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是暴力,也是温情

苏诉
2018-03-09 11:46:4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文|苏诉

我们向来讲究以和为贵,倡导和气生财,倒不是说我们胆小懦弱,而是因为,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国度里,和,才是根本,是我们为人处世所遵循的准则。

哪怕如此,历史上,乃至于现在都存在着很多以暴制暴的事件,但,这在所难免。

这几天,因着奥斯卡等等原因,我特意去看了电影《三块广告牌》,的确是部很惊艳的电影,怪不得横扫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两大奖项,即使争议不断,我也会很坦然地说,我很喜欢这部电影。

电影所讲述的是一件很简单的故事,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所扮演的米尔德雷德是一位母亲,她的女儿在外出时惨遭奸杀,和丈夫婚姻走到尽头的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几个月过去以后,案件依旧没有告破,而警方似乎已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饱受痛苦绝望折磨的米尔德雷德租下高速公路边上了三块广告牌,并借此控诉办案无能的警方,且将矛头指向了时任警察局局长的威洛比。

而当时,威洛比身患癌症,生命已经剩下了

...
显示全文

文|苏诉

我们向来讲究以和为贵,倡导和气生财,倒不是说我们胆小懦弱,而是因为,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国度里,和,才是根本,是我们为人处世所遵循的准则。

哪怕如此,历史上,乃至于现在都存在着很多以暴制暴的事件,但,这在所难免。

这几天,因着奥斯卡等等原因,我特意去看了电影《三块广告牌》,的确是部很惊艳的电影,怪不得横扫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两大奖项,即使争议不断,我也会很坦然地说,我很喜欢这部电影。

电影所讲述的是一件很简单的故事,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所扮演的米尔德雷德是一位母亲,她的女儿在外出时惨遭奸杀,和丈夫婚姻走到尽头的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几个月过去以后,案件依旧没有告破,而警方似乎已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饱受痛苦绝望折磨的米尔德雷德租下高速公路边上了三块广告牌,并借此控诉办案无能的警方,且将矛头指向了时任警察局局长的威洛比。

而当时,威洛比身患癌症,生命已经剩下了短短几个月。

因着命不久矣,米尔德雷德的控诉就变得太过不近人情。

不管是西方,还是东方,都坚信死者为大,何况是倍受镇上居民尊重,且走在死亡边缘上的威洛比警长呢?本处在道德优势的米尔德雷德瞬间成了镇上大多数人的敌人。

治牙时牙医的冷淡。

儿子的反对。

儿子学校同学的敌对。

前夫的指责。

……

等等等等,都未能抵消她的坚持。

强奸致死

凶手依旧逍遥法外?

怎么回事,威洛比警长?

“我得了癌症。”

“你死了,那些广告牌就没什么用了,对吧?”

真的是很冷漠,冷漠到没有一点感情。

可是真的没有感情吗?在女儿卧室的她却显得那么脆弱,为了扑灭燃烧广告牌上的火,她甘愿冒着生命危险爬到广告牌顶部。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人,一个看似强大,实则强大,内心又十分脆弱的女人,她将所有的悲伤痛苦掩盖在冷漠的面庞下,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没有是非,没有同情心,自私却又可怜。

细究米尔德雷德的生活环境,我们会发现她生活在一个充满暴力的环境里,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为一个暴力的人。

电影中有一个细节,米尔德雷德在出租广告牌的时候,看见窗边的甲虫四脚朝天,怎么也翻不过去,就伸出手帮助了甲虫。

从中看出,她不是不善良,而是善良被掩盖在暴力之后。

和威洛比警长对话时,警长的血喷在她脸上,她那一瞬间的惊恐担忧都不是虚情假意,而是真情流露。

她只是一个被暴力所累的人,不知道怎么表达爱,所以对女儿态度冷漠,直到后来追悔莫及。

以暴制暴,是她在这个镇上所学会的应对难题的方法,也是她在无能为力之时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不止米尔德雷德,她儿子的语言暴力,前夫的家庭暴力,警员狄克森的执法暴力等等都是这个小镇的缩影,这是一个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小镇,暴力才是王道。

