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度飞 五十度飞 5.2分

三八快乐!

2niu
2018-03-08 15:06:13
Blimey knobber cunty dim-twat carpet-munching poopenshaft! Just when you think this shite couldn't possibly get any worse!

一年一度的踏雪寻梅的姨妈红节日,这会子地上虽然没有雪也没有梅,但戏园子里准时按着节气在做着“格雷五十色之化肥挥发会发灰”。现在在做第三集也是最后一张了,名曰≪格雷小灰灰之老娘我要跟你飞呀飞≫。

女同事们和我的约定俗成是:她们几个真爱粉先各自单独上戏院先看一遍,再各自约了要好的女朋友看一遍,第三遍或第四遍才会带上我这种存心捣乱的或者纯粹好奇的另几个再去一次。反正台词都快会背了,不用担心捣乱作怪的人大呼小叫地砸场子。所以今天同去的还有个直出天际的钢铁小直男。我问直男说你发了什么神经病要去戏院里受这种折磨,他比较不好意思承认道你看哦戏院里那么多直女,个个看得面目潮红脸热心跳呼天抢地,说不定会有好运气的,况且莊臣的奶子形状还美。

<图片1>


倒也是。连我这种存心拆台的都可以去里面找娱乐,直男的理由更说得通。而且屁股奶子就是屁股奶子,只要是年青健美的而且自愿的,就富含积极的色欲和一种健康的泥土气息的下流,一点不会给人猥琐的不适感,虽然多南








...
显示全文
Blimey knobber cunty dim-twat carpet-munching poopenshaft! Just when you think this shite couldn't possibly get any worse!

一年一度的踏雪寻梅的姨妈红节日,这会子地上虽然没有雪也没有梅,但戏园子里准时按着节气在做着“格雷五十色之化肥挥发会发灰”。现在在做第三集也是最后一张了,名曰≪格雷小灰灰之老娘我要跟你飞呀飞≫。

女同事们和我的约定俗成是:她们几个真爱粉先各自单独上戏院先看一遍,再各自约了要好的女朋友看一遍,第三遍或第四遍才会带上我这种存心捣乱的或者纯粹好奇的另几个再去一次。反正台词都快会背了,不用担心捣乱作怪的人大呼小叫地砸场子。所以今天同去的还有个直出天际的钢铁小直男。我问直男说你发了什么神经病要去戏院里受这种折磨,他比较不好意思承认道你看哦戏院里那么多直女,个个看得面目潮红脸热心跳呼天抢地,说不定会有好运气的,况且莊臣的奶子形状还美。

<图片1>


倒也是。连我这种存心拆台的都可以去里面找娱乐,直男的理由更说得通。而且屁股奶子就是屁股奶子,只要是年青健美的而且自愿的,就富含积极的色欲和一种健康的泥土气息的下流,一点不会给人猥琐的不适感,虽然多南和莊臣都不是我的菜。两个演员又还大眼睛眨巴眨巴有种人畜无害的纯真感,那么编剧导演再怎么由着性子胡来也看得下去吧?

<图片2>


戏院里我和公司里另一个工作小组的女经理并排坐着,开始我们还大呼小叫地起哄鼓掌怪叫,渐渐地有点闹累了,再接下去我都懒得笑了,最后半小时我憋着一股股冒起的怒火一声不吭地看完,心想这剧情和逻辑也亏得是在北美,放中国的话,豆瓣上那帮人一早把编导一家老小拖出去点天灯了。

且不说各种胡言乱语语无伦次的漏洞,什么左右脸颊各挨了一记耳光、隔一天再看眼眶却青肿起来之类,单是里面的所谓虐恋情结——都说北美受过些教育的小姐们喜欢读≪达芬奇密码≫,没受过多少教育的主妇们喜欢读≪阿灰五十色≫,都是因为不可能自己会去亲身体验到的刺激感——可说好的SM呢?第一集里她被他用手狠拍了6下屁股。第二集里我记不清哪个情节算SM了——某次晚宴出门前被他塞了个跳蛋进去?遥控器还攥在他手里?这第三集的无耻的坑蒙,已是到了丧心病狂的境界:冰淇淋糊在奶头上逼毛上舔几下也敢叫做SM?她她她她她他妈的还居然敢叫嚷出safe word,safe word居然还敢是他妈的“red”、而且居然还是振动棒隔着蕾丝花裤衩在裤裆里蹭了几下的时候?你你你你你还他妈好意思说自己这是耍SM?!要不要一点点脸皮的呀?!要不要脸皮再厚点,去称个帝然后再向全世界宣布这是全国人民的民意所向算了。

人类文明有史以来长得最像过气脱星的女建筑师
人类文明有史以来长得最像过气脱星的女建筑师



在Pickle Barrel吃晚饭时大家讨论到这一幕,我又忽地怒火攻心,上面的一串英文秽语哇啦一嗓子爆了出来。气急败坏之下,出来的居然还是Cockney口音,而且每一个下面出来的词还比上一个高了八度。旁边一个跑来跑去的六七岁小男孩大约吓了一怔,搂着他的乐高小卡车怯怯地坐回他父母身边去了。

气急败坏地把面前那整一升的啤酒咕嘟嘟灌了下去,然后我含羞地招供了这三年来看五十度灰的初衷:我就是好奇还有不理解,文字好的故事编的不穿帮的多得是,凭什么那个英国肥婆主妇E.L. James就能一夜暴富赚得盆满钵满?妇权平权女性主义吵吵这些年了,难道一点留痕都没有?朴素的唯物主义真的就这样没有品味?

好吧我闭嘴。多喝酒,少吱声儿。
好吧我闭嘴。多喝酒,少吱声儿。



我们望地铁站走在路上抽着烟。小直男说你其实也不必这样气急败坏:现在好些女人经济上人格上努力地去做到独立,但是再亚马逊些的多毛悍妇,身里心里也还是会累的。都想有个有钱有势的陪小心来宠着捧着,那个有钱佬如若再加上屁股奶子脸蛋儿粉嫩,那就是终极的性幻想,连老娘我这般钢铁直男都会偶有公主梦的。哪个不希望被人宠爱着。

我气消了些,暂且忘却了E.L. James暴富的世事不公,预备明日老实上班去努力挣钱、养活自己和傻儿子。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钱够多的话就不会有这样愚蠢的不切实际的幻想。结论是我并不比安娜和E.L. James清高多少。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五十度飞的更多影评

推荐五十度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