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长林的若干剧设问题

灰袍
2018-03-09 15:37:24

年前看完,虎头蛇尾的一部剧,但确实也有不少的亮点,看过后动笔也写写。

分析的方式

1.对比《琅琊榜1》来谈

2.采用文学批评的视角

3. 承认琅琊榜是架空的历史剧,但承认基于剧情本身与人设的基本逻辑

4.先主旨后人设和摄影道具分析,演员的发挥等

5.不考虑《琅琊榜2》的小说(因为其实是先有电视剧剧本后成小说)

6.不考虑编剧因政治敏感或经费不足等外部原因造成的“硬伤”

主线和剧情问题

1.萧平旌凭过往战功与长林王族便能号召十万大军勤王(没有确定的信物与证据说明皇帝被囚),实在让人惊诧。

这十万兵马进京勤王,边境防御的战略部署必然被打乱,周边国家怎能不察,不伺机而动大举进攻。而且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朝代有此哪怕类似的剧情。

2.剧的后期 萧元启的失败极其偶然和不合情理。强行让荀安如进行“自杀”以配合,使得皇帝(萧元时)被成功救出。

3.萧平旌解救萧元时 居然将其带到最可能被伏击的长林王府,简直是萧平旌的智商下线,必遭伏击。编剧似乎强行希望将场景带到梅长苏的旧宅门,以迎合观众。

4.萧平旌下山(离开琅琊阁)的理由非常不充分。

仅凭东湖羽林有动便猜测萧元启要谋反挟持皇上,这简直是上帝视角(编剧视角)。没有皇城内部的消息核实,以此便下山着手召集旧部勤王,不但正常将领不可能信,甚至会怀疑萧平旌是否有谋逆之心。

5.剧末没有拍摄正面作战的场面,谋反军队在没有足够的反抗情况下就投降,战斗意志非常低,这跟剧情设定萧元启静心准备数年的谋反有矛盾,一群人准备数年的“大业”怎么可能不拼杀一下就凭几句话轻言放弃?

6.荀飞盏在长林王府为了保护萧平旌和元时,一人抵抗大量伏兵,连金庸武侠恐怕都不敢这么写,其剧情武功变态到一人可抵抗一个军事连队的程度。

7.旬家丫头的逃走 剧设非常脑残,手脚都没有封,尸首也没有打捞,此丫头知道了萧元启要谋反这么如此重大机密,怎么可能轻易就让其跳湖了事?莱阳侯与陈成的智力和政治敏感性突然很低。

8. 人设方面,荀太后也不甚合理,不能圆的地方很多。除非解释为旬太后是有一定的间歇性精神病,一会精神正常,一会精神恍惚(所以会受人摆布,昏招不断)。

9.萧元启两次拿极为关键的同一证据获得两位关键人物的信任,不合理。第一次荀白水看到后,竟然没有考虑将证物夺回或销毁,完全不像老练的政治家所为。

10.上师濮阳缨培养萧元启的理由很牵强。

11.夜幽庭复仇的背景也很牵强。从剧情表现看,大梁对夜幽庭的瘟疫没有道德上必须负责之处(既不是大梁故意引的瘟疫,也没有政治失信)。倘若改换为大梁基于某种国家理由(马基雅维利式)或因为朝廷内斗而被迫失信放弃对属国的保护倒是有一番说服力。

12.萧元启啥管家阿泰的情节十分突兀,而且剧终也未能说明阿泰到底是否有罪。(不过除次看到这一集,倒是有点美剧《权力的游戏》里面的突兀感)

13.剧中萧平旌曾经亲自侦查敌营,完全是编剧对军事方面的无知。三军统领,责任重大,怎么可能轻易就孤身入险,万一被擒,大梁北境的所有战略部署将因为缺乏协调人而瘫痪,而这是萧平章生前反复教育萧平旌而且平旌实际上也完全领悟到的重点。

编剧似乎是非得加一场平旌因战斗侦查需要而跟小姐姐不期而遇的爱情戏……

14. 第49集金陵城城门打开的拍摄太逗比,一个谎话就能骗去守门将士,开门后还敢大声吆喝,除非城门四周的确没有萧元启的人。没有大规模的战事,对方又没有钦赐的勤王信物,为何守城人会如此不堪一击?要知道,这时候萧元启在城内也有五万人马。

剧的制作问题

萧平章前期戏份太多

后期萧平旌戏份不够

感情戏似乎渲染太多,强行让观众上头

剧末留白太多(东海,墨淄侯,萧元时重建宫廷等都未提及)

思想分析

1. 对君权的反思远不及《琅琊榜1》,根本没有沈蔡之问

2.朝廷与江湖的二元关系被朝堂与边境,中廷内斗与边境安全的二元关系取代,基本上琅琊阁对剧情来说也无法展现江湖,失去了江湖人士行动的自主伦理选择的维度。

3.儒家的“从道不从君”的政治理想完全退去,退成单纯的守境安民这样更底线的单薄原则。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