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父亲的国度

2018-03-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Mildred 刊登的广告是对三个人的指控,奸杀女儿的罪犯,抛弃家庭的丈夫和没有进展的警长。在她看来,三人都是成年男性失格,不同程度对父亲角色的渎职。她还援引“只要属于团伙就需要担罪”羞辱了她们村儿的father。电影里是不存在被Mildred认可的父亲这个角色的。在那场拖鞋和拖鞋的对话里,她以母亲的身份借少女的声音向仇人宣战,I am going to crucify these motherfuckers. 她把自己的命运和女儿收到的伤害归为一类。 登场的男性角色分享了一种近似的轨迹,没有父亲也无法成为父亲的宿命似乎在村儿里循环往复,以Willouby为典型。Willouby本人是软弱的,他的男性腔调是蹩脚的,是习得的。在对mildred的审讯里,他虚张声势地去和强悍的母亲战斗,以贬低对方的性能力来企图贯彻的父的意志,直到咳血瞬间变回了母亲膝头的男孩儿。他被真正的母亲击退,只能退守那个和他年龄悬殊的妻子(其实就是女儿)。他的自杀是对最后一点责任的放弃,遗书里他却向Mildred幼稚地宣告胜利。他的父母电影并未介绍,但不难想象他灵魂里母亲形象的强势和父亲形象的空洞,实际上他处事的方式也更接近一个妈。他是个扮演父亲的人,适合让没怎么见过真正的父亲的人缅怀,这是他被Dixon热爱和维护的原因。他不仅是Dixon的父亲,而且可能是整个小镇男性的父亲,是这个缺少父亲的村儿对父亲单薄的想象。但他的后代又是下一代没有父亲的人。Mildred把这个形象撕破,“你是演得挺像,但你他妈的不干事儿啊”。她把控诉写在广告牌上。 影片展示的环境里,父和母不能共存,想成为父亲的男人只能把权威在更年幼的女性面前彰显,然而抛弃了母亲的父亲已经不可能是父亲,而少女最终也会老去成为向父亲复仇的母亲。母亲Mildred和Willouby之子Dixon的愤怒和屈辱是不同的,可又和这个荒凉之地的其他仇恨一样,都是对同一个系统的认定,并挥刀相向。 电影虽然让多线并行,但主要视角是Mildred提供的,她凌驾于其他人的视角之上,用强横和狡黠掩饰自己的逃避。她的每一次逃避都是让别人担责,而她认为这些是这套无端加害她的系统对她的亏欠。然而并不是所有角色都是系统里有罪的人,比如侏儒,黑人局长和广告公司的男同。片尾,Mildred和侏儒喝酒,嫌弃这个系统外为她担责的男人,然后发现自己也是这个被她定罪的团伙的一员,即使在最边缘,也失去了憎恨的资格。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