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离大师有多远

山孺子
2018-03-08 23:54:16
对于周星驰,我一直觉得社会主流对他的评价,远低于他实际的价值,他现在的种种努力都在向大师的迈进。但他够不够成为一个电影大师,确实也是值得考量。从我个人感觉来说,周星驰的电影可分为两种,一种是讲一个搞笑的故事,一种是要借讲个搞笑的故事表达一些东西。讲一个搞笑故事,这是匠人的活。借讲故事表达东西,则是去往大师的方向。
  什么是大师?我有时候在想:大师应该是能够开创性地使用一种技巧或者是语言,去表达别人都心里其实有,但都说不出的东西。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就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会面临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很大程度上都是属于精神层面的,而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实际上在人类生存的过程中已经慢慢积累起来了,形成了强大的集体无意识。一旦这个答案被某个人创造性地说破以后,原来的集体无意识会上升为社会共识,于是大师就诞生了,而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或者认知水平也随之发生改变。应该讲,只是开创性地使用某种技巧或语言的,只称得上是巨匠,而能够进而利用技巧去表达出思想的,才能是大师。
  反观周星驰的电影,在他没做导演之前,几乎都是仅仅在讲故事。从《整蛊专家》《咖喱辣椒》等香港传统喜剧中展露出的天份,到《逃学威

