学时,我在追《Boardwalk Empire》的间隙被友邻推荐了有本剧两位演员参演的《Seven Psychopaths》。
        电影开头,我看见“AR”与“Jimmy”站在路上,像昆汀电影里的主角一样喋喋不休地讨论古巴共产党铁钉插眼拷问术之类的重口话题。浑然不觉一个蒙面杀手从他们身后那条路快步走过来,“Beng”地一声爆掉了他们俩的头。
        这个场景太有冲击力了,紧接着的杀手扔牌和打出的一号神经病头衔,更是酷到飞起。
        我
















...
显示全文
【剧透警告】:
        除本片剧透外,内还有马丁导演其他电影《Six Shooter》、《In Bruges》、《Seven Psychopaths》的剧透,最好请看完后再阅读本观后感。

        




----------------------------------------------------剧透反应分割线------------------------------------------------------------------





        大学时,我在追《Boardwalk Empire》的间隙被友邻推荐了有本剧两位演员参演的《Seven Psychopaths》。
        电影开头,我看见“AR”与“Jimmy”站在路上,像昆汀电影里的主角一样喋喋不休地讨论古巴共产党铁钉插眼拷问术之类的重口话题。浑然不觉一个蒙面杀手从他们身后那条路快步走过来,“Beng”地一声爆掉了他们俩的头。
        这个场景太有冲击力了,紧接着的杀手扔牌和打出的一号神经病头衔,更是酷到飞起。
        我接着看了下去,理所当然地对这个片子喜欢到不行,不仅四处安利给朋友们,还会在每年心情低落的时候都会掏出来看一遍。
        
        后来,我慢慢地补完了马丁导演的其他短片和长片,也看掉了他最有名的《枕头人》剧本。(这些作品我大多都很喜欢,在影评的后面也都会提到。)但众所周知,许多因素都会影响对文艺作品的感受和理解,包括但不限于当时的心境,补完的顺序,个人的审美偏好等等。所以在分析《三块广告牌》之前,我必须要告诉大家自己的立场——《Seven Psychopaths》入坑,看过好多遍;比较喜欢《In Bruges》,看过三遍;《Six Shooter》很晚才看,不太喜欢但我觉得为了解导演的创作出发点必须得看。
         

-----------------------------------------摆好立场后正式开始的分割线--------------------------------

        《三块广告牌》电影结束,灯光亮起出字幕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
        我很清楚自己不喜欢这个电影。感觉它失去了导演之前作品的流畅和动人,编剧技巧娴熟但有一股凝滞阻塞之气。
        作为本片背景的小镇缺乏生机,连个群演都没有,各个场景成了话剧舞台;巧合和戏剧功能性角色明显,过度精巧让人难以喘息的戏剧结构和反类型的冒犯感交织在一起,让我觉得很难接受;出效果基本靠剧本和表演,视听语言比较单一,调度和摄影都不出彩;严肃的形式和命题与具有导演特色的黑色幽默桥段互相妨碍……
        瞧,这就是我的最初想法,它们和失望,负面的情绪搅和成一团,让我花了好些时间才整理清楚。
        所以,如果有谁不喜欢这部电影,看完后觉得难受但又说不出具体原因,在对本片的赞誉声中有点憋出内伤的话,那么请安心吧。你不是一个人。你可以放宽心态,去干点别的,毕竟电影是个文本复杂信息量大的艺术形式,大家有不同的看法很正常。但如果,你对这个片子还有些好奇心,那么就请继续往下看吧。
        毕竟这篇影评的主题并不是“一个老粉的愤怒:论三块广告牌为何令我失望”。
        :)
        我一直认为,评论电影时有两点很重要。一是要允许和尊重电影工作者的个人创作。二是评价要从电影文本出发,注意不要遗漏信息。
        但现在我决定加上第三点。就是评价电影时要诚实对待自己的情绪和想法。 欣赏电影是观众的心灵与导演的个人创作密切交互的的过程,观众投入了时间,注意力和感情,将心灵暂时交托给电影,走入这导演设置的影像迷宫。应当珍视这段旅程。要了解自己,不因偏见而对电影做出负气的评价,也不因他人看法而否定自己认真观影后的感受。
       让我们带上这三个原则开始评论吧。

