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 放大 8.5分

对《放大》中无主题叙事和荒诞叙事的理解

突围
2018-03-08 19:34: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放大》属于Antonioni少有的情节性较强的作品,Thomas对真相的寻找,使得影片有了一些侦探片的类型元素,比他的其它作品更有戏剧张力。

除去这条线,在影片开始的三十余分钟,以及中间穿插的大量情节是无主题的;摇滚乐队的表演、小丑们的狂欢等诸多情节则是极其荒诞的。 那么,导演想借此表达什么呢?

------------------------------------------ 一、无主题叙事 《放大》的故事主要讲了Thomas-Jane-photos-murder,但在这条主线外穿插了一些无关人物和琐事——小丑、同性恋、抗议人群、古董店女老板、两个女孩、画家朋友与他的女友悉数登场••• 这是导演有意为之。导演营造了一个混乱无章的城市,这里的人内心空虚、人际疏离,失去真假判断与自我判断。 这城市里的人可以是滑稽的小丑,不务正业地随大流游荡;可以是那两位女孩,为了名利出卖肉体;可以是画家朋友的女友,对Thomas的关系暧昧不清••• 当然这当中也有Thomas自己,他性格乖戾,时不时干扰正常叙事的进行,而我们永远猜不透他下一步要干什么:可能深入到贫民窟拍照,可能兴致一来就买一个螺旋桨回家,说不清是爱上Jane还是防备Jane,一会儿对这个两个女孩冷漠,一会儿热

...
显示全文

《放大》属于Antonioni少有的情节性较强的作品,Thomas对真相的寻找,使得影片有了一些侦探片的类型元素,比他的其它作品更有戏剧张力。

除去这条线,在影片开始的三十余分钟,以及中间穿插的大量情节是无主题的;摇滚乐队的表演、小丑们的狂欢等诸多情节则是极其荒诞的。 那么,导演想借此表达什么呢?

------------------------------------------ 一、无主题叙事 《放大》的故事主要讲了Thomas-Jane-photos-murder,但在这条主线外穿插了一些无关人物和琐事——小丑、同性恋、抗议人群、古董店女老板、两个女孩、画家朋友与他的女友悉数登场••• 这是导演有意为之。导演营造了一个混乱无章的城市,这里的人内心空虚、人际疏离,失去真假判断与自我判断。 这城市里的人可以是滑稽的小丑,不务正业地随大流游荡;可以是那两位女孩,为了名利出卖肉体;可以是画家朋友的女友,对Thomas的关系暧昧不清••• 当然这当中也有Thomas自己,他性格乖戾,时不时干扰正常叙事的进行,而我们永远猜不透他下一步要干什么:可能深入到贫民窟拍照,可能兴致一来就买一个螺旋桨回家,说不清是爱上Jane还是防备Jane,一会儿对这个两个女孩冷漠,一会儿热情地发生性关系,一会儿又才想起这个谋杀案还没处理。 他的生活也是凌乱的,他与城市里的众人一样,迷失在真实与虚幻之中。徒留内心空虚,而性、毒品、流浪成为了排解空虚的方式。这可能是Antonioni想通过这些琐事传达的内容。 导演特意安排了古董店老板的角色,她是片中唯一一个想要逃离的角色 ——逃离冰冷的城市、冷峻的高墙、重复的无意义的生活。Thomas也尝试过,但失败了。他说:“我想拥有一大笔钱,然后逃跑。”观众或许会想,这伙计又在胡说八道了,而事实是Thomas每一个乖张古怪的行为或台词都在为电影的主题辩护。 同时,影片中人物的台词也不再被作为叙事的主要元素。但不着边际的对话却成为刻画内心世界的重点,比如Thomas暴躁的的胡言乱语、他给Jane讲述 “他的妻子”时的真言假语,杂货店伙计等人对他意外的冷漠。 安氏用凌乱无章的镜头去描述凌乱无章的现代人生活,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现代艺术,把执导无主题叙事这个行为本身变成了有主题的艺术,而这个思想又恰好是电影的主题——真实与虚无。 二、荒诞叙事 荒诞是批判与讽刺的有力工具。Antonioni是现代主义的批判大师,他设计的那些荒诞的情节往往具有深刻的内涵 。 虚假的时尚游戏 Antonioni在个人生活中热爱Jazz和Rock等流行乐,这也促成了他之后作品《扎布里斯基角》(Zabriskie Point)中与Pink Floyd的合作。但安氏在电影中使用音乐不仅是因为单纯的喜欢,正如他关注Pink Floyd的迷幻气质与Hippies运动的联系一样。 在《放大》中,他辛辣地讽刺了社会人对风流的附庸、对自我的丢失。Thomas有幸目睹了那帮摇滚“乐迷”的集会,场面是极其狼狈的。一帮观众麻木地观看着热烈的表演,有点“叶公好龙”的意味。在众多观众里,或许只有两个人是真正爱摇滚的——那对随着音乐跳舞的男女。在MV电影《迷墙》(the Wall)里有类似的处理——镜头对焦面无表情的群像,这无疑是对一种社会性的集体迷失的揭露。 当乐手把琴头扔向人群时,一帮人疯狂的拼抢着,Thomas抢到后跑出去,人群追上来,但没跑多远就没有人追了。看来所谓“热爱”也并非多虔诚多疯狂,只不过是城市人集群的“时尚游戏”罢了。 Thomas跑到街道上,把琴头随意扔到地上。路人经过,捡起琴头又丢在一边。音乐走进城市人的内心,或许只是表象而已。 虚拟的网球赛 有不少人已经无法区分真实与表象,Thomas也是他们中的一个。Thomas曾无限地接近真实,真实却很仓促地溜走了:Thomas通过照片窥探到了真实,决定去寻找真相,本来有机会将“作案证据”牢牢把握住,但却因为自己的“错误判断”让证据被破坏掉,让真实人间蒸发。Thomas失败了,这是他个人的悲哀,更是社会的悲哀,正是因为有了出版商Ron这样的迷失于性和毒品的大众,真实才得不到交流,真相才得不到彰显,人与人的疏离也随着产生 。其中饱含了Antonioni对这个同质化的、体制化的现代社会的无情揭露又无可奈何。 Thomas作出了选择,他捡起了地上本不存在的网球,这是一种妥协。如果说“相信自己的相机,追踪谋杀案”代表他意识的觉醒,“捡起这个网球”则代表他意识的湮灭。非自然音响开始响起,Thomas竟听到了“网球”的声音;镜头也给了他面部特写,他的眼睛随着“网球”左右转动,他已经主动放弃对真实的判断力,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虚拟比赛当中,再一次地迷失了。 Antonioni在片尾将他的观点毫无隐藏地、完全赤裸裸地展现给观众,无论是主线故事还是前面的无主题情节似乎都收系于一点,爆发出来——Thomas的反抗失败了,Antonioni流露出了他对支离破碎的现代社会的悲观倾向。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放大的更多影评

推荐放大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