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牌到底讲的是什么?(自用)

buruyuqi
2018-03-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的开头从一位想要为自己被奸杀的女儿讨回公道的母亲切入,她是心怀仇恨、满身戾气的,她用广告牌的形式指责警察局长的不作为,态度乖张而强硬。冲突一上来就摆在明面上呈现给观众,并让我们有一种相应的预期——这可能是一个关于一位母亲怎样追寻凶手、为女复仇的故事,也可能是一个关于警察权威是如何腐败、官民冲突的故事。 实际上都不是。 直到影片的最后,真正的凶手仍然不见踪影,而她指责的对象在影片进展到中途的时候就领了便当。 那么这是一个关于生活苦难不堪、仇恨如何让这位母亲陷落的片子吗?就像片名所说的一样(ebbing)? 也不是。母亲开着车与离职的警察一起驶出小镇,这个时候天气很好。 这就是小情节,它不是典型的类型片,颠覆了基于传统叙事逻辑所建立的预期。在所有表面的矛盾冲突之下有一条隐藏的主线,那是主角隐藏的欲望,是整个故事真正的脊梁所在。 广告牌的设立是为了督促警长尽快破案,可是另一方面也对警长的名誉造成了伤害。虽然母亲的初衷不是如此,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广告牌的恶意。但是她对警长真的心怀巨大的恶意吗? 也不见得。虽然她对来找她谈话的警长绷着一张臭脸、出言不逊、态度恶劣,但是你仔细听她的言语就会发现,她的理论幼稚地可笑。她一定看过犯罪刑侦方面的资料,所以知道增加曝光率可以增大破案率,那么她就不可能不知道,这种冲动性杀人的案子有多少能真正将凶手绳之以法。她也一定了解过民权法,了解DNA样本的检测记录不可能完全覆盖到所有人。但她仍然强硬地与警长争吵,用她异想天开的歪理。事实上,这件案子破不了不是警长的错,而且她知道不是他的错。在这样的状况下,她仍然竖起了三块广告牌。 这种对警长的怨恨是一种迁怒,因为她找不到真正的仇恨对象。随后这种迁怒又转移到别人身上,所有因警长而对她不满、为警长说话的人她都要恶语相向。 藏在她的戾气之后的她的无能为力。因为找不到目标,所以把所有的不同意见都打为了目标。她以一己之身与全世界为敌,不信任别人,也不寻求理解,仅凭一腔孤勇、全情投入,又冷又硬宛若浇筑的煞神铜像,拒绝与世界沟通。 藏在她满身刺的背后是一种凄惶无助。 故事结尾的时候,这位母亲既没有找到自己仇恨的目标成功复仇,也没有放下自己的仇恨恢复平和,但是她封闭在内心深处凄惶无助的状态不在了。影片结尾处的走出小镇(ebbing)是一个明显的隐喻。她走出来的不是仇恨的状态,而是一种内在的衰败、枯萎的状态。 这是如何做到的? 影片前段有一个场景,是这位母亲孤独的一个人在整理广告牌下面的花篮,这时候来了一只鹿。在后段有一个对应的场景,是几个人帮她一起重新竖起被烧毁的广告牌。 如果要概括这部片子的主控思想,这样一个句子或许是合适的——“为仇恨所冰封的内心可以渐渐被打开,因为人与人之间可以互相理解。” 这个故事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它不是一个传统的英雄故事,并不完全遵循大叙事的原则。后现代的思潮之下有那么那么多的艺术作品挑战传统的叙事逻辑,但是每年每年我们仍能看到太多太多的连理性的、完整叙事都做不好的电影在大荧幕上接茬儿晃啊晃。在这种状况下,有这么一部片子,不仅挑战了理性逻辑的权威性,并且完成度这么高,实在突出得很。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