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现实

暖暖
2018-03-08 14:03:41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精彩的电影,整片中战争场面一环扣一环,情节的曲折,精巧的伏笔,精彩的场面,处处抓心,全程无尿点,从头至尾都紧抓观众的心,使得不一气看完都无法松气。 相对于电影,我更关心电影背后真实的历史。下面我就做一下百度党,将与之相关的材料搬运一下,不喜者可以关闭页面了。 所 谓“孤独的幸存者”,是指发生在2005年6月28日至7月11日期间,发生在阿富汗的一段真实战事。当时美军为了击垮一支塔利班武装力量,派遣4名“海 豹”突击队做先遣观察,打算在随后的攻击中一举消灭这支塔利班武装。但不幸的是,侦察队被当地的三名放羊的农民看到,随后他们报告了塔利班武装力量,招来 大批塔利班围剿,4名海豹最终仅幸存一名,三名美国战士在战争中战死,连同前来搭救的美国军队中的牺牲者,共19名美军战士阵亡。这部电影就是根据唯一幸 存者马库斯·鲁特雷尔的回忆录改编而成,将这个海拔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钩沉而出。 具体的经过如下: 2005年6月28日 前,美国得知一名名叫本·沙马克的塔利班将领正潜伏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交界处库纳尔省阿萨达巴德村庄附近,这名将领多次策划恐怖袭击任务,被称为“高价值 目标”。于是被美军列入定点清除名单。美军打

...
显示全文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精彩的电影,整片中战争场面一环扣一环,情节的曲折,精巧的伏笔,精彩的场面,处处抓心,全程无尿点,从头至尾都紧抓观众的心,使得不一气看完都无法松气。 相对于电影,我更关心电影背后真实的历史。下面我就做一下百度党,将与之相关的材料搬运一下,不喜者可以关闭页面了。 所 谓“孤独的幸存者”,是指发生在2005年6月28日至7月11日期间,发生在阿富汗的一段真实战事。当时美军为了击垮一支塔利班武装力量,派遣4名“海 豹”突击队做先遣观察,打算在随后的攻击中一举消灭这支塔利班武装。但不幸的是,侦察队被当地的三名放羊的农民看到,随后他们报告了塔利班武装力量,招来 大批塔利班围剿,4名海豹最终仅幸存一名,三名美国战士在战争中战死,连同前来搭救的美国军队中的牺牲者,共19名美军战士阵亡。这部电影就是根据唯一幸 存者马库斯·鲁特雷尔的回忆录改编而成,将这个海拔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钩沉而出。 具体的经过如下: 2005年6月28日 前,美国得知一名名叫本·沙马克的塔利班将领正潜伏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交界处库纳尔省阿萨达巴德村庄附近,这名将领多次策划恐怖袭击任务,被称为“高价值 目标”。于是被美军列入定点清除名单。美军打算派遣一支小分队潜伏在阿萨达巴德村附近的山里,以侦查沙马克的行踪,在确认目标之后将由驻扎在巴格拉姆空军 基地的主力部队前往清缴,整个行动被命名为“红翼行动”。 行动于6月28日凌晨正式发动,美军计划先由直升机利用夜幕的掩护将四名海豹特 战队员送至目标区域外围,再由队员自己进入潜伏地点。前期计划执行的可谓完美,四名特战队员顺利摸到了阿萨达巴德村附近,寻找到了有利地形潜伏起来,并顺 利侦查到了本·沙马克的行踪。只是山区的信号不太好,小分队与总部的联系电话不能沟通,唯有等待时机,等与基地联系上之后,大部队前来。之后就是一顿狂轰 滥炸,四名队员就可以安全离开了。 这四名海豹特战队由迈克·墨菲上尉担任指挥,率领马修·阿克塞尔森、丹尼·戴兹与马库斯·鲁特雷尔组成。在行动中,墨菲做统筹,马修·阿克塞尔森与马库斯·鲁特雷尔担任狙击手,丹尼·戴兹负责无线电通讯,同时马库斯还兼任军医。 