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 白夜追凶 9.0分

居然没人吹周巡,那我只好撸袖子自己来了

北溟鱼
2018-03-08 16:31:56

周巡,一头遮眼自来卷,时而蓬松如短毛拖把,时而抹了二两发油精心造型如梁欢,时而黏在脑袋上,厚厚一层,发出非常可疑的油光。脸上坑坑洼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糙老爷们儿抽烟喝酒不护肤。

训起新人警员跟孙子似的,二里地外都听得见。一巴掌拍桌子上,姑娘连人带椅子一齐摔地上。“那个周什么什么,你再把人跟丢了哪里来回哪里去。”——人名字都懒得记。但支队被持枪杀人犯入侵,单枪匹马赶回队里的时候,他还记得反复提醒人姑娘,藏好了!等着增援到达再一起冲进来,看见嫌疑人就开枪,不用示警。话台和枪一道全塞给那名字都懒得记的姑娘,自己只拿着一支手电筒就冲进了黑暗里。

不屌全宇宙,怼天怼地怼领导。市局领导让他协查多年的同事和领路人老关,丫桌子拍得哗哗响吼着“有本事让施广陵来抓我”。升了队长没几天,对着资历年岁都比他大的副队长老刘,慢条斯理恶心人家,让人叫他“周队”。人前人后叫人“棒槌”,整天嚷嚷着我跟刘长永不和都多少年了!但是,老刘追查黑警有了重大进展,一路跟进的时候,他又拍桌子打板凳地让人别管——你是有儿有女的人,别来淌这趟浑水!轮到他自己,领导担心他的安全,他轻描淡写一句,那看我造化了呗。

被人

...
显示全文

周巡,一头遮眼自来卷,时而蓬松如短毛拖把,时而抹了二两发油精心造型如梁欢,时而黏在脑袋上,厚厚一层,发出非常可疑的油光。脸上坑坑洼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糙老爷们儿抽烟喝酒不护肤。

训起新人警员跟孙子似的,二里地外都听得见。一巴掌拍桌子上,姑娘连人带椅子一齐摔地上。“那个周什么什么,你再把人跟丢了哪里来回哪里去。”——人名字都懒得记。但支队被持枪杀人犯入侵,单枪匹马赶回队里的时候,他还记得反复提醒人姑娘,藏好了!等着增援到达再一起冲进来,看见嫌疑人就开枪,不用示警。话台和枪一道全塞给那名字都懒得记的姑娘,自己只拿着一支手电筒就冲进了黑暗里。

不屌全宇宙,怼天怼地怼领导。市局领导让他协查多年的同事和领路人老关,丫桌子拍得哗哗响吼着“有本事让施广陵来抓我”。升了队长没几天,对着资历年岁都比他大的副队长老刘,慢条斯理恶心人家,让人叫他“周队”。人前人后叫人“棒槌”,整天嚷嚷着我跟刘长永不和都多少年了!但是,老刘追查黑警有了重大进展,一路跟进的时候,他又拍桌子打板凳地让人别管——你是有儿有女的人,别来淌这趟浑水!轮到他自己,领导担心他的安全,他轻描淡写一句,那看我造化了呗。

被人设局谋杀,放光了刹车油,危急时候一头撞上路肩,掩饰着劫后余生的大喘气儿打给小弟,说是“抛锚”了。惊魂未定坐在办公室,先来包零食压压惊。面对彻查全队的建议,摇摇头,不要声张。

……

周巡这个角色的功能,一望皆知:主线剧情上,在最后的终极反派大boss出现之前,他是给主角(明暗兄弟)制造障碍的反面主角,时不时对“杀人疑犯”关宏宇的去向旁敲侧击,甚至利用查案,顺水推舟侦查兄弟俩,数次追击和狭路相逢,差点儿拆穿俩兄弟,保持主线的压力。

