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得促膝

香菇香菇
2018-03-08 12:54: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么多年,身边匆匆多少人?刚开始,还会写信,现在,都忌讳说再见。 博士三年,第一年,想念原来那些朋友,第二年,去美国,交了新的朋友,看了万千世界,还得以自己开夜车到处浪,最爽的是半夜从费城开到新泽西海岸,或者从芝加哥坐大巴一直做到堪萨斯,或者从波士顿火车坐到旧金山,行程中都是一个人,爽又孤独的日月于征。第三年,回来就面临毕业,写论文写论文看剧写论文,每次坐在老师办公室聊文章的时候,总是想,真想在待几年不毕业,一直聊个够,毕竟你有90多年的人生可以给我讲。可是,“安得”促膝。 最初只是从bilibili找个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视频玩儿,不知道为什么排位前面的会出现肖根,没点开看,一年之后,又找视频玩儿,里面剪了两个肖根的镜头,“i'm not leaving you again”,有意思,就把云盘里所有的肖根剪辑都看了。 两人第一次见面,烫斗play,root 的感情仅仅止于big fan吧,暧昧之情源于root本来就喜欢女生,shaw就是气得要死。 第二次见面被shaw开了一枪,然后被送到精神病院了,期间root和机器建立了无间的信任关系,并成为interface。 第三次,我其实不懂特务出身的shaw为什么会在睡觉是被闯入,没有措施预防吗,一起出任务见识了机器的

