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行者》的来访者

Black Star
2018-03-10 00:57: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前苏联的电影历史上,以被尊为万世楷模的伟大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为代表,涌现了一大批同时代的天才电影人,他们不仅率先尝试和发展了电影的诗学理念,在现实主义电影之中也留下了浓墨重彩。可惜出于国际政治原因和文化格局影响,许多足够出色的天才们并没有取得应得的世界声誉(但愿其他国家不要重蹈覆辙),其中不少人即便在阅片无数的骨灰影迷心中也仍然是籍籍无名。《博物馆的来访者》导演康斯坦丁·罗普桑斯基也是其中被埋没的一位。

    作为小提琴家毕业于喀山艺术学院的罗普桑斯基,因为有机会参加了塔可夫斯基《潜行者》的助理导演工作,在80年代开始了自己的导演生涯。这部有资格被称为是《潜行者》的“继承者”的《博物馆的来访者》诞生于塔可夫斯基去世三年以后的89年。影片的故事背景设定于一个荒芜的后天启时代的世界,垃圾成山,江海泛滥,全世界有很大一部分人类由畸形的智力退化的“堕落者”组成,他们与仍然保持着文明化的人们分隔开,生活在“保留区”之中。故事的主角、一个远道而来的男人想要拜访一座被大海淹没的博物馆,据传博物馆中保有过去时代的文明遗迹,但每年之中只有几天,当海水暂时退去时,博物馆才会出现在一大片贫瘠的海底荒原之上。于是男人等待着退潮的时机,穿越一片保留区去拜访那座传说中的博物馆。

    整部电影的画面和《潜行者》具有十分相似的质感,在悲凉抑郁的基调上展现出来的无主世界也继承了前者的气质。这无疑又是一部思考宗教和信仰拯救问题的电影,也许已经习惯于21世纪无神论统治的人们无法对片中失去救赎意义的末世色彩产生共鸣,但浓厚的神秘色彩所带来的不仅仅是对灵魂与上帝的关系的拷问,面对一个庞大的缺失了心智主体的世界,它使我们看到的是对更广泛意义上的迷失的追寻。《潜行者》所探索的个人信仰问题,在本片中变成了一个扩大化的更严重的缺位,“文明者”纸醉金迷的寻欢作乐与“堕落者”的贫穷、痛苦和疯狂对比鲜明地展示出了每一个人类社会共有的分裂,男主人公作为文明人之中唯一保持思考的存在,最终命定地成了堕落者们认为的弥撒亚。而在片中男主角身边似真似幻的幽灵,代表了无法挣脱的一再使探索者堕入原地的循环,这也让人想起了导演本人作为塔可夫斯基电影精神的继承人,在此再次呈现了同样沉重深邃的主题。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博物馆的来访者的更多影评

推荐博物馆的来访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