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7.0分

理想时代的缩影,符号化的贵妃——浅谈电影改编原著《沙门空海》的得与失

空游之鱼
2018-03-08 23:54:2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内含电影与原著全篇剧透】

首先表明一下态度:就故事情节而言,我认为这是一次不错的改编,既收束了主线,又升华了立意。大概由于梦枕貘整整连载了十几年加上自身风格的缘故,书里的内容显得特别“杂”和“散”,当然阅读中节奏问题不是至关重要,对于影视化就是大忌讳了。(要说扣分项大概在台词和剪辑上,结尾再谈)

由于内容比较多,拆分成三项:

【一】改编

1)贵妃与极乐之宴

大致理一下原著中贵妃相关的剧情线(看完之后或许会庆幸电影大刀阔斧地改编了=_=):

开元二年,年轻的胡人黄鹤在敦煌表演掷剑为生。正值玄宗观看千佛洞石窟,他用幻术盗取贡瓜给染病的妻子,败露之后被要求当场表演,否则处死。玄宗看穿黄鹤的把戏,被缚的妻子无法暗中协助,被刺穿额头而死。

黄鹤报仇无门,一日遇见了杨玄琰的妻子,神似他的亡妻。他幻化成杨玄琰的模样,和她生下杨玉环。为了达成复仇,他选择在大唐皇室注入自己的血脉,安排长成的杨

...
显示全文

【内含电影与原著全篇剧透】

首先表明一下态度:就故事情节而言,我认为这是一次不错的改编,既收束了主线,又升华了立意。大概由于梦枕貘整整连载了十几年加上自身风格的缘故,书里的内容显得特别“杂”和“散”,当然阅读中节奏问题不是至关重要,对于影视化就是大忌讳了。(要说扣分项大概在台词和剪辑上,结尾再谈)

由于内容比较多,拆分成三项:

【一】改编

1)贵妃与极乐之宴

大致理一下原著中贵妃相关的剧情线(看完之后或许会庆幸电影大刀阔斧地改编了=_=):

开元二年,年轻的胡人黄鹤在敦煌表演掷剑为生。正值玄宗观看千佛洞石窟,他用幻术盗取贡瓜给染病的妻子,败露之后被要求当场表演,否则处死。玄宗看穿黄鹤的把戏,被缚的妻子无法暗中协助,被刺穿额头而死。

黄鹤报仇无门,一日遇见了杨玄琰的妻子,神似他的亡妻。他幻化成杨玄琰的模样,和她生下杨玉环。为了达成复仇,他选择在大唐皇室注入自己的血脉,安排长成的杨玉环进入武惠妃的儿子寿王府中。

但寿王在权力斗争中失宠,黄鹤把目光投向了玄宗。他向高力士提议纳杨玉环入宫,安排她出家再还俗,而自己作为随行道士。

玉环成为宠妃却无法生育子嗣,黄鹤计划落空,便密谋毁灭大唐,暗中操纵杨国忠和安禄山内心的欲望,挑拨离间,引发安史之乱。

到了马嵬驿,黄鹤提出尸解大法保贵妃一命(注:原著里尸解法是存在的),等到局势安定再唤醒她。然而高力士得知阴谋,提前和陈玄礼联手,做手脚松动了尸解针,意图阻挠黄鹤。

可尸解法并未完全失败,开棺后看见的是容颜老去的贵妃。黄鹤和两个徒弟带走贵妃,丹龙白龙不忍她被继续利用,背叛了师父。

两人同时爱慕贵妃,丹龙选择了主动离开。但白龙发现她交欢时呼唤的是丹龙的名字(对是原文=_=),数十年来欲引丹龙现身决斗,内心希望他杀死自己。

五十年后,空海和白乐天重演极乐之宴,丹龙也到场,白龙带八十七岁的贵妃赴宴,品尝荔枝,再舞霓裳羽衣。突然现身的黄鹤说出白龙是他从杨家带走的孩子,贵妃是白龙的亲生姐姐……一直隐瞒是为了不让白龙产生感情妨碍计划。

白龙自杀身亡,黄鹤被贵妃捅了一刀后也选择自尽。贵妃随丹龙而去,度过人生中最后一年,葬在终南山。

可见,贵妃在绝大部分场合并没有主动地推动情节,台词也只有寥寥几句。虽然融入了大量戏说元素,但梦枕貘对她的理解也仅局限在一个王朝衰落的无奈见证者,黄鹤与高力士,甚至白龙与丹龙斗法中一个美丽的牺牲品而已。

不难看出原著和电影情节存在几个重大的冲突点:

1、电影删除了黄鹤线,却仍然设定贵妃是胡汉混血;

