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病 大病 7.5分

生活大爆炸

调反唱唱
2018-03-08 17:26:53

文_调反唱唱

在美国生活的巴基斯坦人库梅尔爱上了白人女孩艾米丽,这个举动在穆斯林世界大逆不道,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在和1400年的古老文化抗争”。这显然不是一个那么funny的话题,但套用导演迈克尔·肖沃特的话说:“生活再艰难,也不能丢掉幽默”。于是乎,这部[大病]就用来源于艰难生活的幽默感骗来了39亿美元。

对抗父母包办婚姻这种事挺老掉牙的,不过搭上主角来自伊斯兰教国家这个元素,全世界都挺敏感的,卖点自然就出来了。影片开头,库梅尔的脱口秀以“在巴基斯坦生活感觉怎么样”开头,他说“其实没什么不同”,不过是打带有香料的棒球,不过是每天祈祷五次,不过是包办婚姻。虽然是用自嘲的口吻道出的,但就是现实本身,人人都知道这种与众不同意味着什么。作为外黄内白的案例,库梅尔表现得很典型。比如他从来不祈祷,比如说他偏要以爱上白人姑娘来对抗与巴基斯坦姑娘结婚。相比传统的巴基斯坦人相比,已经完全接受美国生活方式的库梅尔,不遵守伊斯兰教规显得没有那么“大逆不道”,甚至是合情合理的。这也同样道出了穆斯林移民美国集体的尴尬,特别是在美国生长的穆斯林新一代,缺乏恪守伊斯兰教规的环境,却不得不因为家庭因素与美国社会保持暧昧的关系,库梅尔的哥哥属于这一种。虽然内心喜欢”火辣辣“的白人女孩,鉴于百分之百会与家庭决裂的压力,也只能和她们到睡完就撤的缘分。

暧昧同样可以用来形容库梅尔对于巴基斯坦的态度。虽然对教规不认同,但他赖以生存的赚钱手段,正是建立在他的身份之上。自己创作的独角戏也好,上台五分钟的脱口秀也罢,库梅尔一分钟也没有离开过特殊的穆斯林身份。与此同时,台下的观众一部分接受了他对身份的自嘲,报以笑声与掌声,而另一部分观众并不接受,轻者发出嘘声,有甚者就像某一个台下嚷嚷让库梅尔”滚回ISIS“的观众那样,当下移民冲突的现状就是如此。

那么暧昧还可以用来容库梅尔对艾米丽的态度吗?最初我们以为是这样。关于这段爱情,导演总是用“假象”来迷惑观众。最开始的一夜情过后,库梅尔开车送艾米丽回家,他们嘴上说着并不想再见对方的话,眼神也一直在躲避对方,当观众被“欺骗”,觉得他们的缘分到此结束的时候,下一个场景是两个人的第二次见面。当我们看到库梅尔不敢与家庭决裂,和艾米丽分手,往后和下一个妹子调情的时候,会以为白白浪费了内心对真爱的期待,但俗套还是没有出现,“大病”来了,库梅尔的爱被鉴定为“忠贞不渝”。虽然爱经历了检验,不过爱情的戏码到此为止,亲情上位。

艾米丽的大病让她的父母闻讯赶来,与此同时库梅尔因为连夜陪伴女友,没法和父母交代夜间去向,最后被逼交代始末。就这样,双方父母同时登场,虽然没有见面,却隔空对抗了一阵子。明线是美国人与巴基斯坦人的价值观较量,暗线是两对双亲对子女的深切爱意,这恰恰是四个人的共通点,也是导演更想要表达的。正是双方父母对于子女的理解与宽恕,他们才能最终站在一起,用两个家庭的力量去对抗“1400年的古老文化”。

撇开显在的移民题材,说[大病]是一部年轻人成长觉醒的电影也不为过。或许库梅尔对抗全世界也要和所爱之人在一起的故事很酷,但最重要的问题不在这里。相比库梅尔的母亲教规怒斥儿子的“背叛”,他父亲的一席话显然更击中他的心“你的问题不是不尊重伊斯兰教规,而是没有责任心,就算是美国梦,也需要去考虑别人的”。所以,觉醒的了库梅尔对初来乍到的服务员大发脾气后诚恳地道歉,所以即便刚刚接到女友临危的电话,也要哭着完成肩负众望的脱口秀表演。

本文刊于《看电影周刊》,转载请务必说明

个人公众号:电影少女放浪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病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