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憤怒還不是因為自己

yaoboer
2018-03-08 00:09:3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開始紅色的廣告牌好像就為米爾德麗德的憤怒墊下感情基調。不是太鮮紅的紅,有點暗,但是又亮眼,引人注意。就好像米爾德麗德大多時候在影片中的那種性格,我想我對她的形容是,冷漠的瘋子。她給人感覺很冷漠,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情緒起伏,她下一秒的行為卻可以震驚得出乎你的意料,她的行為更多給人的感覺「突然」,然後就會很順口的說「你這個瘋子」。她在被威洛比局長問到,你不知道我只有一個月的壽命嗎?她說,這些廣告牌難道不是只有你在的時候才起作用嗎?淋漓盡致的體現了她的冷漠和無情,與極大的報復心理。又像是她會突然往自己兒子頭上潑了一勺麥片,行為突然,不明所以。但她也是一個內心有著柔軟和善良的人,她在突然被威洛比局長咳一臉血後那種慌張與著急,她在三塊充滿了衝突與挑戰的廣告牌下種的花,對花邊的鹿溫柔的訴說,都體現著她內心柔弱、善良、溫情的一面,她的內心還是有著對美好和人性的善。而她對鹿說的那些花,好像也體現了自己內心的掙扎。一方面希望它是女兒的化身,而另一個自己卻逼迫自己面對現實,告訴自己這並不是它的女兒。印象中米爾德麗德的掙扎與矛盾還體現在她對著自己的拖鞋,說話的那段。一隻腳扮演著內心善良的自己,而另一隻腳則...
显示全文
一開始紅色的廣告牌好像就為米爾德麗德的憤怒墊下感情基調。不是太鮮紅的紅,有點暗,但是又亮眼,引人注意。就好像米爾德麗德大多時候在影片中的那種性格,我想我對她的形容是,冷漠的瘋子。她給人感覺很冷漠,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情緒起伏,她下一秒的行為卻可以震驚得出乎你的意料,她的行為更多給人的感覺「突然」,然後就會很順口的說「你這個瘋子」。她在被威洛比局長問到,你不知道我只有一個月的壽命嗎?她說,這些廣告牌難道不是只有你在的時候才起作用嗎?淋漓盡致的體現了她的冷漠和無情,與極大的報復心理。又像是她會突然往自己兒子頭上潑了一勺麥片,行為突然,不明所以。但她也是一個內心有著柔軟和善良的人,她在突然被威洛比局長咳一臉血後那種慌張與著急,她在三塊充滿了衝突與挑戰的廣告牌下種的花,對花邊的鹿溫柔的訴說,都體現著她內心柔弱、善良、溫情的一面,她的內心還是有著對美好和人性的善。而她對鹿說的那些花,好像也體現了自己內心的掙扎。一方面希望它是女兒的化身,而另一個自己卻逼迫自己面對現實,告訴自己這並不是它的女兒。印象中米爾德麗德的掙扎與矛盾還體現在她對著自己的拖鞋,說話的那段。一隻腳扮演著內心善良的自己,而另一隻腳則是那個憤怒的自己。
      但她的憤怒到底來自於什麼?一開始展現的好像是警察沒能對她女兒的案件有進一步的調查結果而憤怒。而在後來的劇情中,她回顧案發當天與女兒的對話,女兒問她借車,她沒有同意,女兒生氣地說:「那我會走著去,我希望我路上被人強姦」。而她說「對,我也希望你半路被強姦」,結果一語成箴。看到這裡的時候,我覺得,她所有的憤怒其實都是因為自己曾經的這句話,而之後,她不過把這種憤怒一定程度的轉移到了警察身上,她也希望找到真兇來彌補對女兒的一種虧欠,或者說是減少自己的愧疚。
      有著同樣憤怒情緒的狄克森,不是像米爾德麗德那樣沉靜,而是帶著一種暴躁。我不太知道他的暴躁和憤怒來自於什麼,威洛比局長說的那樣,是因為他父親去世了,他需要照顧母親才變成了這樣。我猜,可能是對於未知和重擔的一種焦慮而產生的暴躁吧?但是我是覺得,他性格中的負面,或者說是黑暗面,應該是他的母親帶給她的,像是他對種族的偏見,他為達目的用極端手段迫使米爾德麗德撤下廣告牌的主意,也是她教的。畢竟,他在這裡面也算是一個整天都mamamama 說的媽寶。
       這部劇中充滿正能量的,有愛和包容的人物形象首先肯定是威洛比局長。他不僅是個有愛的人,我覺得他還是一個幽默且有智慧的人。他為讓米爾德麗德能夠更好地接受他為她租了一個月的廣告牌這件事,在信中,他說,所有人肯定認為你要對我的死亡負責,所以讓廣告牌再懸掛一個月。你下了一步好棋,我只是對此做出對策,讓人們記得你的行為。看似是讓米爾德麗德受委屈,被譴責。而實際上是一種她能夠接受的方式、說法,讓她坦然接受他的好意。畢竟沒有這種說法,米爾德麗德或許會認為,他只是個無用的警察,一個沒法破案希望藉此來減輕自己的愧疚的警察。另外,對於威洛比局長自殺的行為,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需要勇氣的舉動。特別是在經歷了與妻子和孩子那麼美好的一天之後,離開人世更是需要勇氣。我相信他不是沒有留戀,只是他對家人的愛,促使他不得不勇敢,因為他希望家人在想起他的時候,留下的都是美好的記憶,一個多麼有愛的男人。智慧、幽默、負責的人物形象在他身上體現。
        然後就是雷德,那個廣告公司的人。即使在狄克森把他扔出街,他們在醫院「偶遇」後,他仍然可以為對方遞一杯果汁,還貼心地把吸管放到對方面前。這是一個多麼有包容心的人!誰能做到?如果說狄克森的那種「怒火」在看了威洛比局長的信後,開始慢慢變小的話,雷德的這個舉動,一定是將狄克森的火苗完全撲熄的神器。當然,他的善良在一開始也有體現。即使在面對所謂強權「警察」的威逼下,他依舊沒有說出租用廣告牌的人是誰,雖然可能他的神情已經出賣了他。善與包容的人物形象在他的身上得到展現。
        另外一個角色,一定是我們的小惡魔哈哈哈哈,權利的遊戲裡面的小惡魔。這部劇他叫詹姆斯在。他是一個知道米爾德麗德縱火,但是還願意幫她掩蓋事實的人,他也以此發出邀請,希望與她共進晚餐。果然,peter在哪裡都是一個懂得交易,會把握時機的人哈哈哈。跑題了....雖然最後詹姆斯一怒之下,還是在餐廳生氣地說出了她縱火的事實,可並不會掩蓋掉他也曾在米爾德麗德好友(也是她老闆)面前幫她打掩護的事實啊。反正覺得詹姆斯在影片中也屬於一個有情商、敢爭取的正面人物形象。
       憤怒有錯嗎?仇恨有錯嗎?我想都沒有,這些都是正常的情緒。但是憤怒只會招致更大的憤怒,而仇恨也只會傷人傷己,然後就是沒完沒了的死循環。就像米爾德麗德兒子說的那樣,直到姐姐去世,媽媽還要不停的提醒大家姐姐是被強姦了的,被殺害了的,還是被悲慘的姦殺了的。有時候,消滅憤怒和仇恨的方式,就是放過自己,與自己和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