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影余像 残影余像 7.7分

先生,您站在那一边

调反唱唱
2018-03-08 17:02:53

文_调反唱唱

1948年12月,波兰先锋艺术家瓦迪斯瓦夫•斯特热敏斯基在家中作画,当他调好色刚把画笔往画布上落时,画布突然变成红色,整个房间被染色。彼时波兰统一工人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落幕,刚刚令人感到恐惧的血色入侵原是巨幅斯大林画像,它在面街的居民楼挂起,干扰了斯特热敏斯基的创作。面对红色政权不由分说的入侵,斯特热敏斯基撕破了红色画像,放日光入室。

斯特热敏斯基的“造反”引起了当局的重视,他们深扒这位先锋艺术家的反动言论,威胁他若不站到波兰社会主义这边,后果将不堪设想。在艺术极易被政治绑架的年代,艺术家应当迎合当下的意识形态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以上是这部被人物传记包裹的波兰电影所要讨论的核心,一如既往的瓦伊达式诘问。

迪斯瓦夫•斯特热敏斯基是二战前最具有代表性的波兰先锋艺术家,他一手创立了波兰第一座同时也是欧洲第二座现代艺术博物馆。斯特热敏斯基的最大成就即提出了“余像绘画”(即片名Afterimages)理论。所谓余像,即是“人们在直视太阳光或被反射的太阳光等其他光源刺激后,在视网膜上形成的图像。”其实就是视觉暂留,那么放在绘画中,斯特热敏斯基提出:“由于眼睛在观察事

...
显示全文

文_调反唱唱

1948年12月,波兰先锋艺术家瓦迪斯瓦夫•斯特热敏斯基在家中作画,当他调好色刚把画笔往画布上落时,画布突然变成红色,整个房间被染色。彼时波兰统一工人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落幕,刚刚令人感到恐惧的血色入侵原是巨幅斯大林画像,它在面街的居民楼挂起,干扰了斯特热敏斯基的创作。面对红色政权不由分说的入侵,斯特热敏斯基撕破了红色画像,放日光入室。

斯特热敏斯基的“造反”引起了当局的重视,他们深扒这位先锋艺术家的反动言论,威胁他若不站到波兰社会主义这边,后果将不堪设想。在艺术极易被政治绑架的年代,艺术家应当迎合当下的意识形态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以上是这部被人物传记包裹的波兰电影所要讨论的核心,一如既往的瓦伊达式诘问。

迪斯瓦夫•斯特热敏斯基是二战前最具有代表性的波兰先锋艺术家,他一手创立了波兰第一座同时也是欧洲第二座现代艺术博物馆。斯特热敏斯基的最大成就即提出了“余像绘画”(即片名Afterimages)理论。所谓余像,即是“人们在直视太阳光或被反射的太阳光等其他光源刺激后,在视网膜上形成的图像。”其实就是视觉暂留,那么放在绘画中,斯特热敏斯基提出:“由于眼睛在观察事物时是不断转动的,所以我们观察到的不是单个的固定图像,而是一系列重叠的色块。”瓦伊达在电影中运用了这个理论,在斯特热敏斯基抽象画中所擅用的红、蓝两色被大量运用到了电影里,这些色块并非抽象,它们对应的是现实,是现实的物理机制,而非精神层面的经验接受。如前面提到的斯大林巨幅红色挂像;斯特热敏斯基的女儿在母亲葬礼上身着的红色大衣;斯特热敏斯基将白色的花束染成蓝色,当他前往墓地时,这一抹蓝与周围白雪与黑色墓碑形成反差。

影片从斯特热敏斯基生命的最后四年说起,恰逢波兰被苏共赤化的时期。斯特热敏斯基是先锋艺术家,他提倡纯粹的形式主义,这本与意识形态无关,但当时波兰大肆宣扬的是这样一种理念:“这是一个艺术应该激励社会运转的时代,应当追求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艺术,反对缺乏意识形态的形式主义与愤世嫉俗的艺术”。换言之,不去宣扬意识形态的艺术,是工人阶级的敌人。当局的意图与其说,是在绑架艺术成为政治观点的传声筒,不如说是在逼迫艺术家们选择社会阵营,由此铲除所谓的阶级敌人。

朋友或者是敌人,这样简单粗暴的二分法放在艺术领域其实是荒谬无知的。在斯特热敏斯基第一次被请去喝茶的时候,文化局的官员念了一段斯特热敏斯基在报上发表过的话:“政治与艺术的界限已然消失,两者包含的罪恶都被同一个邪恶组织所垄断……他们的所有行为都成为公平的阻碍”。斯特热敏斯基解释道:“这不是针对你们的,我说的是1939年与德国一同瓜分波兰的苏联。”还有一次,官员派人将斯特热敏斯基为咖啡馆设计的名为“殖民剥削”的作品毁坏,声称它所传达的理念与社会主义所提倡的现实主义相悖。但实际上,设计中是三个背负重担的非洲劳工,这件“批判”资本主义的作品简直是又红又专,当局却不分青红皂白,将斯特热敏斯基的所有作品都一竿子打死。

那么,斯特热敏斯基真的对现实漠不关心吗?并非如此,在创作初期,他曾在报纸上发表过这样的观点:“我们希望艺术家的作品是极度现实的,从来也不存在,也不会存在什么中立的艺术。”那是1919年,斯特热敏斯基还相信艺术可以为社会变化服务,为何现在却把自己埋在抽象画中鼓捣艺术理论呢?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说:“凡可说的,都是可以说清楚的;凡不可说的,应当沉默。”当艺术被现实支配时,斯特热敏斯基选择了沉默不语。

斯特热敏斯基的政治观点到底是什么?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这些都不是重点,请看他的名言“对于爱与艺术,最多也只能倾己所有”。瓦伊达所要强调的,是斯特热敏斯基在生命中的最后四年中是怎么与劫难力搏的。纵然抗争失败,但斯特热敏斯基为了他一生视为珍宝的艺术与爱肉搏的姿态依旧动人。为电影艺术奉献一生的瓦伊达又何尝没有因为“反动”题材([大理石人]、[铁人]、[婚礼]等)而遭遇斯特热敏斯基一样的困境呢?

本文刊于《看电影周刊》,转载请务必说明

个人公众号:电影少女放浪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残影余像的更多影评

推荐残影余像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