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德小姐 伯德小姐 7.9分

青春里的爱情,更多是彼此的功课

joy
2018-03-09 11:11:0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青春里的爱情,更多是彼此的功课

文| Joy Liu

电影【伯德小姐】里讲了两段Lady Bird的感情经历,都意味深长。

第一段是她在戏剧社里遇到的男孩Danny。他们看起来很快就进入了热恋:Danny跟她一起躺在草坪说亲吻,两个人还给他们在天空找了一颗星星命名,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美好。有趣的是Lady Bird说,你可以摸我的胸。而Danny说:我是因为太尊重你了,所以才没碰你的,我太尊重你了。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女厕所排起了长队,个性鲜明的Lady Bird索性去了男厕所,却在男厕所门内看到Danny和另一个男生热吻。

Lady Bird的第一段感情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紧接着她又有了新的目标,一个叫Kyle的男孩。这里上演了Lady Bird的种种小心机:为了接近Kyle跟新的女孩成为所谓的“闺蜜”,在party上勾搭Kyle。很快,她的愿望再一次实现了。这次,Kyle直接跟她热吻,两个人直接进了party主人的卧室。

这时候,Lady Bird说:“我还没准备好,这是我第一次。” Kyle说:“也是我的第一次。” 他们并没有做爱。

终于有一天,当Kyle吻着Lady Bird时,她说:“我已经准备好做爱了。”

可是这一次似乎很潦草:Lady Bird看着他用纯熟的动作带上避孕套,她在上面,Kyle在底下几乎没动。一两分钟之后,他的高潮已经结束。之后她还是很兴奋地对他说:“我好开心,我们成为了彼此的第一次。”

这个时候Kyle突然说:“我的初夜并没有给你啊!”
Lady Bird:“你说你是个处男啊!”
Kyle:“不,我没说过,我都已经两年没有撒谎了。”
Lady Bird起身,完全不知所措:“哦,天啊!”
Kyle:“我可能睡了大概有六个人吧!”
Lady Bird:“你连是不是六个都不确定吗?”

Lady Bird瞬间很崩溃,她说:“我刚刚的整个经历都是错的。我只是希望第一次是很特别的。”
Kyle对她说:“为什么呢?你一生中会有那么多不特别的性爱。”

这两段经历真的好让人心酸。

并没有很狗血,但也足够心酸。

似乎我们总要看到很多并不是爱情的样子,才能渐渐懂得爱情。

我生命中爱情故事线的发展,要比Lady Bird节奏慢很多。大学之前几乎为零,大三之后有一个当时喜欢的男生,我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他却在大学毕业之后,跟我说他是同性恋。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前前后后持续了3年。

在29岁的时候,我遇到了另一个男生,这次我确定他不是gay。只是在他跟我说了做好朋友,却又在旅行的时候,摸了我的胸时,我觉得很错乱。那个时候的自己觉得是喜欢他的,可是这样的不一致,又让自己觉得委屈和愤怒。我很感激当时他没有再进一步对我做什么,因为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像Lady Bird一样,为这样的第一次感到很惋惜。

我的第一次,发生在自己的30岁(今天真是一次全面的自我暴露啊!),和现在的老公。在我们的文化里(甚至是全球的文化里),女性的第一次似乎显得尤为。虽然我学习心理学多年,早就没有了处女情结,也不觉得婚前性行为有什么羞耻,但我好像仍旧希望自己的第一次是特别的。

我很感激的是,老公满足了我对“第一次”所有的幻想:一段美好到不敢相信的关系,两个彼此深爱的人,在很自然的契机下,自然而然地因为对彼此身体的渴望,而做爱。很多女性的第一次都有疼痛的经历,我其实也特别怕疼,但是他特别温柔,特别照顾我的感受,所以即便是第一次,我也没有感觉到很疼。

但是我也在想,并不是所有人的第一次都是这样美好,并且我自己在此之前,也被并没有爱的人当成了性欲对象。

Peggy Orenstein 在她的TED演讲【年轻女孩对于她们的性快感都有怎样的信念?】(What young women believe about their own sexual pleasure? )里说到:文化建构里,女孩对于自己的第一次有种特别的在意。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如此单一地用阴道处的一个薄膜去定义自己是否是处女呢?