2、马嵬驿在场者提出尸解大法只是为了蒙骗贵妃,书中几乎每个人都想保她一命;

3、贵妃没有像日本传说中逃出生天,安享晚年,甚至比史实更加凄惨地死去。

暂时把这些问题放在一边,提起贵妃,就不得不写作为“对盛唐叙述最高潮”的极乐之宴。原著提到的宴会据史书所载在沉香亭(公元743年),电影为了叙事连贯,挪至了安史之乱爆发十天前(公元755年),地点设置在兴庆宫另一侧的花萼相辉楼,席间于沉香亭小憩。

看似细微的改动,无形中拔高了贵妃的地位:从宫廷宴会转变成万民同欢,不分贵贱的“极乐之宴”。“极乐之乐”的概念虽然是电影原创,却完美囊括了感情基调。它可作三解:一是片中玄宗“驾驭一切的快乐”;二是盛唐的乐极生悲,由盛转衰;三是梵文本意中的佛国净土,衔接丹龙“不再痛苦的秘密”,同时也象征着贵妃菩萨一般慈爱包容的形象。

在电影中贵妃承担起了情感的支撑点,拥有着更高的地位:大唐盛世的象征,一个祭坛上的神女。在她身上寄托的情感,折射出了众人对于盛唐的印象:晁衡的仰望感,玄宗的占有欲,白龙的报恩……因此,她既是汉人,又是胡人;既心怀万物,又包容万物;既接受着顶礼膜拜,又落得牺牲献祭。褪去华丽的霓裳,空余下孤冢里的斑斑血痕,盛大而荒唐,最终香消玉殒的命运,也暗合着大唐的衰落。

正如片中李白的《清平调》并非写给贵妃本人,意也不在还原,分明是描摹心目中概念里一个“美”的符号。电影中的盛唐未必是史册上的盛唐,贵妃也并非画像里的贵妃,而是陈凯歌对于一个理想时代的具象化,浓缩于一场盛宴、乃至一个人身上。

2)白龙与妖猫

原著里白龙并没有一直附在猫身上,本体是个老头,也没有附身就回不到本体的设定。妖猫只是一个引子,后期白龙登场之后就很少出现了,结局是被黄鹤召唤的狗很没存在感地咬死…

虽然用了幕后黑手的设定,影版白龙的戏份几乎全是原创,黄鹤之子和示范尸解法改到了丹龙身上,动机也美化了许多。白龙几十年来把老去的杨玉环留在身边,杀死马嵬驿相关的人不是复仇,是为了引丹龙决斗做个了断。

3)丹龙与惠果

是的,原著里丹龙和惠果也不是同一人……惠果的师父梵僧不空幼时曾在敦煌目睹黄鹤的遭遇,后来随高力士一同揭发黄鹤。白龙对皇帝下咒也是为了引玄宗朝的故人惠果出手。惠果本人在故事后期才出场,不过作为空海求法的动机充当了空海和主线的关联点。

最开始我认为这么设置有些臃肿,瓜翁=丹龙已经是一个足够有力道的反转,再安排丹龙=惠果未免多余了。不过细想之后,合并这两个角色倒有几分道理,原著里丹龙经常幻化成孔雀明王、大日如来等迷惑他人,电影里的多重身份颇有种佛祖诸多化身的感觉。(影片有处细节,卖瓜摊后面就是青龙寺的庙门,只是没给特写)

4)白乐天与长恨歌

白乐天在原著只是一个线索人物,戏份不多,第一次被提及是在第三章《长安之春》题诗《西明寺牡丹花时忆元九》,之后在胡玉楼留下长恨歌的首句与清平调的线索,正式登场是在第二卷的马嵬驿,最重要的戏份还是陪空海赴宴。

影片为了叙事方便,将乐天设置成起居郎,省去了大段安插线人获取情报的内容,一个人承担了寻找线索史料的任务。观影前本以为白乐天取代的是原著橘逸势的角色,但结果比逸势更重要,几乎在原著之外新辟了一条原创线。

白乐天、白龙、李白“三白”虽然是原著已有的角色,但戏份几乎全部是电影原创。借用原著白龙与丹龙的对话:“沉香亭之宴,安禄山之乱,马嵬驿之变,连华清宫之事,一切都是幻梦?”“我们都是已经结束了的梦幻中的亡魂。”不同于原书两个垂朽老人的空虚与惆怅,电影塑造出的是仍沉溺于梦中不愿醒来的少年,将“极乐”与“长恨”都推到了极致。白居易梦中的开元盛世,李白笔下如花隔云端的美人,白龙一直不舍的贵妃遗体……斯人已矣,盛宴难再,电影巧妙安排了供观众共情的对象,一同寻这梦中之梦。

【未完待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