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 一一 8.9分

一一: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幽灵不会哭
2018-03-08 11:11:43
在世纪之交的2000年,曾经风光无限的台湾新浪潮弄潮儿们也相继进入人生的中年。其实早在10年前,新浪潮电影就已经显现出衰败的趋势,好莱坞大片逐渐侵蚀着台湾本就不大的电影市场。但此时的杨德昌还想做点什么,为这个逐渐变得越来越陌生的社会,为台北这座他成长于此并始终热爱的城市。如果说《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是关于台北的前世传奇,那么《一一》就是台北的当代寓言。

对于城市文化,杨德昌总能找到一个特殊的角度,通向未来的迷茫的同时也展现出与传统藕断丝连的脐带性。虽然《一一》中的价值观冲突远没有《青梅竹马》那般纠结与复杂,但如今的这个世界早已沉淀下当初个人内心对抗着外界洪流挟制的悲壮,也消解掉了活在记忆中试图在传统价值中安身立命,幻想着美日的新蓝图在那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艰难选择题。《一一》中的矛盾是走向内心的波涛,那里不仅仅留存着中国式传统的骄傲,也有被物质与资本裹挟着的挣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杨德昌反转“和”与“合”,拆解掉统一,呈现出“分”与“乱”,唯独孤独永恒。

家庭是中国人情社会最基础的社会单元,在杨德昌之前的作品中,几乎没有涉及家庭的主题。反观李安,家庭在传统与现代价值



...
显示全文
在世纪之交的2000年,曾经风光无限的台湾新浪潮弄潮儿们也相继进入人生的中年。其实早在10年前,新浪潮电影就已经显现出衰败的趋势,好莱坞大片逐渐侵蚀着台湾本就不大的电影市场。但此时的杨德昌还想做点什么,为这个逐渐变得越来越陌生的社会,为台北这座他成长于此并始终热爱的城市。如果说《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是关于台北的前世传奇,那么《一一》就是台北的当代寓言。

对于城市文化,杨德昌总能找到一个特殊的角度,通向未来的迷茫的同时也展现出与传统藕断丝连的脐带性。虽然《一一》中的价值观冲突远没有《青梅竹马》那般纠结与复杂,但如今的这个世界早已沉淀下当初个人内心对抗着外界洪流挟制的悲壮,也消解掉了活在记忆中试图在传统价值中安身立命,幻想着美日的新蓝图在那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艰难选择题。《一一》中的矛盾是走向内心的波涛,那里不仅仅留存着中国式传统的骄傲,也有被物质与资本裹挟着的挣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杨德昌反转“和”与“合”,拆解掉统一,呈现出“分”与“乱”,唯独孤独永恒。

家庭是中国人情社会最基础的社会单元,在杨德昌之前的作品中,几乎没有涉及家庭的主题。反观李安,家庭在传统与现代价值之间的摇摆成为了最重要的内容。在世纪之交,杨德昌却借助家庭来表现自己对于世纪末症候的描述。在杨德昌看来,世纪末所有的悲伤与迷惘都不过是时间的考验,通过时间这个魔法,我们也终究能得到成长,然后再接着面对人生下一阶段的悲伤与迷惘。开篇的婚礼和结尾的葬礼,让人想到侯孝贤的《悲情城市》,中国人所有的人生百态似乎都能在这两场红白喜事中彰显。

影片的开篇婚礼场景不算长,却几乎让所有角色登场亮相,并通过这短短的时间让观众一下就能认识他们。似乎还活在天真无邪世界里的小儿子洋洋,青春期的大女儿婷婷,人到中年的NJ和妻子敏敏,“先上船再补票”的风流小舅子,步入老年的奶奶,这一家真算是典型的中国家庭,三代同堂。但喧闹的婚礼现场和突如其来的静音场景还是能让观众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一切远不像看上去般美好。奶奶的突然中风成为了一切的转折点,似乎所有矛盾都激化了,或者说每个人都开始反观自己。

