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同行 与神同行 7.7分

没那么好却高票房的《与神同行》,关键的成功和致命的问题

上书房
2018-03-09 18:17:19

韩国年度大片少有的把故事讲成心灵鸡汤的经典案例,但仍不失能从中学到关键的东西。 只是一部说不清是讲“死亡与救赎”还是讲“亲情”的电影,怎么票房就这么猛?!不如来看看到底哪里令我们惊艳,哪里又令我们感到失落。 1、类型的创新,让故事一开场就“卖相”新奇!对于一部商业片而言,这很重要! 韩国人用“奇幻”甚至“魔幻”这种烧钱的类型来讲人物最基本的感情(亲情、爱情等)已经屡试不爽了。也比如前年大火的《釜山行》和高质量的《隧道》都是用大场面灾难片讲小人物的亲情或爱情故事,不光让故事好看,也让“卖相”特别商业,这两部电影的编剧和制作方可谓参透并本土化了美国的商业类型片的技巧。 在观看《与神同行》后的确感到故事令人失望这个既定事实,对于同期竞争对手的口碑而言,极具危险与偶然。对于观众而言,也的确如此,故事没讲好,再好的皮囊也未必买账到看完后拼命在朋友圈主动安利,而不管你类型有多创新。达到这个效果的正面案例除了上面提到的《釜山行》,去年的《寻梦环游记》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典型,新奇的“地狱奇幻景观”完全服务于关于“探讨梦想和亲情关系”的故事主题上,让人看完后潸然泪下并主动安利。 类似这种在类型上进行创

