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效果外更需反映真实农村

何殊我
2018-03-09 22:09:5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玄幻、后宫、都市等众多年轻向的剧集中,作为不可多得的全家欢剧集,在春节的欢乐气氛下,它能延续下去就是一种胜利。

  转型网剧依然有创作空间

  今年春天来得早,《乡村爱情》开播的也比往年早了。还没过年,《乡村爱情10》就在网络平台开播了。新的一季,似乎有不少变化。这部剧,从2006年一路走到现在,国产剧市场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韩剧、美剧、泰剧轮番登场,网络剧也作为一种类型得以登堂入室。

  城头变幻大王旗,唯有《乡村爱情》屹立不倒,从电视剧成功转型网剧,谢永强、王小蒙、刘能、谢大脚等剧中角色成了一个个极具网红色彩的符号性人物,弹丸之地象牙山被“神化”成了乡爱亚文化的发源地。作为一个乡爱粉,一直对其关注的有两点:一是它的生命力何以如此顽强;二是它在多大程度上反映着当下的农村生活。

  探究乡爱系列的生命力何以顽强长久的观点已经有很多了,不做赘述。最为明显的一点便是,凭借着赵本山多年的积累,赵家班的人都有非常扎实的基本功。反映到剧中就是人人都可以做主角。随着剧情的变化,不断有人登场、退场,角色之间的接力棒传递非常自然,像走马灯一样,每个角色占据一个位置之后,就可以撂地成戏。

  第十部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变化是女性角色的戏份增加。这个信号是从玉田娘王美兰这里释放出来的。无论是参与大龄青年婚姻理事会还是在家庭内部主张当家作主,再就是谢大脚、黄世友的新婚之夜张罗刘英娘、小蒙娘、永强娘街头酒会,都在宣示着这一季里面男女之间的戏份比例将有大的变动,预示着象牙山的“权力”结构将要发生巨变。这种涉及整体结构的变动,或许是为后面几部打伏笔。《乡村爱情》的女性角色一直在剧中居于次位,如果进行调整,将会释放出相当大的空间。

  喜剧性延续,但批判度逐年下降

  从开播至今,乡爱系列一直以小山村象牙山为蓝本,意图反映农村现实生活。这一次的聚焦点是农村婚恋问题。开头即用谢腾飞与刘兰妮的娃娃亲引题,带出了成立“大龄青年婚姻理事会”的桥段。中间掺杂了黄世友、谢大脚低调办婚礼以至于全村都有点鸡飞狗跳的情节。陆陆续续出场的李大国与王香秀复婚,瓶底子追求黄一芝,宋晓峰、李副总、宋青莲之间呼之欲出的三角关系、刘一水王小蒙的再度纠葛,可以推测第十部的主题将围绕婚恋展开。

  这个着力点,对当下现实有很强的干预。众所周知,城市大龄青年婚恋成为困扰社会的问题备受关注。农村的婚恋问题比起城市来更加复杂,男女比例失衡、礼金过重、传统观念束缚等等都非常棘手,某种程度上已经影响到了农村社会生态。

  但不可否认的是,《乡村爱情》全系列的喜剧性在增加的同时,批判性在逐年下降。比如第一部里面赵玉田帮王老七家干活受伤,以至于和刘英的婚事告吹,王老七愧疚之余想把女儿小蒙许配给玉田。而谢永强大学毕业以后,在父亲谢广坤的意志下,与小蒙分手、到教委上班。诸如此类的情节,反映的是传统农村社会中父权的阴影,批判力度是很重的。但是随着剧集的扩展,为了延续电视剧生命长度的需要,随着演员更换为越来越具喜感的演员形象,在削弱批判力度,又会影响全剧的艺术价值。这类问题,是需要警惕的。

  也许可以解释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在玄幻、后宫、都市等众多年轻向的剧集中,作为不可多得的全家欢剧集,在春节的欢乐气氛下,它能延续下去就是一种胜利。(原载于新京报2月8日娱评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乡村爱情协奏曲的更多剧评

推荐乡村爱情协奏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