一、分段乐章,主旋律与不协和音
       在二刷和拉片后,我依据女主角和其他重要角色的境遇变化将这部电影分为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战前阶段”。
        Mildred看见回家路上的广告牌后获得灵感,找广告商租下三块广告牌写下质问警长Willoughby的话语。警局的Dixon和Willoughby先后得知广告牌的存在,想知道广告牌是谁的手笔进而解决问题。于是做出了各种努力。如Willoughby询问(或套话?)广告商Red,Dixon和C在警局内讨论(争吵)广告牌是否涉及法律问题,Dixon在街头武力威胁广告商Red等。
        后来,Mildred自己登上电视节目嘲讽警方,宣告广告牌是自己的意思。而W和Dixon也随之知道了这点,W还在马厩里和妻子感慨,自己要面对的情况很严峻了。
        这个部分的不协和音是Mildred开车送儿子上学,在路上儿子发现广告牌后露出“真是够了,令人无语”的表情。让人思索:为何Mildred为女儿讨公道的广告牌被家人觉得不以为然?她还有别的阻力吗?她的做法真的合情合理吗?

第二部分是“战争开始”。
        警局方试图平缓事态,Willoughby从劝告到重新拿起案件卷宗寻找疑点,Dixon依旧抓住Red不放结果被Willoughby阻止,Willoughby处理Mildred与胖牙医的纠纷……但Mildred并没有妥协。在凶手没有绳之以法的情况下,她拒绝对Willoughby的病情表达同情;在酒吧对Dixon不屑一顾;嘲讽代表教民们上门劝告的牧师;在诊所看牙时大战想给她点教训的胖牙医。这么坚强的Mildred,应该天下无敌了吧?
        在这里代表“过头”与“折返”不协和音依旧响起了。Mildred在与W秋千对话时表现出的明显偏执,对胖牙医以牙还牙的恶意,被叫到警局后不认罪的固执,在Willoughby吐血后的震惊与关心…….慢慢浮现出来,与这一部分的结尾合流。原来Mildred的女儿Angela死前,还发生了那么复杂的事情。她的家庭如此破碎,愧疚和矛盾如此深重。与其说女儿之死是个偶然现象,还不如说她对女儿的控制和敌对情绪将她推向了孤独和死亡。所以Mildred不能妥协,因为妥协就得面对这一切,这可比和整个小镇对着干要难多了。

第三部分是“Willoughby决定死亡及其影响”
        在第二部分吐血进医院的Willoughby离开了工作岗位,回家陪家人并进行了自杀前的身后事安排。在他的缺席下,Dixon开始自行其是,找了Mildred朋友的麻烦;Mildred则获得了匿名的五千美元现金,得以续租广告牌。
        在这些暴风雨前的宁静过去后,Willoughby自杀,引发了Dixon的崩溃,Dixon袭击了Red,被新的黑人警长开除。而Mildred也不好过,小镇的舆论压力席卷而来,让她和儿子的处境都变得更加艰难了。更糟的是,心怀恶意的陌生人闯进Mildred工作的礼品店恐吓她,让人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单纯的反社会还是前来挑衅的真凶。
        本部分的不协和音是:一是Mildred在广告牌下放花盆时遇上了一只小鹿,她自言自语,一边说不信轮回,一边为自己不能接受这命运的温柔而悲伤;二是Mildred在礼品店得到了Willoughby妻子送来的信件,知道了W对不能破案的愧疚,唤起她希望的善意和给予她这“对手”帮助的幽默。这些都是糟糕趋势里的动人瞬间。