...
显示全文
对于周星驰,我一直觉得社会主流对他的评价,远低于他实际的价值,他现在的种种努力都在向大师的迈进。但他够不够成为一个电影大师,确实也是值得考量。从我个人感觉来说,周星驰的电影可分为两种,一种是讲一个搞笑的故事,一种是要借讲个搞笑的故事表达一些东西。讲一个搞笑故事,这是匠人的活。借讲故事表达东西,则是去往大师的方向。
  什么是大师?我有时候在想:大师应该是能够开创性地使用一种技巧或者是语言,去表达别人都心里其实有,但都说不出的东西。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就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会面临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很大程度上都是属于精神层面的,而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实际上在人类生存的过程中已经慢慢积累起来了,形成了强大的集体无意识。一旦这个答案被某个人创造性地说破以后,原来的集体无意识会上升为社会共识,于是大师就诞生了,而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或者认知水平也随之发生改变。应该讲,只是开创性地使用某种技巧或语言的,只称得上是巨匠,而能够进而利用技巧去表达出思想的,才能是大师。
  反观周星驰的电影,在他没做导演之前,几乎都是仅仅在讲故事。从《整蛊专家》《咖喱辣椒》等香港传统喜剧中展露出的天份,到《逃学威龙》《龙的传人》中逐步成熟的风格,再到《审死官》《唐伯虎点秋香》《国产零零漆》的风格完全成熟,最后到《大话西游》的横空出世,我们看到了周星驰个人艺术语言不断丰富的过程,直至最终成就了独有的电影语言——无厘头喜剧。但在《大话西游》之后,却连续出了好几部乏善可陈的电影,尽管《百变星君》《大内密探零零发》周星驰也很尽心尽力,但事实证明,一味地胡闹搞笑是没有用的。此前,他就像是一个说书人,讲的故事和讲故事的方法都非常吸引人,但听得多了,终究是会听腻的。毕竟,语言再怎么炫目,也只是耍嘴皮子。要想留住听众,就必然要听众听完之后,不光是笑,而且要想,要琢磨,要带来思考和启示。如果不实现这个转变,无厘头喜剧也就只能走到终点。
  于是在99年,他开始独立执导电影。谁都能看出,《喜剧之王》这部电影就是他个人心路历程的表达,但由于表达的内容过于个人化,而且也有失节制,使得这部电影承载不了那么多的情感和期望,加之情节很牵强,显得不伦不类。这说明他还没有能很好地处理技术与表达之间的关系,不过,却也表明了他开始转变。
  随后的两部电影《少林足球》和《功夫》,周星驰开始真正地发力,以高标准进行制作,像以前电影中一些漫不经心、随意处理所导致的穿帮镜头,几乎已经找不到了。在这两部电影里,我认为周星驰已经可以驾驭着完全属于自己的无厘头语言,熟练地运用于自己的表达中去。而且他所展现出来的,也不再是像《喜剧之王》那样纯粹个人化的东西,而是充满了对小人物生存的关照和思考,展示出了极为可贵的现实意义。
  2001年的《少林足球》就是提出了一个小人物如何对待自我价值实现的问题。在影片中,周星驰肯定了自我价值实现普遍性和自我奋斗的意义。
  《少林足球》在大陆公映时,被删掉了一部分,就是一群人在街头跳集体舞。我不知道这一段当年为什么会不能通过电影审查。用一种滑稽可笑的方式来诉说一个严肃的主题,用一本正经的态度处理无聊的琐事,这种颠倒的语境,本身就是周星驰独特的语言。这部分内容很短,但失去了这一段,那电影也就只是描写了几个身怀绝技的少林弟子绝地反击的俗套。以至于在当时我看完《少林足球》之后想,周星驰是不是过于自恋了点。此前他参与指导的《食神》,其主人公是菩萨指定的“食神”,本来不是凡人,现在又是一群身怀绝技的少林高手,老是重复这样的主题,未免就有点自命不凡。
  多年以后,我从网上看到了被删掉的部分,才忽然之间领悟到这部电影的意义。因为恰恰这一段,是整部电影的点睛之笔,它在告诉我们,追求成功,追求自我的实现,是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并且是每个人的权利,即使再底层的人,再小的人物,即使他们的追求看起来多么不切合实际,多么的滑稽可笑,但也都应该得到尊重,也应该得到机会,这才是这部电影的完整内涵。
  2005年的《功夫》则进一步揭示出,个人自我价值实现与社会现实间的矛盾,同时又肯定了在面对现实矛盾时,人性善所起到的自我拯救的意义。《功夫》中的主人公阿星想当个医生或者是律师,结果没当成,“维护世界和平”的愿望也被人羞辱。原本善良的他想要融入社会,就只能做一个坏人,但“杀人放火打劫强奸非礼”没有一次能够做得到。结果好人做不成,坏人也做不成,导致了人生的彻底失败。本性善良的人,特别是小人物,在无情的社会现实面前,是要做一个好人,还是要完成自我价值实现,居然成了两难选择的困境。在电影中,周星驰肯定了向善的人性是救世的良药,但他同时也认识到这一点向善的心在现实就又是那样的脆弱可笑。电影的结局是阿星成了绝世高手,拯救了世界。谁都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救世主,靠一个传奇英雄维护世界和平,这是一个多么无厘头的结论。
  陈佩斯说:“一切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笑是果,悲是因。是以对自我的折磨来换取他人的喜悦,以自我的低姿态引起对方的优越感。”从周星驰的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做为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想要坚持理想、想要有所作为,在现实面前是那样可笑。无论是《少林足球》中,一个捡垃圾的人想要“发扬光大少林武功”而四处碰壁,还是《功夫》里,一个善良的人为了“出人头地”装坏人而处处碰壁,整个遭遇,都是以笑的形式展现的,只是在笑过之后,往往让人感到某种无奈和悲凉,认真地回味一下,就会意识到那个被笑的人其实就是自己。
  只是每次在电影结尾,他又总是用无厘头的方式,给现实中的人们一点希望,让人们用一种戏谑的眼光去看待生活,从而不至于被现实的冷酷所吞没。没有悲剧的喜剧是闹剧,香港电影中的搞笑片太多了,然而只有周星驰从中脱颖而出,决不是偶然的。
  其后的《西游降魔篇》则沿续了《功夫》中“人性本善”的主题,只是这部电影更加直白。影片中,玄奘的师父做为一个佛门中人,却抱着儒家教育理念——“人之初,性本善”,让玄奘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去降魔,以期唤醒妖魔的“赤子之心”。另外,影片中玄奘说:“男女之爱也包含在大爱之中,众生之爱皆是爱”。这番表述,似乎是对《大话西游》的一个呼应,但终究难比《大话西游》,用影片里的话说:“还差那么一点点”。
  用“赤子之心”呼唤人性的真善美也罢,用大爱取代小爱也罢,都只是在传递正能量,似乎没有实际意义。就像是影片里,师父拔掉了蛇的毒牙,然后把蛇放走。试问蛇失去毒牙,它还能活吗,活活饿死与“一刀杀”哪个更残忍?正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善与恶,大爱与小爱,都不是那么简单的。段小姐撕毁《儿歌三百首》,又拼凑出《大日如来真经》,这个隐喻其实比师父的说教要好的多。
  我认为最要不得的是,这部电影想要塑造一个整天抱着“大爱”理念去普度众生的人,这样的顶着“大爱”光芒的人,其实离众生最远,更难使人产生共鸣。周星驰如果想要真正出精品,我觉得还是应该回到为小人物代言的主线上来。当然,说这些是在吹毛求疵,毕竟看电影是为了开心的,不是为开悟的。我只是隐隐地感觉到,随着这部电影,周星驰开始退居幕后,他的大师之路只怕也要戛然而止了。
  要言之,周星驰开创了一个无厘头喜剧手法,纯熟地运用于他的电影中,并呈现出对小人物生存的关怀和深入思考,因此我个人认为周星驰已经非常接近大师,或者说他离大师只有一步之遥,而这一步之遥并不是他的问题。按照前面我对大师的定义来看,中国人所面临的社会问题、精神问题,都需要有大师级的人物出现来说出答案,而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现在的中国正处在社会急剧转型的时期,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还在痛苦地适应与摸索,还在逐渐形成的过程中。就像是前面所提到的《功夫》中:又要对得起良心,又能实现自我价值实现之间的矛盾。类似这样的问题,现在谁都给不出真正合理的答案。所以,就目前而言,我们造就不了大师,我们造就的只能是流行之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游降魔篇的更多影评

推荐西游降魔篇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