杨德昌经常让自己电影中的人物自我反省,他们需要找到自己所信奉的那套生活法则,然后才能解脱人生的麻烦。在电影开篇,大楼监视器记录着人物的活动(之后洋洋在学校逃课出去洗照片时也运用了监视器),电影中还无数次出现运用镜子反射的拍摄手法。再加上中远景的大量使用,杨德昌将人物置于某种特殊环境之下,在这里他们将真正表露情感、流露态度、吐露真言,而不是那一个个阿谀奉承、戴着面具的游戏人间。洋洋最后说他要成为提醒人们他们看不到地方的人,这似乎也是杨德昌本人的理想,他呈现出纷繁复杂的现实却往往来自我们平时被忽视的角落。玻璃与照相机都展现出人的另外一面,包括游泳池的倒影,我们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不是被他人、被社会所定义的那个人。

“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不同于罗大佑对现代文明的排斥,杨德昌相信历史的前进会牺牲掉某些东西,但也终究会带来某些东西。台北高速发展,许多东西消逝了。在拍摄NJ到日本见老情人那段时,杨德昌多年后再到东京,在东京他发现了自己童年遗失的东西。那些古老的车站码头和热海似乎数十年如一日的旅馆沙滩,都在昭示台北的过去。日本人修建的台北,在台北长大的杨德昌,和NJ一样,穿越时间隧道,在许多年以后的东京重新拥抱曾经的海誓山盟和蜜语甜言。东京的火车让杨德昌想起台北曾经的轨道交通,所以他让火车带领NJ在过去与现实之间穿梭,最终以成年人的方式、中国人的方式解开情感的死结,日本的寺庙之中也仿佛布置了结界,他们真能像十几年前一样亲密了。

中年一代还留存着对往昔的眷恋,反观小舅子与旧情人的关系,那种建立在肉体与金钱上的情感维系,最终不得不面临道德的困境。被倒放的结婚照、含有一颗心的气球、即将诞生的爱情结晶,这些反而更加衬托出婚姻的脆弱、情感的迷失。唯有金钱是最牢固的信仰,支票统领一切,宗教、爱情、亲情与友情,俯视人间众生。NJ与大田的交流,让浮云般的现实重新凝聚出光彩。音乐是寻找共同点的工具(NJ与大田因为音乐打开心扉;婷婷与胖子在音乐会上貌合神离;隔壁家因为一位音乐老师酿成血案),大田的人生观无疑超越了简单维度的世俗层面,每个人都有烦恼,但我们必须靠自己消解烦恼,因为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我们在每天同一时间、同一张床、同一个房间里醒来,我们刻板地重复着机械般的动作,敏敏也发现与中风的母亲说话“居然每天说的都是一样的”。杨德昌毫不留情地展现出现代人的迷宫,“本来以为,我再活一次的话,也许会有什么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只是突然觉得,再活一次的话,好像,真的没那个必要。”胖子说“自从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就至少延长了三倍”,为什么人类的生命看似延长了,却也更加无聊了?我们忽略了一草一木、一滴雨和一粒沙,只看到自己以为重要的东西,但其实我们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懂得“更多”,反而越来越被困在迷宫里无法走出了。

《一一》中有三次家庭聚会,婚礼、满月酒和葬礼,这都是中国人重要的人生时刻,但聚集其中的家庭成员们却一次次体会到生活的荒谬。情人大闹婚礼现场、因为嫉妒的大打出手、最终下决心离开的NJ又被生意伙伴劝回,在一个个迷宫的十字路口,我们究竟如何选择,看似重要,实则也不过是一场游戏,游戏里都没有常胜将军,何况人生呢?我们都在追求那些得不到的东西,在欲望中耗尽一生,到头来又不得不去面对那无所不在的失落感。

“我已经老了”洋洋的影片中最后一句台词也说出成长的无奈,开始无忧无虑的洋洋在电教室的那一阵雷光闪电之中有了性别和爱的情感,上山静修归来的敏敏还是被改变的无力感包裹,面对青春期爱情与友情抉择的婷婷却不得不接受最意外的结果,NJ则在忠于理想还是重新回归之间犹豫,唯有奶奶最终入土为安,活着就意味着永无止境的烦恼,道生一,一生二,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但最终也只能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一一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一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