一系列凶杀案的支线剧情上,他是传统的性格迥异的“双男主搭档”里面插科打诨卖萌打架掏垃圾桶的,负责“捧哏”。是花生之于夏洛克,Wilson之于House,Miles之于Joseph。

白夜追凶是个强情节的戏,主要靠破案,塑造复杂有多面性的人物与成长不是首要任务。编剧也不善于(不愿意)在跑情节的时候塑造人物。弧光啊,复杂性啊,都随缘,写得着就写,写不着就算,反正福尔摩斯和波罗也没啥弧光……恶果就是,需要拿人物关系来做基础开展重头戏的时候,得特意安排一段强调兄弟感情而抻出来的冗长“雪地同行”片段——弟弟要在明知哥哥陷害他的情况下心甘情愿去顶罪了,得铺垫一下兄弟俩(弟弟单箭头哥哥)的深情厚谊。

有人讲,潘粤明演了四个人物,关宏峰关宏宇以及伪装对方的兄弟。事实上,明暗两兄弟都是相当扁平的角色,哥哥心思细密而阴郁,弟弟聪明活泼混不吝,假设没有“孪生兄弟身份互换”这个漂亮的人物关系,这俩角色都单薄到无聊。但因为有了这层人物关系,潘粤明可以在“身份”的变化里展现人物的多变性。所以与其说演四个人,不如说是把一个人的不同面向劈了出来,放在两个“身份”上。

人物不讲究,就出现了许多“挥之即来”的没有性格动机模糊的人物,甚至不是什么功能性的“扁平人物”,顶多算“金手指担当”——明暗兄弟老巢被监控了,便有酒吧老板娘提供场地;没有了解现场的渠道,就有监控黑客小胖子;被追得无路可逃了,连编剧的杰克苏自我,传说中头脑发达四肢更发达,还在柬埔寨打过红色高棉的韩彬都能及时出现搭救明暗兄弟。

人物没有充分展开,剧情矛盾就没完全张开。

兄弟之间的张力不足,所以明暗兄弟更像一人两面,而不是有自我诉求的两个完整人物。在这样一件蹊跷的凶杀案之后,弟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杀了人,却从没察觉哥哥知道许多没有告诉他的信息。甚至弟弟已经确定哥哥就是陷害他的“凶手”时,只是打一顿完事——甚至都没影响任何的剧情——就又屁颠屁颠去帮哥哥顶罪了。信任被无限放大,却没有足够的怀疑。甚至前期“我拿你当亲哥,你拿我当表弟”的性格展现/生活摩擦后面也丢了。

正义与邪恶,警察与大boss的这组矛盾,写成了一个天坑………………

没想到啊,在王泷正放松但准确的话(天)剧(津)腔调,导演对于烫头帅哥的青睐,以及编剧对刑侦支队长一以贯之的爱意作用下,关家兄弟和周巡,一个躲一个追,还要在同一个屋檐下协同办案的这一组关系,成了本剧跑得最欢脱的矛盾。周巡这捧哏的,也成了本剧最有意思的角色。

关宏峰回警队协助办案是想看案卷,周巡一边咬牙点头,转过身就让案卷“被”老关的死对头老刘拿走了;关宏峰被怀疑变节,周巡一边打着包票扔了协查通告,一边明里暗里派人盯着老关家。

关宏峰,是他相识十五年的老同事,让他从一个一言不合就拳头伺候的二愣子变成一个有勇有谋的刑警。他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老关围巾的颜色,他请他吃过的那顿饭,汤是什么味道,在十五年后,他都还清楚记着。

他是十五年前照进他黑暗人生的光,他习惯性地跟随他,保护他,信任他。没有十五年前关宏峰的搭救,周巡现在恐怕就是城市哪个犄角旮旯里的小混混。

他心里一直记着这个情。他每次把老关俩兄弟逼到悬崖边了,却又不能看着老关掉下去。两次跟关宏宇的缠斗,周迅都没有下死手。甚至在摊牌的那天晚上,他也没做好抓捕的决定。

周巡是个某种意义上的“亡命之徒”,没老婆没娃,活一天赚一天。哪里危险哪里就有他,他真心想要抓的人,哪怕拼着自己命不要,也要剐下你一层皮来。抓杀人犯帮凶,却差点被帮凶一枪毙了;抓枪贩子,被当胸开了一枪,枪炸膛拣回一条命来;刹车油被放干净,差点车祸。他自己说,没把性命别腰上,不敢干这活儿。

