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父如子 如父如子 8.4分

Like father like son.

李璐
2018-03-08 23:24:50

好久没有流泪了呀,可能是因为千万家庭拥有相同的对话吧。 影片讨论了一个并不新鲜的伦理话题:“血缘关系和陪伴产生的亲情二者选一应该如何选择。” 是枝裕和旗帜鲜明的选择了后者。整部戏直叙简洁,讲述了一个日本安逸的中产家庭突然得知他们6岁孩子出生时在医院被抱错而陷入家庭伦理困境的故事。 虽整体归于平淡,但有太多细节让人心颤。沙发里折断的花;庆多第一次寄宿时夹不起饺子努力的样子;琉晴喝可乐时咬烂的吸管;从未拥抱的父子;还有是枝裕和串起整条故事线的两件物品—风筝和相机,在影片开始庆多撒谎说爸爸经常陪我一起放风筝,紧跟着一段充满宗教色彩的慢镜头,小朋友在教室里往天上扔画好的塑料袋,暗示着上流家庭的孩子被困在封闭的屋子里,缺少并渴求着父爱,也对应着后面交换孩子时那段放风筝的画面。相机,它是一件可以记录时间的东西,是感情最有说服力的证明,当影片最后良多从相机中翻出庆多偷拍他睡觉时的照片,从头到尾面无表情的他哭了,这似乎点醒了他—看重的血缘根本比不上陪伴的亲情,成为了击溃他的点。在我看来,这两件物品,风筝代表父亲对孩子的陪伴,相机记录着孩子对父亲的陪伴。 是枝裕和的片子总有一些看完了也不知有什么用的对

...
显示全文

好久没有流泪了呀,可能是因为千万家庭拥有相同的对话吧。 影片讨论了一个并不新鲜的伦理话题:“血缘关系和陪伴产生的亲情二者选一应该如何选择。” 是枝裕和旗帜鲜明的选择了后者。整部戏直叙简洁,讲述了一个日本安逸的中产家庭突然得知他们6岁孩子出生时在医院被抱错而陷入家庭伦理困境的故事。 虽整体归于平淡,但有太多细节让人心颤。沙发里折断的花;庆多第一次寄宿时夹不起饺子努力的样子;琉晴喝可乐时咬烂的吸管;从未拥抱的父子;还有是枝裕和串起整条故事线的两件物品—风筝和相机,在影片开始庆多撒谎说爸爸经常陪我一起放风筝,紧跟着一段充满宗教色彩的慢镜头,小朋友在教室里往天上扔画好的塑料袋,暗示着上流家庭的孩子被困在封闭的屋子里,缺少并渴求着父爱,也对应着后面交换孩子时那段放风筝的画面。相机,它是一件可以记录时间的东西,是感情最有说服力的证明,当影片最后良多从相机中翻出庆多偷拍他睡觉时的照片,从头到尾面无表情的他哭了,这似乎点醒了他—看重的血缘根本比不上陪伴的亲情,成为了击溃他的点。在我看来,这两件物品,风筝代表父亲对孩子的陪伴,相机记录着孩子对父亲的陪伴。 是枝裕和的片子总有一些看完了也不知有什么用的对话和镜头,慢,平淡,淡到感觉不到情感的爆发,可它总能在某个点上瞬间击溃你。这部《如父如子》也不出例外,太多的点击溃了我。 “你终有一天会活成你讨厌的人。” 听起荒谬却又重复被验证。良多本身生在离异的家庭,缺失的亲情让他憎恨父亲,继母,或许他也曾说过,长大后我不会让我的孩子经历这些。几十年后,走向成功的他有着目空一切的“执念“,却也把“执念”带回了家里。把孩子当成自己的镜子,希望他像自己一样奋斗,一样聪明,一样成功,当每次照镜子的时候,他只看到自己,而觉得自己已经望向了镜子。最伤人的不是得知庆多非亲生后想要送走他的决定,而是那句:“果然是这样啊。”良多终于还是成为了不会给予爱的那个人,无法像自己一样走向成功的孩子“果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呀,他终于成为了自己的阴影。 我的父母知道自己想让我变成什么,我希望我为人父母时可以知道孩子想变成什么。 商业性的电影总有个让你泪目的结尾,这个结尾让我心向往之。 庆多第一次到斋木家寄宿,斋木问他“你知道蜘蛛侠是蜘蛛吗?”,庆多呆呆地摇了摇头。最后一幕,两家人走进斋木家,庆多稚嫩清脆的童声响起,他重复了斋木问过的问题“你知道蜘蛛侠是蜘蛛吗。” 良多回答到“不,这是第一次知道了呢。” 这六年他们相互陪伴。 这一刻他们方为父子。 “父亲也是无可代替的工作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如父如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如父如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