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故事背后中的人性常识

Noel
2018-03-09 17:26:32
很意外,《三块广告牌》(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2017)能够被一刀不剪地引进。虽然这是一部有望问鼎今年度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好电影,尽管引进后放映场次被压缩得很少,但是能引进这么一部影片在当下社会语境下仍然觉得颇为违和。

  为什么?影片的故事在中国社会语境下是一部严重导向错误的影片。一个偏激的受害人母亲,在警察并没有过错的情况下,买下三块路边广告牌直接怼警察局长,而警察局长又是一个兢兢业业并且深受群众爱戴的好人。影片一开始,这位偏激的受害人母亲在与警察局长的对话中就直言不讳希望美国社会能够给每一个出生的男婴都留下生物特征记录,这样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奸杀她女儿的凶手。多么熟悉的主张呀。

  问题是,她怼的警察局并没有怠慢她女儿被奸杀案的调查处理,而是实在没有线索,几个月都无法有所进展。警察不是万能的,受限于各种条件限制无法对刑事案百分百地侦破,总会有一些悬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因为偶然的因素而破获,也可能就此石沉大海,过半个世纪一百年都是档案里的一桩悬案。

  关键是这位偏激的母亲并不是无辜的,她撒谎,犯下罪行坚决不承认;她与女儿生前有过激烈的争吵,甚





...
显示全文
很意外,《三块广告牌》(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2017)能够被一刀不剪地引进。虽然这是一部有望问鼎今年度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好电影,尽管引进后放映场次被压缩得很少,但是能引进这么一部影片在当下社会语境下仍然觉得颇为违和。

  为什么?影片的故事在中国社会语境下是一部严重导向错误的影片。一个偏激的受害人母亲,在警察并没有过错的情况下,买下三块路边广告牌直接怼警察局长,而警察局长又是一个兢兢业业并且深受群众爱戴的好人。影片一开始,这位偏激的受害人母亲在与警察局长的对话中就直言不讳希望美国社会能够给每一个出生的男婴都留下生物特征记录,这样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奸杀她女儿的凶手。多么熟悉的主张呀。

  问题是,她怼的警察局并没有怠慢她女儿被奸杀案的调查处理,而是实在没有线索,几个月都无法有所进展。警察不是万能的,受限于各种条件限制无法对刑事案百分百地侦破,总会有一些悬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因为偶然的因素而破获,也可能就此石沉大海,过半个世纪一百年都是档案里的一桩悬案。

  关键是这位偏激的母亲并不是无辜的,她撒谎,犯下罪行坚决不承认;她与女儿生前有过激烈的争吵,甚至在女儿外出赴约时咒骂她在路上被人强奸;她的广告牌被烧了,她毫不犹豫迁怒于警察局,并直接纵火焚烧警察局。

  不言而喻,这是一位“无理取闹”的偏激的受害人家属,她的行为一而再再而三地涉嫌违法、犯罪。

  电影虽然没有褒扬她的作为,但却也没有丝毫批判她的行径。剧本很扎实,估计得到接下来开颁的奥斯卡最佳编剧奖应该没有什么意外。一个有着明显过错,甚至屡屡违法犯罪的偏激的受害人母亲,能够成为一部剧的主角,本身就意味着对她行为的某种认可。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无疑她早已因为涉嫌寻衅滋事,涉嫌侮辱警察局长,涉嫌故意伤害,涉嫌纵火等多项罪名依法被刑拘,最终可能获判死刑,因为她纵火造成一名前警员的受伤。影片中她在广告牌上直接怼的警察局长,匿名为她垫付了下一个月的广告牌租金;而罹患胰腺癌的警察局长甚至在选择自杀后还为她留下遗书,担心人们会将他的死归咎于她。

  要知道,即使在影片中她的所做所为也遭到小镇群众的几乎一致反对和抵制,事实上,她在小镇上被“孤立”了。

  好了,为什么一个如此不得人心,有着明显过错的偏激的受害人母亲会成为一部有极大概率荣膺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描述和某种肯定的主角?这就好比给某扣或某佳拍一部影片来不加批判地展现他们犯案前后的情节,别说是审查部门,估计大多数民众都会认为是不妥的事情。

