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之界 泥土之界 7.3分

这个世界还存在愚昧和困苦

调反唱唱
2018-03-08 16:40:11

文_调反唱唱

[泥土之界]发生在1940年代的密西西比农场,一个宛如雨果笔下的“悲惨世界”,在那里对妇女的践踏、对黑人的偏见、对法律的漠视,像埋在棕色泥土之下的尸骨一样层叠堆积,令人发怵。

逃离失败

1940年代,美国加入二战,加快了法西斯的灭亡。与国际冲突并行的,是美国国内同样无法忽视的民族内部矛盾。[泥土之界]意图将人们的视线从二战战场拉到生活在美国南方农场的两个家庭中去,在迪·里斯看来,国际战争不比民族矛盾更为可怕。电影用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交织的手法,将那个悲惨年代在两家人火药味不断的冲突中渐露。

白人农场主家庭中的父亲是3K党成员,对黑人带有强烈的不可更改的种族偏见。家中的长子亨利与父亲颇为相似,霸道、粗鲁、蛮横,对黑人以及妇女极其不尊重。二儿子杰米与哥哥、父亲不同,他潇洒、崇尚自由、文明,对世界抱有理想主义的幻想。亨利的妻子劳拉大学毕业,因急于摆脱父母的监控,嫁给了并不喜欢的有钱人亨利。另一个家庭是黑人佃农哈普一家,家中的父亲是一名朴实本分的农民,母亲为农场主一家料理饮食起居,夫妻俩共同抚养四个孩子,其中的长子朗赛尔热

...
显示全文

文_调反唱唱

[泥土之界]发生在1940年代的密西西比农场,一个宛如雨果笔下的“悲惨世界”,在那里对妇女的践踏、对黑人的偏见、对法律的漠视,像埋在棕色泥土之下的尸骨一样层叠堆积,令人发怵。

逃离失败

1940年代,美国加入二战,加快了法西斯的灭亡。与国际冲突并行的,是美国国内同样无法忽视的民族内部矛盾。[泥土之界]意图将人们的视线从二战战场拉到生活在美国南方农场的两个家庭中去,在迪·里斯看来,国际战争不比民族矛盾更为可怕。电影用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交织的手法,将那个悲惨年代在两家人火药味不断的冲突中渐露。

白人农场主家庭中的父亲是3K党成员,对黑人带有强烈的不可更改的种族偏见。家中的长子亨利与父亲颇为相似,霸道、粗鲁、蛮横,对黑人以及妇女极其不尊重。二儿子杰米与哥哥、父亲不同,他潇洒、崇尚自由、文明,对世界抱有理想主义的幻想。亨利的妻子劳拉大学毕业,因急于摆脱父母的监控,嫁给了并不喜欢的有钱人亨利。另一个家庭是黑人佃农哈普一家,家中的父亲是一名朴实本分的农民,母亲为农场主一家料理饮食起居,夫妻俩共同抚养四个孩子,其中的长子朗赛尔热爱文学、性格叛逆。一家人穷困潦倒,常年受到农场主家庭的欺凌、冷遇和侮辱。

在全片这几个主要的人物中间,有极善的人物,如哈普和他的妻子,也有极恶的人物,如亨利和他的父亲。至于劳拉、杰米和朗赛尔则处于道德暧昧的灰色地带,善恶美丑并存,比单纯的恶与善更加复杂,也是本片着墨最多的三个主人公。他们都多少带有与当时生存环境不匹配的“文明思想”,因为在种族歧视相当严重的美国南部,自然环境恶劣,人们精神狭隘,这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逃离故乡的想法。

结束了与势利父母常年的羁绊,嫁给了亨利,可以视为是劳拉的第一次逃离。可是她与丈夫之间无爱可言,即便勉强作为生活伴侣,也无法正常沟通,他们之间的隔阂,是价值观上的。当这一家子搬到农场居住时,亨利嫌钢琴碍事,企图丢弃,劳拉坚决反对:“这是家里唯一一个象征文明的东西”。正因为此,劳拉才会把希望寄托在同样崇尚文明、尊重女性权益的小叔子杰米身上。可是,杰米无法承受住劳拉的期望。

杰米在二战时担任战斗机飞行员,当他死里逃生侥幸归来,看到的是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人们互相憎恶,故乡潜藏的恶意让他一时无法适应,整日酗酒,无所事事。对爱的追求在雨果的《悲惨世界》里意味着对未来的追求,对光明的追求。可是在[泥土之界]里,善良与爱都是人们埋葬自己的坟墓,劳拉想要通过爱情拯救自己,逃离密西西比,可她对黑人的善良,对杰米的爱意,统统违背了当地的价值观,他们虽然皮肤是白色的,可是同样被密西西比的白人群体视为仇敌,这一切注定了逃离的失败。