第四部分是“触底与反弹”。
        在Mildred这边,广告牌被烧,激发了她对警局的怀疑和怒火,进入决意复仇状态。她对黑人警长冷眼相待拒绝沟通,在回家路上大骂正在工作的电视台主持人,打电话确认警局内无人后开始纵火,从行为过激的“刁民”正式成为了犯罪者。
       在失业在家的Dixon这边,出门的镜头和广告牌被烧的镜头被剪在一起,让人误解他烧了广告牌;满怀期待去无人的警局拿信,又因为集中注意力时习惯屏蔽外界而被警局大火波及,为保护Angela案件相关卷宗被烧伤。哪怕进了医院包成木乃伊状,都能碰上自己打过的冤家Red,可谓惨到底衰到爆。
         还好,置之死地才能后生,最低谷之后Mildred和Dixon都开始往上走了。
        Mildred获得了侏儒的帮助,洗脱了纵火嫌疑,广告商的良心售后服务也让她的广告牌恢复原样。在与前夫及其女友的餐厅重逢中也没有因为前夫坦白烧广告牌而大发雷霆,而是坦然面对并祝福了他们。
        Dixon “冷静”之后的行为也让他获得了尊重,他从火场中抢救案件卷宗,向自己行凶的受害人道歉,偶遇强奸犯罪嫌疑人时,笨拙而有效地使用计谋采集对方的身体组织物,交给警局期待案件上能有新的进展。
        这一部分的不协和音是Mildred在家用动物拖鞋配音对话给自己的复仇鼓劲,和餐厅里与侏儒的关系破裂。
 

第五部分是“未知的决意”。
        Dixon提供破案线索的通知让Mildred对他进一步改观,但局长告知Dixon嫌疑人不可能是凶手的说法又让他刚刚燃起的希望消散了。
        回家拿起枪的Dixon告知Mildred黑人警长的说法与自己的决定——嫌疑人虽然不一定是杀死Angela的凶手,但他一定对别的女性做过同样的事。他要去找他。Mildred表示要一同前往。
        Dixon和Mildred告别睡梦中的亲人,一起开车出发时,这个部分的不协和音出现了,并延长,成为了电影结局——原来他们并没有完全想好应该怎么做。有了之前莽撞行事教训的Mildred,坦然地面对了不确定的现实和自己复杂的内心,打算路上再做决定。