  在中国语境下如此“政治不正确”的故事为何在美国就变得“政治正确”了呢?不仅写出精彩的剧本,拍出精彩的影片,而且也成为问鼎奥斯卡的最大热门。

  之所以如此,下面就谈谈影片故事背后的几点“政治正确”的常识,以及常识背后的心理学原理。

  首先,影片在美国“政治正确”的主要原因就是它是一部个人怼公权力的影片。个人相比于公权力,无论是掌握公权力的机构还是整个体制,个人都是弱势的。如果要求弱势的个人与强势的公权力之间“公平竞争”,那就是不公平。从权力心理学角度,任何权力,甚至权力感都会使掌握权力的人倾向于将他人物化,进而侵害无权力者的权利。权力侵蚀权利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因此在不对等的个人和公权力之间,倾向维护弱势的个人就具有天然的正当性。具体反映在这部影片中,哪怕女主角是一个“劣迹斑斑”的偏激分子,但她质疑和质问地方警察局是她当然的权利。其实,她的行为在类似影片中远远算不上“性质恶劣”,在这种个人怼公权力的影片中,甚至反映开坦克来碾平地方警察局的情节也获得满堂喝彩(《坦克奇谋父子兵》,Tank,1984)。

  其次,既然人类的本性就决定了公共权力会自然地侵蚀个人权利,而人类同时又有被奴役的天性。因此,任何社会语境下大多数,甚至绝大多数人都会屈从权力,因为这是社会适应和避免冲突的最佳策略和途径。因此,制衡和纠正公权力的往往是依靠那些“偏激”的人。在影片中,绝大多数人处于女主角的处境,都会慢慢适应和接受失去女儿的现实,哪怕是通过接受心理辅导来纾解内心的困扰和冲突。毕竟,警察局该做的都做了,没有线索的悬案破不了怪不了谁呀。但是,由于信息不对称,个人无法也不必知道公权力是如何行使的,她自私也好,偏激也好,无理也好,哪怕她就是有明显精神障碍带有病态的偏执也好,她怼警察局使公权力不能懈怠,使公权力时时受到鞭策。当然,她也承受了相应的代价,例如被小镇的其他居民侧目,甚至抵制(如牙医)。早些年,中国电影也曾以不带批判的色彩反映过类似的“偏激”的女主角(《秋菊打官司》,1992)。

  最后,也就是如何看待这样的“故事”。这部影片在豆瓣获得8.7的高评分,在IMDB上也获得8.3的好评,在烂番茄新鲜度93%。不仅美国社会评论对影片倾向性予以好评,而且极有可能获得奥斯卡大奖(此前在金球奖颁奖礼中揽获剧情类最佳影片、最佳剧本、最佳女主、最佳男配四大奖项)。不言而喻,这些观众或者评论人的褒奖主要是给予影片的编剧、导演以及演员的精彩表演,但“故事”本身站得住脚,而且为观众和评论人认可和接受“故事”的立场,本身也能反映大家的态度。关键是这个“故事”与此前的类似“故事”不同,像前面提到的《坦克奇谋父子兵》里,个人怼公权力的正当性是建立在公权力滥用的基础之上,而《三块广告牌》并没有这样的前提,影片中公权力并没有明显的滥用,特别是女主角直接开怼的警察局长,几乎就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完美人设。哪怕是影片中所塑造的“坏警察”(其实应该是影片的男主角),他虽然有滥用警权的情节和劣迹,但影片最后的结尾是女主角与他的和解,而他也被警局解职。

  其实,美国的“政治正确”在美国社会也受到严重的挑战,现时代代表美国社会主流的川普主义就旗帜鲜明地反对这样的“政治正确”。不过,中国能够引进这部影片,美国社会能够给予这部影片高度的褒奖,本身也反映了上述两个常识其实是基于人性的自然。人类有被奴役的天性,但是人类同时也有崇尚和追求自由的天性,没有前者,历史上大多时候将濒于无序;没有后者,现在相比于历史也就没有了文明发展进步的驱动。

  被奴役的天性与追求自由的天性,宛如人类天性中的魔鬼与天使。有人选择魔鬼,但人类文明是由选择天使的人推动发展的,前者往往同时反映出保守的天性;而后者在前者眼里常常被贴着“偏激”的标签。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号:晒爱思PsyEyes(psyeyes)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