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芳华》中的心理意蕴

余周周
2018-03-09 12:33:30
《芳华》主要讲述了在上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间,部队文工团中一群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年轻人经历着成长中的曲折变故。其中,乐于助人、质朴善良的刘峰,和来自农村屡遭文工团女兵歧视与排斥的何小萍是剧中的主要角色,他们的故事也是情节的主线。充当故事讲述人的萧穗子与小号手陈灿、独唱歌手林丁丁等是配角,他们的故事在剧中一直穿插在主线的叙述中。在空间环境上,典型场景主要有文工团内部的排练场、中缅战争的战场等。无论是在浪漫安逸的文工团还是在血腥的战场,这几个年轻人都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痛与爱,其不同的心理感受,以及渺小的个体在集体环境下的无力招架,都在他们年轻的胸膛中激起了不一样的波澜。本文主要是从心理角度来讨论《芳华》的深刻意蕴。

一 悲哀而又无奈的集体无意识
瑞士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创始人荣格曾指出“集体无意识是指由遗传保留的无数同类型经验在心理最深层积淀的人类普遍性精神,这种无意识的内容能在一切人的心中找到,是一种代代相传的无数同类经验在某一种族全体成员心理上的沉淀之物。而之所以代代相传,正因为有着相应的社会结构作为这种集体无意识的支柱。”而在故事的主要发生地——文工团,就集中表现了这种悲哀而又无奈


...
显示全文
《芳华》主要讲述了在上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间,部队文工团中一群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年轻人经历着成长中的曲折变故。其中,乐于助人、质朴善良的刘峰,和来自农村屡遭文工团女兵歧视与排斥的何小萍是剧中的主要角色,他们的故事也是情节的主线。充当故事讲述人的萧穗子与小号手陈灿、独唱歌手林丁丁等是配角,他们的故事在剧中一直穿插在主线的叙述中。在空间环境上,典型场景主要有文工团内部的排练场、中缅战争的战场等。无论是在浪漫安逸的文工团还是在血腥的战场,这几个年轻人都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痛与爱,其不同的心理感受,以及渺小的个体在集体环境下的无力招架,都在他们年轻的胸膛中激起了不一样的波澜。本文主要是从心理角度来讨论《芳华》的深刻意蕴。

一 悲哀而又无奈的集体无意识
瑞士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创始人荣格曾指出“集体无意识是指由遗传保留的无数同类型经验在心理最深层积淀的人类普遍性精神,这种无意识的内容能在一切人的心中找到,是一种代代相传的无数同类经验在某一种族全体成员心理上的沉淀之物。而之所以代代相传,正因为有着相应的社会结构作为这种集体无意识的支柱。”而在故事的主要发生地——文工团,就集中表现了这种悲哀而又无奈的集体无意识,或者可以这么说,他呈现出了在这样的集体无意识下的众生相,而其中,最深受其害的就是活雷锋“刘峰”和新成员何小萍。
(一) “活雷锋”刘峰走下神坛