在这个小镇上,无论是种族歧视,又或者是家庭纠纷,暴力从来都是解决问题的途径。

所以,在威洛比警长自杀后,狄克森为泄怒打伤广告商,米尔德雷德又放火烧了警察局,狄克森无辜受到牵连,烧伤入院。

最戏剧性的一幕也就是在这里,狄克森和广告商相遇在同一间病房,广告商的友好让狄克森心生愧疚,继而告知自己是谁,但广告商在得知对方是狄克森以后,挣扎了一会儿,依旧选择了原谅,给他准备了一杯带吸管的橙汁。

在我看来,这是电影中最温情的一幕,它所讲述的爱与宽恕恰恰是这个小镇最为缺少的情感,在这样一个暴力横行的镇上,还有这样一个看似软弱,实则内心强大的居民,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

这是希望,哪怕是不幸出生并成长于一个充满暴力的环境里,也可以成长为一个温柔温和的人。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在这样一个地方,广告商内心的宽容,所展现给镇上居民表面上的和善,反而会带来更多的伤害,比如狄克森对他的殴打。

即使如此,也不可否认,这是人性的闪光点。

穷山恶水,出的更多的是刁民,譬如这个小镇。

“如果你把所有有轻微种族主义倾向的警察都开除,就只剩下三个警察,他们恐怕还都恐同。”

这是威洛比警长的原话。

维护秩序的警察局尚且如此,何况小镇呢?

在电影的后半部分,狄克森在酒馆听到旁边有人在吹嘘自己的经历,他意识到这人可能就是杀人凶手,借助激怒对方遭到殴打而取得了嫌疑犯的DNA,但经查验之后发现杀人凶手另有其人。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位嫌疑犯一定是其他案子的凶手。

在这里,我不禁怀疑,新上任的警察局长说的是真的吗?是否有包庇嫌疑犯的可能?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在电影的最后,米尔德雷德和狄克森二人相约踏上了杀害嫌疑犯的路途。

而到底会不会杀了嫌疑犯,我们还是不知道,电影在此结束。

在暴力中成长起来的人,除了少数人可以成长为如广告商一般懂得宽容的人之外,大部分都会长成以暴制暴的人。

电影中狄克森两人最后的行为是否正确倒是其次,我们透过他们的行为会发现,在他们面对难题的时候,想到的第一方法都会是暴力,而非其他途径。

以暴制暴,以暴止暴,是他们生存的法则。

在写下这篇文章之前,我一直纠结的问题是东西方在关于暴力方面两者的差异,但到这里,思路早已经在不知觉中偏移,电影中所设定的小镇不能以偏概全代表整个西方文化,而我所了解的东方文化也不能代表整个大环境。

人的行为模式都是受到后天的影响,以米尔德雷德为代表的小镇居民由于后天环境影响,成长为”暴力分子“,而我们成长在“和”的环境下,暴力则是我们在无能为力之后的迫不得已的选择,用拳头解决问题,从来都不是第一选择。

这是两者之间根本的差异,也是我们最大的幸运。

我们可以选择使用暴力,也可以选择不使用暴力。

回到电影,威洛比警长是我在电影中很喜欢的一个角色,他所代表的是这个小镇所缺少的“爱”,对比米尔德雷德一家,他的家庭满满的幸福,夫妻感情融洽,孩子漂亮可爱,他的家庭与整个小镇隔离开来,形成世外桃源。

哪怕是自杀,他也会戴上面罩,担心吓到妻女,也会在临走的前一天给妻子、给孩子们留下完美的、满是幸福的一天,希望多年以后想起丈夫,想起父亲,还是那个英俊潇洒的丈夫、父亲,而不是被病痛折磨的不成样子的丈夫、父亲。

而这也是电影最有趣的地方,种种对比展现的就是一个复杂的世界,透过电影,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人性,也是世界的一个小小缩影。

当然,在生活中,“暴力”与“和”也是一个不小的冲突,我们都知道应当以和为贵,坚信君子动口不动手,但更多时候却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暴力与和,似乎是一个没有答案的命题,在坚持和与实施暴力之间,似乎永远没有答案。

《我不是潘金莲》中,李雪莲怎么可能不知道上访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但她依旧坚持上访,无非是因为她没有办法,在走投无路当中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同样的,很多走上暴力道路的人也是如此,暴力,就如同一根救命稻草,抱住了就不愿意松手,也不敢松手。

就如同战争是为了停止战争,暴力也该是为了消除暴力。

三块广告牌,是冷漠,也是温情。

毕竟,三块广告牌中的租金威洛比警长也是付了一部分的。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苏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