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是柔软的必经之路

her
2018-03-10 01:28:41
影片开头,三块广告牌的代理公司经理,手里拿着一本奥康纳的《好人难寻》,这本书成为整个故事的映照之笔。想要理解三块广告牌,重读一遍《好人难寻》再好不过,人心与小城同样封闭而破败的背景画卷,一位寻求真相的母亲与警察间激化的矛盾,开篇即注入每个人心中一针强剂:此地好人难寻。

我先是读过奥康纳,被邪恶的悲剧感所轻轻地震慑,然后才知晓这位作家是女性,而且被归类为美国南方哥特式小说——与田纳西·威廉姆斯、杜鲁门·卡波特一起,然而作者们不会认为自己哥特,或者魔幻,他们相信自己是纯粹的现实主义。读短篇小说的起源是海明威和赛琳格,但例如海明威的《杀人者》仍然是笔触克制,奥康纳则是快刀刺骨,将悲剧的底色瞬间掀给人看,以寻求冰山之外更为沉重的能量。

以奥康纳作品为代表的南方派故事,往往发生在压抑沉闷的小镇,人物性格反常行为怪异,故事情节难以预计充斥暴力。《好人难寻》每篇故事均以死亡结尾,但又具有某种奇特的宗教意味,而之所以选择暴力,正是因为极致的堕落之处,反而会涌现某种跳脱出命运悲剧的顿悟,人性终于因为圣光的降临而回到自身。

奥康纳的母题在《三块广告牌》中得以重新诠释,「暴力具有一种奇异的





...
显示全文
影片开头,三块广告牌的代理公司经理,手里拿着一本奥康纳的《好人难寻》,这本书成为整个故事的映照之笔。想要理解三块广告牌,重读一遍《好人难寻》再好不过,人心与小城同样封闭而破败的背景画卷,一位寻求真相的母亲与警察间激化的矛盾,开篇即注入每个人心中一针强剂:此地好人难寻。

我先是读过奥康纳,被邪恶的悲剧感所轻轻地震慑,然后才知晓这位作家是女性,而且被归类为美国南方哥特式小说——与田纳西·威廉姆斯、杜鲁门·卡波特一起,然而作者们不会认为自己哥特,或者魔幻,他们相信自己是纯粹的现实主义。读短篇小说的起源是海明威和赛琳格,但例如海明威的《杀人者》仍然是笔触克制,奥康纳则是快刀刺骨,将悲剧的底色瞬间掀给人看,以寻求冰山之外更为沉重的能量。

以奥康纳作品为代表的南方派故事,往往发生在压抑沉闷的小镇,人物性格反常行为怪异,故事情节难以预计充斥暴力。《好人难寻》每篇故事均以死亡结尾,但又具有某种奇特的宗教意味,而之所以选择暴力,正是因为极致的堕落之处,反而会涌现某种跳脱出命运悲剧的顿悟,人性终于因为圣光的降临而回到自身。

奥康纳的母题在《三块广告牌》中得以重新诠释,「暴力具有一种奇异的功效,它能使我笔下的人物重新面对现实。」之后,马丁·麦克唐纳塑造的每个人同时是施暴者与受虐者,暴力以轻描淡写的方式盛行,家暴、自杀、放火、虐待在意想不到的时刻,砰然砸破荧屏,锤到观者的心口。

暴力与报复的误解之后,走向和解与柔化,而警长的信件成为转折的推手。我最喜欢的场景,是迪克森在警察局中读信,海耶斯在对面的广告公司思忖报仇,缺席的警长以最后的信而在场,警长说,他眼中的迪克森,a good man deep down,奥康纳的暴力与死亡催生的顿悟,在砸破玻璃、大火涌入的那刻降临,迪克森怀抱女孩的案卷冲出,而后你能隐隐地感到,他的内心意料之外的柔软。

海耶斯作为愤怒的母亲,眼中的杀意随着火苗的消泯也逐渐熄灭,意识到「Anger begets more anger」。最终的开放式结局反而是一种解脱,暴力终于柔化,两个对立的人达成奇妙的默契,火烧过,疤痕还在,脸上或是心里,但终归握手言和,这位始终面目绷紧的母亲,嘴角有了一丝丝笑意。

结局是开放性的,马丁·麦克唐纳最后传达的启示,也是一种阴郁与偏执的角力后,重获某种诡谲而真诚的温柔,甚至爱。绝望与寒冷随着夏日的最后一朵玫瑰褪去,通往精神生活的恶龙没有吞噬他们的全部,而是将一半破碎一半完整的他们送回尘世,让他们继续生活下去。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