四名小分队因为原定为非参战队员,而仅仅是侦查员,所以他们的装备中并没有携带防弹头盔,而只是轻便的塑料伞盔。就像上面说的,他们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四位队员的心理都相当轻松,还相互开着玩笑,就等着凯旋而归了。但意外不期而至,在他们埋伏的区域,三位阿富汗牧羊人悄然而至,并与队员们正面撞了正着,三位牧羊人包括一位老人、一名儿童以及一位中年人。在四位队员制服住了阿富汗牧羊人之后,他们开始协商解决办法。 指挥官墨菲也无法下定论,于是决定由投票来定下三位阿富汗的去留与生死。首先丹尼·戴兹决定弃权,而马修·阿克塞尔森则主张杀死这三位牧羊人,以确保任务继续进行下去,而迈克·墨菲则主张放牧羊人回去,并提前取消行动,小分队撤回安全地区让基地派机接走队员。关键投票到了马库斯身上,他说:“我可不想进监狱。”因为牧羊人是非战斗人员,战争中故意杀死平民的行为是违法行为,所以马库斯也决定放牧羊人走。根据民主投票,牧羊人被放了,队员们也决定开始撤退。 但是,牧羊人迅速就背叛了美国人。在之后不久,就有大约150人到200人之间的一支塔利班武装人员身携AK47包围了上来。战斗不可避免,四名队员M4与MK12进行抵抗。 为了迅速与基地取得联系以寻求武力支援,负责无线电通讯的丹尼·戴兹一直位于小队中地势比较高的位置,不停的尝试和基地取得联系但都没有成功,这里的信号实在是太差了。但他的这种暴露自己的行为,使他先后三次被子弹击中,但在身中5弹后仍坚持作战,直到第六颗子弹直接击中他的头部后阵亡。 指挥官迈克·墨菲在战斗开始后不久就被击中胃部,受伤后他继续指挥小队进行反击。由于丹尼无法和基地取得联系,墨菲毅然决定爬出自己躲藏的掩体,爬到山顶开阔处通过卫星电话向基地求救。虽然最终信号终于发出,但由于暴露在开阔地带的塔利班火力之下,墨菲又先后被击中胸部和背部,阵亡在爬回掩体的路上。 剩下的两名队员马库斯·鲁特埃勒在相互掩护中边走边打。后来,在撤离中两人分离,其中,马修·阿克塞尔森一方在战斗中最先胸部中弹,后来又在头部受致命伤害,在又坚持向塔利班武装人员射击了大约2个弹匣后阵亡。 而马库斯·鲁特雷尔则在战斗中被一枚在他身边爆炸的RPG火箭的弹片击中全身多处,并震落到一个隐蔽的山谷失去知觉,但他也因此幸运地躲过了塔利班武装的追击,在艰难爬行很长一段距离从山上撤下来。他只身杀出重围,但忍着伤痛爬了一夜的他也是筋疲力尽,因为缺水,他不得不去添自己的汗液。第二天29号早上,他好不容易发现了一条小溪,就在他贪婪地喝水时,发现溪对面站着一个拿着AK-47的阿富汗村民。那个阿富汗人看着他,伸出一个大拇指,直说:“美国人,OK!”然后他叫来几个阿富汗村民,取走他的MK12步枪,将他抬到了自己的村里,将保护了起来。 在墨菲将求救信号发出之后,28日傍晚,搭载着救援部队的MH-47 “支奴干”运输直升机便飞往库纳尔。机上共16人,其中8人是“海豹”突击队员,其中包括墨菲他们的直接上司埃里克·S·克里斯坦森,另外8人则是第160特种航空团的机组人员。与此同时,另一只特种小分队也前往库纳尔做地面接应。28日,库纳尔连降暴雨,在天色微亮中到达营救地点的“支奴干”还没来得及降落,就被早已埋伏在树林里的阿富汗武装分子用RPG-7火箭助推榴弹击中。被击中的“支奴干” 勉强飞行了一英里,最后在一个山坡上迫降。然而不幸的是,这个山坡十分陡峭,再加上暴风雨, “支奴干”一头栽进旁边的沟壑中,飞机当场被一团火焰吞没,机上16名成员全部遇难。当时与“支奴干”一同执行任务的美军飞机马上向总部报告了这一坠机事件。从战斗开始,仅仅4个小时,就有19名美军丧生。 单说被反塔利班的阿富汗村民,在救了马库斯之后不久,塔利班像闻到猎物的狗一样来到了这个村子。马库斯见到村民与塔利班在交谈。心中暗想自己一定会被卖了。但结果让他大出意外。村民非但拒绝交出马库斯,还为他包扎伤口,喂羊奶。但塔利班没有放弃,他们躲在村外的路口,等着美国人上钩。马库斯交给村里的长老自己的东西,并说了一些只有海豹队员们才知道的暗语。