她说自己采访到的一个女孩说:“我觉得自己处女时代的结束,是当我跟伴侣做爱,第一次高潮的时候。”

Peggy说这个定义彻底地惊艳到她了。如果我们想象一下,这才是我们结束处子之身的标志,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这并不是说我们第一次发生的性关系不重要,它当然也很重要,但它并不是唯一重要的。

当你看到美剧中有多少女孩为了自己还是“处女”而感到羞耻(这样会被人说没有魅力),甚至不惜跟并不熟悉的人发生性关系来“破处”时,你就能理解我们对于所谓的“处女”,在不同的文化里,构建出多少让人羞耻的意义。

我们的文化里,对于“处女”的执念,跟欧美可能正好相反:婚前性行为是可耻的,你要为丈夫保持“贞洁”(突然有种“三从四德”上身的感觉)。甚至有来访者问我:自己不是处女了,会不会以后就没人要了?

姑娘,现在正如Peggy Orenstein所说,我想邀请你,重新去定义自己的第一次!也许跟Lady Bird一样,你第一次跟别人发生的性关系,并不美好,但它并不一定要成为对你意义重大的事件。你真正的第一次,可以是跟所爱之人,达到高潮的时候。你真正的第一次,可以是在充满爱,温暖,激情,欲望,彼此的触碰和亲密的关系中发生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电影中的Lady Bird只是跟别人体验了性,却还没有开始自己的“第一次”。我知道这是我第一次非常公开的邀请你探讨性,在今后的文章里,我还会邀请你进一步探讨性,欲望和爱。
这样说起来,我跟老公,也不是第一次尝试时,就是我们真正的“第一次”了。那个时候我还不懂得怎么享受它,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需要,也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激情和欲望,不知道怎样跟他互动。我还记得那是在我们大概已经做爱了4,5次之后,我才真正体验到高潮,这种高潮也并不只是某个点,而是一种连续的,跟对方在灵与肉上的结合。

这些年对于关系的探索,似乎让我渐渐明白一件事情:爱情这东西,真的是一门需要不断修炼的艺术。

我们在少女少男时代的感情,很多时候更像是模仿爱情的样子,在不断尝试和努力中,渐渐明白我们需要怎样被爱,我们可以怎样去爱一个人。

两个人在一起并不一定就是恋爱。我记得大学时候,有位室友说她已经谈了很多次恋爱,然后她跟我们说起现在交往的这个男朋友,说:“我最近在考虑给他买一个鼠标,大概300多,这样他就可以给我买一个我想要的700多的mp3了。” 我什么都没有说,但我在心里固执地认为,虽然谈了很多个男朋友,但她还没有真正开始恋爱。

对于爱情,我曾经有那么那么多困惑,我在想为什么我曾经喜欢的人是gay,为什么我会遇到无法真心对待自己的人,为什么要流那么多眼泪......

现在这些为什么已经不再重要。当我回头看自己的经历时,我知道我一直只是一个爱的学徒,我和曾经跟我在关系中的对方,都并没有刻意伤害彼此,而是在这个过程中成为了彼此爱的课堂和老师,在对话和每天的日常中慢慢做着减法,一点点去掉那些不属于爱情的外壳,真正学会跟一个人在灵魂深处,赤诚相见。

之所以说做着减法,是因为从前爱情有太多的附加。可能是因为对方会唱歌,因为对方长得帅,因为对方说话声音好听,甚至高中的时候会因为对方的围巾很好看而喜欢一个人。

当我们让把鲜活的生命力呼吸进来的时候,当我们渐渐谦卑,开始对整个世界好奇的时候,当我们不再仅仅关注自己,去创造爱体验爱的时候,跟一个人相遇,就变得容易起来。

我和伴侣之间也经历了过很多争吵,在这个过程里,他教会我太多太多爱的艺术。从开始如莫文蔚歌词里唱的“分分钟都妙不可言”,到现在跟他一起在每天的生活里创造新的意义,新的爱,我感觉在31岁这个年纪,我现在才真正开始恋爱。

我们逐渐放下所有的是非对错,逐渐放下对彼此的怀疑,逐渐放下主流文化影响下,我们对彼此不假思索的评判,逐渐放下我们的面子和所有不重要的东西,最后,就只是真实地看到彼此的存在,只是想让对方在哪怕是最艰难的时候,知道我们还深爱着彼此。

王小波曾经在信里给李银河写过一句话:“爱你就像爱生命!” (还有同名的一本书信集出版)

我想,也许就是这样,我爱你,就像我爱生命本身一样。


一路走来,我们仍旧在某些时候是一个少女,同时也逐渐在拥抱,所有成为女人的部分。

想由衷地说一句:亲爱的,你辛苦了,我为你生命旅程中所有的努力和成长,感到无比骄傲!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伯德小姐的更多影评

推荐伯德小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