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的“自我“与阿拉伯的“虚无”——被误解的劳伦斯

肥佛
2018-03-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杳无人烟的沙漠,蓝色高远的天空,劳伦斯走进这里,画面着重凸显宁静空旷,他正带着微醺的喜悦。一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劳伦斯的向导被阿拉伯族的首领纳息尔枪杀,他由此惶惑地开启了阿拉伯之旅。

劳伦斯结识了两个仆役。两个仆役没有心机,质朴欢快,他们被劳伦斯的信心和活力深深吸引。劳伦斯大方地收下他们,出于对阿拉伯人的喜爱,也出于自负。收下仆役的同时也加深他的错觉——他在阿拉伯世界并不是一个外人。劳伦斯这时脱下军装换上了阿拉伯人的长袍和头巾。

中午日头升起之前,劳伦斯和部队遇到一个濒死的伙伴,他凭着直觉指挥大家掉头寻找水源,先拯救了大部分人,接着他又回头寻找刚刚带来求生信号的伙伴,成功将他救起。磨砺和试炼带来信任和感激,劳伦斯的责任感越来越强烈。

劳伦斯救起伙伴给了他荣誉,虚无的荣誉让劳伦斯对自己催眠——我已属于阿拉伯。接着他们遇到了阿拉伯民族之间常见的内部斗争,导致这场斗争的源头是他刚刚救回的人。“归属阿拉伯”的错觉,情感天平的砝码摆向正义的一端,纳息尔的一句话:你给了他生命,也可以杀死他。(这句话起到煽风点火的作用)劳伦斯采取了十分自我的处理方式,他杀死了那个人。如果跳脱出来,劳伦斯也许不会自行审判凶手,他是一个外人,复杂的阿拉伯世界远超出他的想象。

杀人深深困扰劳伦斯,他的善良本性从一而终,但战争必然导致的伤亡也让人几乎遗忘了善良。

劳伦斯的人马遇到了阿布杜拉,阿布杜拉对阿卡巴人和土耳其的斗争并无动容,土耳其和阿布杜拉在利益面前已结成同盟,他对阿拉伯并没有深厚的民族感情,他的冷静相对于劳伦斯的狂热,从一个阿拉伯人的态度可以看出阿拉伯民族如何处理政治危机。阿卡巴人的斗争已发展为暴力行动,劳伦斯用自己的“智慧”劝服阿布杜拉镇压阿卡巴,得到的好处是阿卡巴城中的巨额金币。

劳伦斯还要处理的问题是当前的两方人马,阿布杜拉的人马和纳息尔的人马属于阿拉伯世界里的两个极端,他们的冲突产生于彼此不同的信仰,劳伦斯的信心和勇气在特定的战争氛围中保证了双方能够和平共处。

阿布杜拉攻占阿卡巴,但阿卡巴并没有金币剩余,阿布杜拉迁怒于劳伦斯,劳伦斯感到无法控制阿卡巴城的战争走向,他回去寻找英方的援助,这是劳伦斯思想的又一个转折,现实的残酷让他意识到自身的软弱和幻想,他后来一系列摇摆不定的态度也体现出这一转变。

在英军的援助之下,阿卡巴被阿布杜拉和劳伦斯的左右制衡下彻底归入囊中。接着他们攻下了另一座城德拉,劳伦斯身穿阿拉伯服装像一个真正的阿拉伯人一样走在德拉城里,正好被擦肩而过的军官识破他的身份,军官借此机会脱掉劳伦斯的衣服,羞辱劳伦斯,并用竹杖抽打,轻蔑他白种人的身份。劳伦斯意识到自己在思想上迫切贴合阿拉伯世界,而在外表上他改变不了自己的血液和种族。经过此事,劳伦斯十分痛苦,他从一个热情的主人变成一个可怜的乞儿。劳伦斯回到军队,他请求长官让他当一个普通人。

阿拉伯王子费恩在军队中接见了劳伦斯,他的一番话证明了阿拉伯政治是一个黑暗漩涡,掉进去只会迷失方向无法脱身,阿拉伯也不允许外人插足。

费恩:我们在讨价还价,那是老头子的工作。年轻人制造战争,战争的本质就是年轻人的本质,未来的勇气跟希望。老人则维持和平,和平的罪行是老人的罪行,不信任跟戒心。一定是这样的。

劳伦斯,我欠你的东西多到数不清。

错觉有时很有力度的,劳伦斯像一把刀的两面利刃,我们都很高兴除掉他了,对吧?

劳伦斯在阿拉伯世界点燃了一把火,阿拉伯王子感激这把火,但并不乐意看到这把火。

错觉和热情,虚无和自我,被误解的劳伦斯。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阿拉伯的劳伦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拉伯的劳伦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