让长老派人去向美军求救。 6月29日,在美军基地,收到“支奴干”坠毁的消息,美军马上派出了大量的直升机飞往坠机地点。却被突然到来的暴雨阻推后了24小时。但美军还是派了数十辆满载美军和阿政府军的军车开往坠机地点附近,同时保持12架直升飞机盘旋在库纳尔的上空,数百名士兵已经在坠机附近的山谷安营扎寨。 6月30日晚,美军终于到达“支奴干”坠毁地点,找到了16名被烧得面目全非的美军的尸体。这16名战士最年轻的只有20岁,年纪最大的40岁。其中,包括埃里克·S·克里斯坦森。 7月2日晚,最后幸存的海豹队员马库斯拜托的村民找到了驻守当地的美军哨所,向美军通报了马库斯还活着并在村里养伤的情况。美军连忙将他送到巴格拉姆空军基地。负责营救的美军指挥官仔细核对了村民的话。断定他并不是说谎想把美军引入陷阱。遂立即开展营救行动。 7月3日晚,美军AC-130大型运输攻击机猛烈轰炸了这个村子边上设伏的塔利班分子。当场炸死约100多人。一架营救直升机趁隙插入村外一个事先约好的营救地点机降。飞行员看到三个阿富汗人搀着一名美国人跑向飞机,举起枪大声问“你最喜欢的英雄是谁?”马库斯回答:“蜘蛛侠!”口令正确。营救人员将马库斯拉上机舱,“欢迎回家”。 7月4日,美军在4日找到了两具美军士兵的遗体。他们是25岁的二等兵丹尼·戴兹和29岁的上尉迈克·墨菲。 7月11日,美军又找到了最后一名海豹队员马修·阿克塞尔森的遗体。 在历时10天的营救中。恼羞成怒的美国人在库纳尔地区发动了猛烈的空袭,多个被认为是武装分子的据点都被炸得粉碎。美军共出动了包括AC-130攻击机在内的150多架次,炸死600多名塔利班分子。 但库纳尔省省长阿萨杜拉·瓦法告诉法新社记者说,美军空袭共造成当地17名村民死亡,包括一些妇女和儿童。当时是7月1日,先有几名平民被空袭打死;随后,几名村民前去察看,又被美军扔下的炸弹炸死。美军派人进村调查,到4日美军终于不得不承认在1号的行动中有17名平民被炸死。 这场解救行动,是越战之后美军最大的一次,19名精英部队的阵亡也是美军沉痛的经历,尤其是11名海豹突击队队员的阵亡,更是让海豹损失惨重。 但是,在四名海豹侦察队员与塔利班的作战中,四名非战斗队员还是击毙了35名塔利班武装力量的战士,美军的强大也凸显出来。 鉴于墨菲主动爬出掩体,攀上高处联系基地的勇敢行为,使得墨菲得到了褒奖,被授予国会荣誉奖章。2008年,美国海军将一艘新近下水的导弹驱逐舰命名为“迈克.墨菲”号(USS Michael Murphy,DDG-112)以示对墨菲的纪念。 因为《孤独的幸存者》以马库斯的回忆录改编而成,至他被解救之后发生的美军的整体作战行为,他就不太清楚了。所以,线索稍微单一,但也更细节更真实。电影中还将阿富汗村民为什么要冒死挽救马库斯的原因进行了透露,也算是有始有终。 无论是电影,还是现实,有关三个牧羊人该不该救的话题持续良久。幸存后的马库斯承认,不杀牧羊人的决定让他后悔终生。但是,如果他们当时杀了包括老人与孩子的牧羊人,然后成功完成任务,那么谋杀未参战人员的罪名就依然成立,马库斯他们也将在忏悔中度过一生。杀也不对,不杀也不对,这种抉择实在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而战争的残酷性又在于,一旦开始,就无法善终。三名海豹队员的阵亡,以及后继解救任务的16名战士,他们的死是一种痛。但美军近乎疯狂的报复行为,因此战而丧生的几百名塔利班人员,也同样是鲜活的生命,还有那17位被误炸身亡的平民,他们的死亡更加冤屈。战争唯一的结果,就是展现了战争时丑陋的。 而《孤独的幸运者》比较客观地将战争再现了出来,从美军的角度,可谓是一个大型的征兵广告,表现了美军英勇作战的一面,显得有些主旋律。但总体上,还是保持了足够的克制,将整个故事讲的很流畅,比较耐看。

3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孤独的幸存者的更多影评

推荐孤独的幸存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