...
显示全文

韩国年度大片少有的把故事讲成心灵鸡汤的经典案例,但仍不失能从中学到关键的东西。 只是一部说不清是讲“死亡与救赎”还是讲“亲情”的电影,怎么票房就这么猛?!不如来看看到底哪里令我们惊艳,哪里又令我们感到失落。 1、类型的创新,让故事一开场就“卖相”新奇!对于一部商业片而言,这很重要! 韩国人用“奇幻”甚至“魔幻”这种烧钱的类型来讲人物最基本的感情(亲情、爱情等)已经屡试不爽了。也比如前年大火的《釜山行》和高质量的《隧道》都是用大场面灾难片讲小人物的亲情或爱情故事,不光让故事好看,也让“卖相”特别商业,这两部电影的编剧和制作方可谓参透并本土化了美国的商业类型片的技巧。 在观看《与神同行》后的确感到故事令人失望这个既定事实,对于同期竞争对手的口碑而言,极具危险与偶然。对于观众而言,也的确如此,故事没讲好,再好的皮囊也未必买账到看完后拼命在朋友圈主动安利,而不管你类型有多创新。达到这个效果的正面案例除了上面提到的《釜山行》,去年的《寻梦环游记》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典型,新奇的“地狱奇幻景观”完全服务于关于“探讨梦想和亲情关系”的故事主题上,让人看完后潸然泪下并主动安利。 类似这种在类型上进行创新的电影的好处就是,先用新奇的画风吸引观众,再用精彩的故事俘获观众。《与神同行》无论是剧本还是制作,都是赢了前者却失了后者,否则票房恐怕还有更大的想象力。 然而我想先抛开故事,以一个影视从业者和剧本创作者的角度先讲讲“类型”创新的积极意义。 这么多年来,国产电视剧乃至电影在类型创新上可以说进步微弱,比如去年大火的《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算是近年来在“犯罪题材”+“悬疑类型”的国产电视剧里把故事讲的比较好的了,然而对比几年前几乎同类型同题材的韩剧《信号》,显然差了一大截。差距的地方在于,《信号》不光讲出了一个精彩的悬疑故事,而且讲出了很特别的风格和卖相,让人一进入剧情就充满想要一窥究竟的欲望。而《白夜追凶》和《无证之最》说白了不过是在追逐《杀人回忆》的现实创作手法,然而在主题立意和实现上仍相距甚远。 因此从创作者严谨的角度说,《信号》其实是一部“奇幻+悬疑”综合类型的犯罪片,韩国人就这样赋予了“犯罪题材”更新奇的风格和质感。再比如韩剧《W-两个世界》用“奇幻+悬疑”的方式,讲甜腻的爱情故事,也是让人被爱情虐的同时张着嘴感受编剧打开的新世界。而国内的大部分爱情剧,几乎是可以一边吃饭一边打游戏一边斗地主一边看的,大家本就感到没什么可以猎奇的地方可言。当人家在追求把故事讲好的同时,早就花了大心思研究怎么让故事的“卖相”和“颜值”更有惊喜,显然,平心而论,这一块我们落后很多。当然,我们的政审也有责任,但绝不是主要责任,主要责任是我们的影视从业者缺少对类型片的研究,更缺少对类型片创作技巧的总结和创新应用。这是我们整个影视行业发展不够成熟的表现,在这种情况下,有时候即便编剧写出了有新奇卖相的故事,制片方和投资方也未必会认为那是个好创意。 惊喜的是我们的电视剧总体质量这几年稳定提高,在像大山一样的经典《三国演义》面前,《大军师司马懿》不光杀出新高度,且不论剧作质量还是制作水准都堪称精品,虽然这样的成功不是建立在类型创新的前提下,但却是在“同一题材”的细分领域成功的典范。因为《三国演义》成功刻画了三国时代人物的群像,作为相同的题材,不管写司马懿还是诸葛亮亦或是周瑜,都容易一不小心就落入主要人物和主线失焦的困境。显然《大军师司马懿》在处理这个难题上非常成熟且成功,即便前期的杨修和后期的诸葛亮都足够充满魅力,但仍没有抢走核心主角司马懿的主线,相反,正是各具风格的杨修和诸葛亮,才在故事的不同阶段对司马懿人物的塑造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今年喜获奥斯卡的电影《至暗时刻》,是基于“二战诺曼底登陆”这一真实历史史实作为背景,以丘吉尔作为核心人物,以“勇气”作为主题创作的极其成功的一部人物传记或说人物传奇电影。而同样基于“二战诺曼底登陆”这一真实历史背景的影视剧作品,之前我们所耳熟能详的大概只有战争大片《诺曼底登陆》这部战争大片了吧。 完全相同的历史背景甚至完全相同的历史素材,却生出了不论在“投资体量”上,还是“风格质感”上都完全截然不同的两部电影,且关键是两部都极为精彩。到底是什么原因促就的良性结果,我想已经不言而喻了。 显然,如果某天有一家制片方或资方说想做一部基于“诺曼底登陆”这一历史史实为背景的电影,10部,20部......甚至100部在投资体量和风格质感上都有所不同的电影,只要掌握了这一创作技巧,说不准都有可能被创作出来,只是最终结果会是像《诺曼底登陆》还是《至暗时刻》那般精彩,还是如《与神同行》在故事上差强人意,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也值得找一个契机好好聊聊。 就像谁能想到诺兰竟然能把《敦刻尔克》拍成了一部在电影院里每分钟都激动人心,时刻为主角的命运捏把汗,却不知他下一秒到底会死亡还是会活下去、悬疑感满满的电影,而不是像《诺曼底登陆》或《血战钢锯岭》那样炮火连天的另类战争片呢? 我想,诺兰大概不会再拍第二部《敦刻尔克》了,而这部所呈现的结果一定只是他从多个方案里选择的自己最想表达的一部而已。 对于一个极其成熟、精通类型片的大神级导演而言,这是他的一个多项选择题,而非唯一答案的填空题,他的许多部电影早已证实了这一点。而在谈更细节的结构、人物、人物关系、场景、甚至台词之前,没把最大的问题解决,创作起来就总是避免不了束手束脚,甚至不得不在海量又疲惫的头脑风暴中好不容易想出一个惊喜的故事后赶紧记下来,生怕忘掉了就再也找不回一样的辛苦。这就是所谓的“灵感枯竭”。 大多数职业编剧,生活的日常不是在开剧本会就是在写剧本,对各行各业严重缺乏生活体验,如果靠拼灵感基本就变成行活了,你的新意有时候真的未必会比别人的好。由此可见,在每一部影视剧面前,不论投资大小,咖位大小,编剧和导演这两个直接关系故事将来要走向何方的人,对类型和题材把握的成熟度,重要性已不言而喻。 无数成功的、惨败的案例,早已说明了这一点。 2.、勇敢地用“大类型”、“大题材”讲小人物的生死和情感,这在我们这几乎是罕见的。(其实“类型”和“题材”并无大小好坏之分,这个引号你懂的~~~) 正如《星际穿越》这么硬的科幻片最终擒获人心的是父女的感情,《敦克尔克》这么一重要历史战争题材竟然讲了个面对失败,活下去才是真正的胜利的小故事,没有表现烂大街的个人英雄主义,也没有歌颂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信仰崇拜,有的就是活着,千方百计地活下去,以及劫后余生仍然被尊重的感动。还有早期的《霸王别姬》竟在时代剧变的大环境里讲出了两个戏子令人唏嘘的爱恨恩怨…… 这次《与神同行》也试图这么做,用一个“奇幻”的类型讲了个小人物的亲情故事。从表达出来的故事核上来说,的确是这样,但是故事之所以不被买账还是在主题上出了问题。故事最开始抛出来的是讲“死亡与救赎”,到最后讲着讲着讲成了“亲情。”两个都想讲,结果两个都没讲好。 但是一个故事怎么能可能有两个主题呢?在讲故事的基础问题上犯了大忌,造成了剧情混乱不清失焦的严重问题,在讲故事的能力上比《釜山行》和《隧道》差了一大截,更别提和《星际穿越》、《敦克尔克》比了。可惜了那么大场面的制作砸了那么多银子,结果却毁在了故事上,这难道不是天朝许多电影才会犯的错误吗……(并无贬义,现况如此,纯属吐槽😝) 但不得不说,开头那个长镜头和表达方式,惊艳! 以及,阴间对于人的“罪恶”的设定,虽然没什么新意,虽然成了心灵鸡汤,但的确令人唏嘘。和亲人的相处中,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突然永远的分离,因此常常“有恃无恐”,直到失去那一天发生,才发现追悔莫及。用一句不恰当的俗语说,子欲养而亲不待。 还是推荐看这部电影,至少让我们懂得珍惜当下。这也是《与神同行》高票房且即便故事几乎变成心灵鸡汤的情况下,在口碑上仍然没有坍塌并且被追捧的另一个原因。至少不是天雷滚滚,而且还有没那么动人的泪点。 或许,在讨论细节之外,这是一个编剧,对一部没那么好却高票房的《与神同行》在剧本创作纬度上的分析和总结。愿我、我们的团队、我们的每一位合作方,能一起努力,用成熟的类型片思路,为每一部花了精力砸了钱的电影电视剧创造奇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与神同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与神同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