他的“亡命”从前是一种对社会对自己的不满,后来,是为了理想的一腔热血。

为了人民和财产安全——听着多可笑啊,但他还真信。

十五年前,老关被人讹诈,却因为怜悯讹诈的老人天寒体弱而甘心掏钱。周巡冲上去,问的是“对不对”,而老关教他的是“有没有用”。

后来他学会要“有用”,要虚与委蛇,但他也从来没放弃过对“对不对,好不好”的追问。所以,他厌恶一身官腔味道的老刘,哪怕是他最敬爱的老关,他的兄弟犯了事,他也要把他当做窝藏包庇的嫌疑人审查。

说起来叫人不相信,但周巡是白夜追凶里最有理想,最热血的角色,明明中年发福,却还是像个无所畏惧的年轻人。

下面要专门吹嘘一下王老师的表演,让周巡这个本身就很有看点的角色彻底成了本剧得“捧哏”担当。

白夜的剧情总体十分压抑沉重,关宏宇倒是很适合插科打诨,但本性稍微暴露双簧就演砸了,于是逗你开心的戏份儿全压给了周巡。王老师在完成人物功能之后,还顺手发挥,给了周巡许多生活化的片段,松快了剧集本身过于环环相扣的工整,成了片子的“气口”:

按摩店里甩起一口天津话给老板娘套磁;骗嫌犯开门的时候一口掷地有声的河南串河北话;坐在沙发背上指挥若定,帅不过三秒就倒栽葱摔了下去;伪装雇主给杀人犯打电话,讨价还价,一秒入戏:人讲,我给你多杀一人又没问你要钱,周巡调门儿一转,加他么屁钱!案发现场血淋淋的床垫边上一袋受害人拆了封的牛肉干,抓起来就吃;踹门一脚没踹上,训实习生,反被人慌张之下砸了一拉锁……就连最后八分钟的超长自白,也一不小心就把烟灰抖身上了……

我说导演/编剧爱周巡(王泷正)不是胡说的啊,要不然这八分钟超长表白放那儿合适吗?按着前面的节奏,八分钟够几个反转了您数数!罪案大片儿看得好好的忽然插播了一条文艺片?

然而再不合适,它这自白成全了周巡这个角色。他和老关的前史,他对于这件案子复杂的心情,他对于职业的理解都有啦!

看周巡对着老关表白,脑子里是倾城之恋里范柳原对白流苏的那一句:你……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

对于周巡,对于老关,都是如此。十五年前他们未必料到今天,拍张照片就能做警民一家亲宣传画的成了嫌犯,只会打人的终于晓得不动声色。有心够聪明远不够除暴安良,凝视深渊,深渊必定回以凝视。要拯救,便不能一尘不染隔岸观火。所以军火案的最后,林佳音对老关说,你最好不要变得跟他们一样丧心病狂。

正义与理想,哪怕实现了,也叫人感到酸涩。这算是编剧最后力挽狂澜在人物塑造上拼命加buff吧……

虽然我挺嫌弃这飞来一段,但因为那句”十五年啊,艹,我居然没交下你这朋友”我给重看了三遍……(啊~好喜欢王老师这字正腔圆骂脏话还带口水音的口条儿)

鉴于周巡这个角色已经写得这么圆乎感人有代入感了,不是说黑恶势力已经渗透到长丰支队高层了吗?就他吧!请编剧听到我的呼唤,在第二季让周巡黑化吧!

33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0)

查看更多回应(10)

白夜追凶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夜追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