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形 方形 7.7分

被告席上的Christian

却道天凉荒堂
2018-03-09 23:50:16

想要破《方形》的题,题眼不在“方形”二字,而在男主的名字——Christian。从男主作为Christian这一点出发才能理解为什么在“方形”的配文“Rutan är en frizon där tillit och omsorg råder. I den har vi samma rättigheter och skyldigheter utan åtskillnad.”会有一种如此强大的康德话语——一种虔信的、精致的、空洞的许诺,在这里我们讨论信任、关怀、自由、平等的权利和义务。瑞典的看上去近乎乌托邦的社会,所依托的基础是在多元文化下作为底色出现的路德宗的价值;康德的道义论,同样有着路德宗的源泉,这样,作为瑞典现代艺术的“方形”就在社会背景和价值指向上双重地设定了基督教的底色。

在这个普世的、基督教的、康德式的话语背景下,我们才能理解“方形”真正的悖论,方形作为离开博物馆因而“什么都不是”的艺术品象征了这种悖论——“方形”作为艺术品所传达的价值,必须在博物馆之外才能有意义,但是当“方形”走出博物馆,他就不再是艺术品了;信任、关怀、自由、平等的权利和义务这样的普遍救赎的许诺,只有在不被限制在方形之中的时候,才能符合其自我规定的意义,然而方形将这些普遍救赎的许诺规定在方形之内——方形

...
显示全文

想要破《方形》的题,题眼不在“方形”二字,而在男主的名字——Christian。从男主作为Christian这一点出发才能理解为什么在“方形”的配文“Rutan är en frizon där tillit och omsorg råder. I den har vi samma rättigheter och skyldigheter utan åtskillnad.”会有一种如此强大的康德话语——一种虔信的、精致的、空洞的许诺,在这里我们讨论信任、关怀、自由、平等的权利和义务。瑞典的看上去近乎乌托邦的社会,所依托的基础是在多元文化下作为底色出现的路德宗的价值;康德的道义论,同样有着路德宗的源泉,这样,作为瑞典现代艺术的“方形”就在社会背景和价值指向上双重地设定了基督教的底色。

在这个普世的、基督教的、康德式的话语背景下,我们才能理解“方形”真正的悖论,方形作为离开博物馆因而“什么都不是”的艺术品象征了这种悖论——“方形”作为艺术品所传达的价值,必须在博物馆之外才能有意义,但是当“方形”走出博物馆,他就不再是艺术品了;信任、关怀、自由、平等的权利和义务这样的普遍救赎的许诺,只有在不被限制在方形之中的时候,才能符合其自我规定的意义,然而方形将这些普遍救赎的许诺规定在方形之内——方形其本身的存在,就是对方形所试图传达的价值的否定。

你能想象康德这样说吗——“我们相信一种普遍的理性和自由,相信永久和平的许诺,但是这一切只有在我的散步道上才有意义”——这难道不是自我挫败的吗?当“方形”规定它自身是它所许诺的价值的自由天地的时候,也就规定了这些许诺只能限定在它的四围之内,而一种被限制在四围之内的普遍拯救,根本自相矛盾——“方形”这个艺术作品,因此,并不是被逐步搞得失控而毁掉的,而是从一开始就胎死腹中了;画下了一个“方形”,赋予其普遍主义的意义,然后开始考虑怎样推销它,就像是抱着一个死婴张罗满月酒。

同样,Christian遭遇或者作下的所有尴尬和困境,根本上不是在命运之中的,不是因为他是“衣冠禽兽”品德有问题,也不是社会加给他的,而是他从未意识到——实际上到了最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精神深处的不自洽:Christian发自内心地相信一种普遍的东西,包括平权、每个人出席和发声的自由、温文尔雅的风度,等等;但是Christian同时有一个牢不可破的意识——被普遍化的一切必须是我的,是与我一样的,普遍救赎的许诺是在我设定的舞台上演出的一出行为艺术。

因此Christian反复陷入两种场景:要么是他在他所熟习的世界中,周围的人都是标准的Christian的形象,然后一种不和谐的闯入者出现了,比如说YouTube二人组、炸小女孩、破坏了艺术品的清洁工;要么是他闯入了一个不属于他的世界,比如说乞讨者的生活、穷人住的楼、有一只文艺大猩猩的美国女人的家。Christian的窘迫来自这样一种深刻的矛盾:Christian以为自己在让“自己的”成为“普遍的”,而这就足够好了,但是实际上是在让“普遍的”成为“自己的”;Christian摆出一个“方形”等着“他者”走入,但是到头来却变成给自己设置的“画地为牢”,他自己蹲在“方形”中。

因此这部片子抛出的真正问题不是“白左-中产阶级-知识分子-艺术家”的“伪善”,也不是“体面社会的道德危机”,不,这部片子不是在道德层面上诛心,不是简简单单地抛出一个“道德困境”把剧中人和观众都嘲弄一番,而是在质问道德本身,是一种元层次上的思考。在这样一种Christian的道德中,看起来一切都被大慈悲地包容进来了,拯救与平和的许诺是普遍的,但是正是在这样一种从自身发出的、以自己为中心画一个亮晃晃的方框的道德面前,“他者”消失了——那个女人的名字消失了,那个小孩的踪迹消失了,他人的面孔消失了。

在这个意义上,YouTube二人组做出来的一个乞丐小女孩走进方形然后被炸飞的视频,反倒是整个电影真正点睛的地方:这个看起来与“方形”所试图表达的一切满拧的视频,恰恰反讽地揭露了“方形”的本质——“方形”光辉耀眼,看起来象征了一切好的普遍许诺;然而它并不是“他者”在此成为“自己”的救赎的圣所,反而是“他者”以一种彻底的、暴力的、不堪忍受的方式灰飞烟灭的屠宰场。

因此,《方形》的发问并不是Christian为何陷入这样的道德困境,《方形》提出的真正问题是,如果一个Christian道德的“方形”是炸飞“他者”小女孩的“方形”,任何一种Christian的道德究竟还是否可能——西方文明整个坐上了被告席,被控要对小女孩被炸飞承担罪责,以一种幽默的、举重若轻的方式。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方形的更多影评

推荐方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