黑人佃农的大儿子朗赛尔也是从战场归来,丛军的岁月使得他在长期种族歧视的压迫下终于松开了一口气。战争给他带来的是身份的转变,一席帅气的军衣下,他从世代耕作的农民子弟变成了代表正义的人道主义卫士,在德国他甚至爱上了一名白人姑娘。当战争结束,朗赛尔回到密西西比,脱去军衣,他不得不只能从商店的后门出入,面对比真枪实弹的战争更为庞大的仇恨。根深蒂固的阶级意识让他小心翼翼地接受,来自杰米与劳拉的好意,可是他知道这两个人无法拯救自己。当他接到德国姑娘的来信,信中提到两人的孩子时,他以为逃离的契机终于到达。可是,这封信却落在了3K党手里,成为他企图污染白人群体的“肮脏罪状”。为此,他们行私刑吊打朗赛尔,将他的舌头割掉,本片的第二次逃离亦以失败告终。

弑父成功

白人农场主父亲,亲率3K党一群乌合之众,从身体与精神上侮辱虐待朗赛尔,最后剥夺了这个黑人孩子说话的权利。[泥土之界]里罪孽深重的这个人,最后没有死在复仇的黑人家庭成员的手上,反倒是被自己的小儿子杰米蒙在枕头中窒息而死,这一弑父之举,成为本片最精彩的高潮部分,也痛痛快快地撕裂了盘踞在美国南方已久白人权威。

电影开始于兄弟俩雨中埋葬父亲的棺材,这发生在杰米弑父之后。亨利在掘坟时发现了脑部中枪的黑人白骨,他拒绝将信奉种族主义的父亲埋葬在这个坑里,这时杰米愤怒地回答:“快点吧,我们没有时间了”。粗暴蛮横的大儿子亨利对父亲的权威相当顺从,他的行为举止可谓是对父亲性格的延续。但杰米则完全不同,他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内心渴望用爱与信仰改变世界。这样一个价值观正确的人,做出弑父的举动,多少让人出乎意料。

弑父行为自古以来带有浓烈的悲剧色彩,在很多作品中被认为是不道德的。马尔库塞在《爱欲与文明》里写道:“对父亲的反叛也就是对生物学上得到合理证明的权威的反叛,杀害了父亲也就破坏了集体生命的秩序,反抗者对整个集体,因而也对他们自己犯下了罪”。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中,弑父同样被认为是伦理道德沦丧的悲剧,老陀将努力用宗教信仰力量压抑自己弑父欲的阿廖沙视为理想的人物,唾弃卡拉马佐夫家庭中的其他几个儿子,特别是行动上的实际弑父者斯麦尔佳科夫,认为他必须背负上帝的惩罚。

但是[泥土之界]却颠倒了道德沦丧与成为弑父者这组因果关系。正如马尔库塞所言,弑父意味着对权威的反叛,是对集体的反叛。当父亲的权威代表的是让黑人受尽痛苦和凌辱的旧秩序时,杰米的弑父行为就是对传统秩序的反叛,是建立新秩序的革命行为。从道德领域上看,杰米的弑父不能算得上是传统意义上的弑父。因为片中的父亲没有给杰米带来任何快乐,当他从战场返回,父亲关心的只是他的军衔。农场的继承者是亨利,杰米没有权利继承父亲的财产。当杰米与黑人朗赛尔成为朋友的时候,父亲绑架了朗赛尔,派人殴打杰米,逼迫杰米亲眼看着朗赛尔受刑。可以说,对于杰米而言,父亲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对他的人生也没有起到任何有利的引导,杰米对于弑父也不可能有任何悔意。在这里,杰米的弑父行为超越了个体意义上的对父权的反抗,也超越了对伦理道德秩序的反抗,直接上升到了对阶级秩序重建的诉求上,具有社会改革的意义。

如果杀害3K党头领的是黑人,依靠黑人非理性的暴力反抗,将老实的农民变成反叛者,将被凌辱被损害的受害者变成杀人者,就能解决种族歧视的问题吗?或许这样只能被认为是愚蠢的“感情冲动”,就像美国犹太籍左翼文学评论家欧文·豪,批评黑人作家只能以“带着无法排遣的痛苦和凶猛来从事创作的愚蠢行为”一样,冲击力不够。而当从白人内部中站出来的,具有良知的自由主义者,从人道主义出发杀害了自己所在阶级的权威时,也从内部瓦解了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思想,唯有这才使得这部作品具备了彻底击垮种族主义噩梦的力量。

本文刊于《看电影周刊》,转载请务必说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泥土之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泥土之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