刘峰的“性善”的形象在影片中得到了充分的渲染与铺垫。从影片的开端,他冒雨为小萍打点好一切片段开始,到文工团成员手风琴手郝淑雯的一句“我们的活雷锋来了!”正式点出了刘峰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后来又以他去参加众多的表彰大会来衬托他的声名远扬。后来他又参加了唐山大地震的救灾行动砸伤了腰,不能再跳舞。文工团里的领导为他考虑,给他推荐到大学里读书,但是被他轻描淡写地让给了战友。这样的情节还有很多,可以说,整部影片的前半段一直在铺垫刘峰的乐于助人的伟大形象。然而,在影片的中间部分,剧情急转直下,刘峰因为向林丁丁表达爱意而受到审查,并造成了震惊全团的“触摸事件”,他的声名也一落千丈。最后被文工团发配到边远的部队。当他离开时,他曾经帮助过的好战友却纷纷站在了刘峰的对立面,没有人为他辩解,没有人向他说一句“我相信你”,只有小萍在最后送了刘峰离开。影片中还有一个片段,非常具有讽刺意味,就是在刘峰收拾东西走的时候,他本想把所有的奖状当作垃圾扔了,小萍看到后就全都捡了起来准备自己留着,那一刻,刘峰看着小萍怀抱着鲜红的各种奖状,嘴角却是一丝冷笑。这样的“好人”,这样的奖状,对他来说更加讽刺和可笑。当我们为刘峰的命运而唏嘘时,也不能忘记这背后反映出来的深刻意蕴。林丁丁说了一句胡,几乎可以概括人们的心里想法,即“谁抱我都行,就是刘峰抱我我不能接受。”诚然,刘峰曾经是大家心目中不食烟火的神,当他展现出属于人的一面后,人们反而不能接受了。刘峰实际上是人们一厢情愿的产物和受害者。同时,当他们将刘峰作为有求必应的神的时候,自己的内心其实已经慢慢地滋养出一种希望将刘峰拉下神坛的想法。也正是这样的想法日渐膨胀,所以在刘峰出事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有异议,也没有人为他辩解。这种无意识地排斥差异的心理意识是非常普遍,也非常可怕的。
(二) “外来户”何小萍遭受排挤出局
另一位受害者何小萍,背井离乡来到文工团,本以为离开那个农村的家就可以过上好日子,没有想到文工团里更加险恶。作为一个刚刚进入文工团的新成员,她因为来自农村被众人嫌弃,又因为“军装事件”失去了群体对她的信任,在后来的“汗味过浓”事件和“高原装病”等事件后,文工团这个集体终于忍耐不了,将这个同样具有差异的个体排遣出去了。可以说,自她以第一名的身份补招进文工团后,她的战友们就没有要接纳她的意思。虽然其舞蹈能力过硬,但是在后面的演出中,无论是指导老师还是文工团领导,从来没有将跳舞的重任交给她,她也从来没有演过A角,只有在高原上因为小芭蕾的受伤才得到了一次独舞的机会。而更悲哀的是,跳完之后,她就正式被文工团领导除名,派遣到前线的战地医院。
人是如此的渴望被集体接纳,在好不容易进入集体之后,又必须千方百计的保住自己在集体中的位置,也因此他们自觉形成了一种生存智慧。一旦有一个差异个体的存在,人们对待他们或褒或贬的态度大部分是因为自己想要保住自己在群体中的位置。这样的集体无意识在各个时代各个群体里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
二 一代人的创伤心理
电影《芳华》的编剧严歌苓和导演冯小刚都共同提到了他们人生经历中不可或缺的一段文工团经历。这段经历也正是他们那一代人的青春芳华。
在这段最美好的年纪里,大时代的动荡和个体的命运息息相关。首先是刘峰。刘峰在中缅战争中遭遇敌人埋伏,战友被活活烧死,他自己也失去了一条手臂。电影中对战争的场景还原得非常到位,血肉模糊的场景让在场的许多观众惊呼。在战争之后,90年代的海口,他因为残疾,工作不顺利,家庭也破碎了,在骑着自行车向城管讨公道时还被人欺负。我们可以看到,刘峰从神坛走下,在战争中幸存,到了和平年代,他却是普通人唾弃的对象。我们知道,他将自己的青春年华甚至是生命奉献给自己的祖国,可是这样一段经历留给他的,却是身体和心灵的创伤。王朔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当年我们是作为最优秀的青年被送入部队,如今却成为了生活的迟到者,二十几岁重又像个十八岁的中学生,费力地迈向社会的大门,在部队学到的知识、技能”。