...
显示全文

这么多年,身边匆匆多少人?刚开始,还会写信,现在,都忌讳说再见。 博士三年,第一年,想念原来那些朋友,第二年,去美国,交了新的朋友,看了万千世界,还得以自己开夜车到处浪,最爽的是半夜从费城开到新泽西海岸,或者从芝加哥坐大巴一直做到堪萨斯,或者从波士顿火车坐到旧金山,行程中都是一个人,爽又孤独的日月于征。第三年,回来就面临毕业,写论文写论文看剧写论文,每次坐在老师办公室聊文章的时候,总是想,真想在待几年不毕业,一直聊个够,毕竟你有90多年的人生可以给我讲。可是,“安得”促膝。 最初只是从bilibili找个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视频玩儿,不知道为什么排位前面的会出现肖根,没点开看,一年之后,又找视频玩儿,里面剪了两个肖根的镜头,“i'm not leaving you again”,有意思,就把云盘里所有的肖根剪辑都看了。 两人第一次见面,烫斗play,root 的感情仅仅止于big fan吧,暧昧之情源于root本来就喜欢女生,shaw就是气得要死。 第二次见面被shaw开了一枪,然后被送到精神病院了,期间root和机器建立了无间的信任关系,并成为interface。 第三次,我其实不懂特务出身的shaw为什么会在睡觉是被闯入,没有措施预防吗,一起出任务见识了机器的准确无误,root开始了全程调戏。 然后root就被锁起来了,root被锁不是逃不掉,而是需要代表机器与宅总谈,但是宅总很拒绝。 shaw在建议宅总让root来帮忙时,虽然是出于对机器的信任,但是还有点自家女人有本事的小得瑟。 不给root枪,像是在反调戏,与她后来说我想你就像想肚子里的蛔虫一样,都很暧昧。双枪老太婆一顿突突,shaw的评价是“hot”。 root没逃掉,被control挖了耳根,出来后打电话给宅总,谢谢shaw曾回来找她,这里是我认为的,root彻底明确自己爱上shaw的节点。毕竟她小时候爱hanna,仅仅是因为她很照顾她,root会喜欢那种对自己很好的女人。而此时的shaw对这份暧昧并没有特别的感觉,毕竟无论是谁,她都会回去救的。 下次就是雪地被投食。shaw简直享受这种调戏了。然后是事后帮忙检查伤口,root的表情,自己的爱人离你那么近,关心你,帮你检查伤口,又不能明说只能调戏的那种表情。问题是,此时的root还在对杀手人生的自责和悔恨里。 再一次我只能想起,shaw帮了便利店,往外走,root骑机车来,一起去迈阿密,两个人处在不同的感情阶段,shaw还在享受调戏和跟这个有趣的人在一起,root在喝酒的时候,就全程盯着shaw看了。steak is better than sex, 我觉得是shaw无意为之,或者是告诉root,我跟你的sex只是sex,跟我吃牛排一样,正是因为两人确实发生了什么,才会有root的 i ll meet you somewhere。但是shaw在root走后,那句,wait, where。那种迫切。此前从没出现过在她的世界里。 再然后就是找grace,再找宅总,船上会见一次,更改服务器的时候,“as much as i love the girl talk” 塞给一步卫星电话。打电话说宅总在哪儿。shaw说,这就完了吗?你在哪儿?机器会给你垫后吧?root的 goodbye shaw,说的特别认真。有人说从曼哈顿骑到新泽西不现实,我觉得不是,23街和5大道的路口,需要他们13分钟内走到,说明他们就在附近,附近的曼哈顿有桥与新泽西相连,骑车没有多慢,从root行动的进程来说,shaw挂了电话后,应该是在不到半小时内赶到的。"admit it, you were worried about me" 然后就是街景分别,两次化妆品柜台调戏,偷珠宝时的30秒调戏,州长大选舞弊时两次盯着simon lee时的碰面,shaw对于不调戏她的root适应不良。宾馆中监视lee,shaw去路上巡防,root看着她背影,继续严肃, “the life i've led, a good ending would be a privilege” "if the worst come to pass, if you can give shaw a message" 宅总的“ i think she already knows” 和“ there are so many things to look forward than death”, "you are a briiliant womon, a comrade, a friend", 宅总此时仍不信任机器是好心的,但已经确认root是他不能失去的人。 shaw听到“this is a long fight, it must be won, at any cost“时,我觉得这是她确定自己爱上root的时刻。 root以chef的白衬衣出现,宅总听到她的声音,笑的程度跟他向reese展示自己的无线地铁门一样开心。宅总让root在地铁站躲一躲,root就联系正在跟tomas调情的shaw了,shaw听到 i cannot bear anyone hurts you,besides me,那一抿嘴,盖章了这是两个爱人间的调情。然后放弃托马斯回到root身边,这里又是一个长夜。有人说,调戏期间,root说tomas is hot , 但是不是在cia密闭屋里10小时的hot,来反推两人第一次出任务时,可能就滚过床单了,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如果不是,不知道root此时为什么要提这一句,如果是,为什么411华尔街电梯分别时,shaw会认为那个不是吻别,而是在哄小孩子。 再一次是shaw身份暴露,root去救她,路上的 care for you 的表白,扮熊。抢饮料。shaw扛上一堆枪要去给root 一起执行任务。互爱的情侣间的日常了。 华尔街执行任务时的三次模拟,场景中的对话,我倾向于认为都是机器演算的结果。也就是说,root说的we a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和shaw的 maybe someday 是机器演算出的模拟。但是,shaw来救场,说的you are hot, you are good at guns, you and i together would be the 4 alarm fire 是现实中真正发生的。也就是root 表白与409,shaw表白与411. 接下来就是生离死别和root疯了一样胁迫机器找shaw,一直到季末,终于远远的看到一点小影,机器确认了那就是shaw,还活着。root得到了希望,杀了马婷婷后,情愿一死。 504的时候,shaw在便利店时候就应该知道是模拟,因为模拟有个特征就是碰到耳后的芯片会眩晕。看到root的时候,shaw对root的了解竟然如此之深,所以说了句,not a very welcome homecoming?应和了509中,真root见到她的反应。 小撒对root的理解太局限了。但是面对root时,仍然舍不得放手,珍惜到一定要滚床单的程度。 第五季,shaw经历了7000多次模拟,杀了好多特工,顺便分不出现实与模拟,已经忍无可忍了,那个针头拿在手里,很怀疑她是要自杀,毕竟特工也是有相应训练的,再也没有safe place的时候,以免泄露情报。但是root传了电码过来。机器帮root传了电码过来。shaw一副我的root在等我,你们这堆二流特工算什么的笑。 所以509时候,shaw向root说,我只有一个人杀不了,就是你,我愿意自己死也不会risk your life, root的回应是,我跟你说了不是模拟,你要死,咱一起。从此时开始,两人甜甜蜜蜜了一个星期。因为root劝shaw放下对着Lionel的枪时,身体语言之亲密,是从没有过的,还有拉拉小手,和 the first time i feel like i belong,shaw的盯和笑。然后就是root510时,一整套哲学推理。两个人作为爱人的交集,一个星期。 shaw没有去下葬的现场,去了转盘,摸到耳后时,摇了摇头,没有眩晕,这是现实。向摄像头暴露自己,看到自己代替root接到rotating id时,伪装国会议员妻子时不停的吃鹌鹑蛋,审讯服务员时,出离愤怒。看的reese心疼。 她最终决定站在root墓前时,笑着说,it's just not my thing, 看到翻动过的土,和耳机里root的声音时,那刻是心花怒放的,你看我就说,我的小疯子怎么会有事。两句话之后她的失落,我写不出来。 她在地铁里和机器的对话,live out the rest of my life in peace, grow up a herb garden or something? 是她希望的与root在一起的生活,一如root希望的overcooked meat, monogony, 一样。an arrow, 让她确认了,爱人已逝,不会再有。她认为的 goodbye is for losers, 此时也终于有勇气说,有勇气摸着电线,说声告别。 当shaw拿着6.5毫米子弹,盯着杀手,问机器,is this the guy who killed you? 她明显是把机器当作root了,机器喊她时候,带着的在乎、愤怒的情绪化的声音,i need you to get out of here, 也可以说是root在此种情景中的反应了。 root与机器的融合,是root与毕生信仰的融合,当然她还是活着更好,如果不能,这就是次优选,既然机器可以模仿root 接近百分之百,那对shaw来说,是好事,就像你的爱人不在了,能跟她的灵魂对话也是好的。

只是那手,曾扣在一起。 不得促膝,说彼平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疑犯追踪 第五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疑犯追踪 第五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