二、 故事形式与故事主题
        粗看类型鲜明,细看复杂而具有模糊性的角色设定,和悲喜交加,又残酷又荒诞的故事是马丁导演电影的一贯搭配。而在《三块广告牌》中,故事虽然仍具有开放性,却不那么荒诞和残酷了。(至少片尾处的主角不再是一副生无可恋四大皆空的脸了。想想之前可怜的疯眼汉爷爷和囧林叔叔吧!)
        当然,故事里依然有:
        代表命运温情的动物(小鹿是类型弱化版的西施狗);糟糕破碎的家庭(内有糟糕的强势母亲);给生者留下启示的自杀/牺牲者(警长的纸质信件和老爷爷肯的录音);美丽的“女朋友”角色,(动物园女友和比利时女青年),笼罩着死亡和谋杀阴影的故事背景……
        主角是受偏爱的,但往往又会受到故事残酷的考验。那些爱着他们,启迪他们,和他们一起度过一段又一段旅程的配角们,也会和他们一样在命运之河的乱流中挣扎,因缘际会找到自己的救赎与归宿。
        比起之前三部电影中,主角获得了馈赠也得到了永远改变他人格的伤痕,三块广告牌对Mildred看起来要柔和得多。也许导演想以一个自己并不那么喜欢的美国小镇为舞台,用擅长的人物塑造手法表达自己一贯以来的主题。他收敛了自己狂放又残酷的黑色幽默,创作习惯往更现实更社会那边靠,形成了失控与有序取得微妙平衡的“伪”类型剧情。
        ——整体剧情是在向前推进的,但内部含着许多精巧的波折。除出场极少的纯功能性人物(胖牙医,牧师)之外,每个人物都有复杂的动机和矛盾的状态。再加上“小镇”人与人之间交集的巧合,让三块广告牌的故事剧情高度模拟了“生活”的原貌——混杂的,重叠的,在好与坏的境遇之间反复震荡的,充满偶然与尴尬的——生活。其中的人们有的固执有的混世,但共同点是要经历大事,还要有许多其他因素共同推动才能发生一点转变 ,迈出新的一步——往往这一步还迈得跌跌撞撞,甚至前进一步退后两步 。大多数人除了自己面临的主要事件,还有很强的人格惯性(这部分由完善的人设和具有较大信息量的优秀演技表现出来),所以要摆脱旧习,克服认知偏差,非常困难。这点也和生活中的人们一样。角色不是被单一矛盾牵引向前的脸谱,而是真实生活状态里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人。
        所以,在观看本片时,我们的预期常常被打断。电影中混杂的信息,故意的误导,人物行为的矛盾反复都加大了我们摸清它基本模式的难度。让我们隔一段时间就得换个思路和情感再一次努力投入对电影的注意中——这无疑让我们观众变得更累了,情绪上的挫败感也增加了。并且,即使到电影结尾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依然是一个开放式的,含混的结局。
        有人觉得好,认为电影的主题是“不要仇恨”和“战胜人性弱点和认知偏差”,自己被说服了。有人觉得不好,觉得因果关系雕琢太甚,人物反复无常,没有被说服而且电影也不怎么好看。
        以上两种说法,我都能理解,也无意去为它们分一个对错高下。但我希望我能提供一种新的思路,那就是本片确实包含着许多马丁导演惯常的价值观,但是电影本身的价值才是最重要的。
        马丁导演曾让《枕头人》的主人公暗黑童话作家卡图兰说过这样一番话:“讲故事者的唯一责任就是讲一个故事,我记不清了,但不管怎样,这就是我的准则,我只讲故事,没有企图,没有什么用意,没有任何社会目的。”
        电影也是一样。导演只提供电影作品,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各种他之前惯常的价值观和角色偏好,如反抗强权,非暴力,坚持原则,宽容和牺牲。但很难直接说这个电影的中心大意一定是什么。有人觉得马丁导演把美国小镇里的小人物刻画成自己惯常那种复杂但又有希望的角色是为了缓解族群对立,让大家学会不带偏见,公正而宽容地与他人相处。也有人觉得马丁导演这么做并不尊重现实中真正的美国小镇居民,只是一厢情愿而且不合逻辑的说教。
        但作为马丁导演的路人粉,我猜他可能并没有想得这么复杂。没准他只是想在电影里继续怼天怼地宣扬自己反教会反基督的思想,想换一个角度从女性而非男性的角度出发设想一个和之前作品母题相同的故事,而结局当然一贯的开放式,让我们不知道主角最后的命运。
        马丁导演是个残酷的家伙。他的电影里老有那些边缘角色,他们充满人性,却因为坚持原则或遭受命运的捉弄而不得不慨然赴死。主角也会受到重重残酷的考验,在痛苦和救赎的双重浸泡下变得有些丧气。而现在,马丁导演更残酷了。他对主角苛刻,让他们不仅不能丧,还要笑着面对接下来可能依旧荒诞的人生。他对观众也苛刻,用复杂剧本折腾观众,还不给情绪落点,早期电影里的暴力美学和主角惨状这些提供共情和宣泄的部分在《三块广告牌》里都消失了。即使是我这样的粉丝,都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马丁导演也是个温柔的家伙。在三块广告牌里,他让糟糕的母亲做主角,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让她成为台词中被爆头的他者。他还对主角们的成长给予了无限的耐心。他们更平凡更不完美了,小毛病和幼稚之处更多,成长也更艰难反复。但马丁导演满怀期待和偏爱,等待着,在剧作上精妙地推动着,用极大的善意,让他们自己走过人生岔路,走到他所期待的,新的终点。
        


        这就是我认为马丁导演在自己的新尝试里所做的事情。虽然我没有多喜欢这个电影,但我认为他的创作依然是有价值的。
        希望他得奖后再来几个游戏之作。我一定会非常开心并写影评为他吹捧的。


        PS:真希望有人能整理马丁导演各电影中有趣的集锦比如相同的兔子宠物,相同元素的大坏蛋和同样属性的自杀者这样的……如果没有人整理我只好自己写了QAQ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