其次是故事的讲述人萧穗子。在文工团舒适的环境中,她的体验当然没有刘峰那么深刻,但是她也遭受了属于自己的创伤。影片中,她对小号手陈灿可以说是情根深种,甚至在最后的演出中给陈灿写情诗。正当我们都以为萧穗子与陈灿这对金童玉女要在一起了,她的室友郝淑雯却突然告诉穗子她和“陈灿”好上了。穗子在夜行的汽车上将自己的情诗撕碎,同时撕碎的还有她的少女心。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节突转呢?郝淑雯一直是高干子弟,她从来都是挂在嘴边,直到影片的最后,陈灿才告知众人自己的家庭背景,而郝淑雯自听到他的背景之后,便一直望着陈灿发呆。当他解释与陈灿在一起的原因时,她说:“再说我们两个也门当户对。”这样一句话,让萧穗子无话可说,穗子的父亲文革之后刚刚被放出来,她也只是有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的家庭。最后的结局可想而知了。在这样特殊的年代,少年少女的情窦初开却在现实的铁面下烟消云散。穗子走出那个年代,离开文工团,也一辈子带走了青春的伤。
最后要提到的是何小萍。她从一开始就一直是一个弱者,在文工团里被歧视,被欺负,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夫也遭到忽视。在刘峰走的那一天,她已经对文工团失去了希望。后来她临危受命,明明出色地完成了高原独舞,却被领导下放至战地医院,影片中有一个何小萍的特写镜头,在高原的风雨里,她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这冷笑是她对集体的失望。在影片的最后,她穿着病号服,在月光下独舞,美得像一个仙女,不少观众都为之动容。还有一个引人注意的细节,那就是一贯受打压的何小萍,却在战争之后受到了表彰,成为所谓的“英雄”。何小萍却因此精神失常,被送进精神病院。文工团和部队联手,一起在何小萍的心上刮出一道道伤。影片的最后,何小萍与刘峰相约在墓园,两人彼此的生活都不好,孤苦伶仃,他们是战争和动荡年代下遗留下的弃儿。时代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印记和创伤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二 英雄的失落与消亡
前面我们提到,何小萍在战争结束后被表彰,成为众人心目中的“英雄”,而刘峰在整个影片的前半段也一直是作为“活雷锋”这样一种英雄形象出现的。影片的最后,刘峰被城管打倒在地,恰好被赶来的郝淑雯看到,她颤抖地、愤怒地指着势力的城管说:“你打残废军人,战斗英雄?”她喊出了我们共同的心声。刘峰这位曾经的英雄却只能任由和平年代里的掌权者拳打脚踢,他还不如那些在墓园里庄严肃穆的墓碑。死去的人可以静静地长眠,享受着他人的膜拜与敬仰,而活下来的人却必须面对生活以及生活带来的耳光。从战争中走出的英雄失落了。影片这样的设置无疑是对“英雄”的解构。
曾经战斗过的英雄失落了,时代更迭中,新的英雄始终没有站起来。和平年代里,现代文明下,没有惨烈的战争、革命来刺激我们的神经,我们放任自己,跟随众人逐渐萎缩,忘记了祖辈的血气方刚,正如莫言在《红高粱家族》中曾说:“他们杀人越货,精忠报国,他们演出一幕幕英勇悲壮的舞剧,使我们这些活着的不肖子孙相形见绌,在进步的同时,我真切地感到种的退化。”以至于不经意间,我们就成为了那个势力的城管或是在一边袖手旁观的路人。现代的普通人,失去了一些冲锋陷阵的勇气,不敢做集体中独一无二的个体,所以在我们的这个时代,英雄已经渐渐消亡了。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是我们的悲哀。
世界总是在变,一切都在变(沈从文小说集),更新的浪潮洗刷着我们每一个人,潮来潮去间,没有答案,只有唤起,英雄不是等待的,英雄的出现固然需要恰当的时机,可是,谁能说不是英雄创造了一个时代呢?
结语
达从上述几个角度来看,电影《芳华》绝不仅仅是一部青春文艺片。冯小刚和严歌苓作为从那个时代浪潮中走出来的见证者,他们也许更希望通过这样一部片子唤起当代人尤其是当代年轻人的思考。冯小刚曾表示:“我们这一代人的芳华和你们这一代人的芳华是有共通性的。”所以,作为青年人,我们更应当在《芳华》的身后不断地探讨、思索、追问。同时行动起来,有一份热就发一份热,有一份光就发一份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