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镣铐跳舞的两部提名

Debbysin
2018-03-07 23:25:4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水形物语》的胜利,并不算出乎意料。完整的剧本,流畅的剪辑,唯美的视效,精致的场面调度,甚至为了符合主流叙事安排进残疾、黑人和同性恋的角色,从哪点来看都是保守不出错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之选,即使它在社会的反思或人性的探讨上,无法提供特别深刻的见解。

颁奖结束之后,戴锦华评论说:“我从来没有期待好莱坞或奥斯卡会涉及或处理今天世界上的急迫问题。”相比起来,《三块广告牌》的导演麦克唐纳是有直面挑战的野心的,他想试探下美国当今社会被撕裂的那道伤口。

麦克唐纳最开始是在戏剧界混的,祖籍爱尔兰的他写作风格和同是爱尔兰人的荒诞派戏剧始祖贝克特一脉相承,痛苦暴力的故事配上幽默的解读,让他成了西区和百老汇的戏剧明星。进军影视界,《杀手没有假期》和《七个神经病》继承了他的黑色幽默风格,麦克唐纳在这个类型中也算得上响当当的名字。

并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却依然敢于涉足美国政治的敏感议题,这种自信来自麦克唐纳对美国文学的了解。而在所有的美国作家中,他首推奥康纳。《三块广告牌》开头,当Mildred走进广告牌租赁办事处时,里面的小伙子正在读书,这时镜头上去给了个特写,书的名字叫做《好人难寻》,奥康纳的短





...
显示全文
《水形物语》的胜利,并不算出乎意料。完整的剧本,流畅的剪辑,唯美的视效,精致的场面调度,甚至为了符合主流叙事安排进残疾、黑人和同性恋的角色,从哪点来看都是保守不出错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之选,即使它在社会的反思或人性的探讨上,无法提供特别深刻的见解。

颁奖结束之后,戴锦华评论说:“我从来没有期待好莱坞或奥斯卡会涉及或处理今天世界上的急迫问题。”相比起来,《三块广告牌》的导演麦克唐纳是有直面挑战的野心的,他想试探下美国当今社会被撕裂的那道伤口。

麦克唐纳最开始是在戏剧界混的,祖籍爱尔兰的他写作风格和同是爱尔兰人的荒诞派戏剧始祖贝克特一脉相承,痛苦暴力的故事配上幽默的解读,让他成了西区和百老汇的戏剧明星。进军影视界,《杀手没有假期》和《七个神经病》继承了他的黑色幽默风格,麦克唐纳在这个类型中也算得上响当当的名字。

并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却依然敢于涉足美国政治的敏感议题,这种自信来自麦克唐纳对美国文学的了解。而在所有的美国作家中,他首推奥康纳。《三块广告牌》开头,当Mildred走进广告牌租赁办事处时,里面的小伙子正在读书,这时镜头上去给了个特写,书的名字叫做《好人难寻》,奥康纳的短篇小说集之一。可以理解他对这位南方哥特女作家的推崇,她故事的背景总是设置在自己的家乡,那里的人粗俗,落后并带有种族偏见,他们尽人之所恶,也受尽折磨,凛冽的荒诞感跃然纸上,不亚于以阴冷著称的爱尔兰。

然而从奥康纳那里借鉴来的《三块广告牌》,其观影体验夹杂着强烈的撕裂感。麦克唐纳想借用奥康纳德暴力观,但它的前提是极其邪恶的人,在经受暴力的同时(往往是死前)感受到上帝的恩典并再次回到现实,而电影里主角们算是邪恶但又有些人情味,这样的淡化把奥康纳的力度消解掉了。影评人April Wolfe指出,两个主角最后的和解看起来像是导演对性侵犯、家庭虐待和警察暴力合法性的暗示。

想用黑色幽默的老手艺解构美国当下的政治生态只能是带着镣铐跳舞。Dixon在电影里解释自己并不是黑鬼虐待者而是有色人种虐待者,导演是在戏谑N字词的禁用,但这在美国是无法被妥协的,“麦克多纳试图将他以前写爱尔兰工人阶级时所用的陈词滥调转化为美国白人与黑人之间紧张关系的历史,不仅是可怕的误导,而且令人厌恶。”影评人Ira Madison如是说。

另一方面麦克唐纳又不能太决绝地背离平权普世的主流叙事,因此加进了新任的黑人警长,以及被冤枉的女主黑人好友角色,但角色的加入太刻意,失去了人格上的丰满,变成了人性暗面探讨之外硬扣上的对边缘群体的关怀。

反观《水形物语》的导演陀螺,也不是没有割舍。用强大、无从理解的克苏鲁怪物激发出人类本能的恐惧和无力感,这是陀螺在电影中一直坚持的世界观。“假如一个电影里没有怪物,我是绝对不会拍的。”他甚至早年还发话要把从影20多年积累的一切赌在克苏鲁名篇《疯狂山脉》上,但因为预期耗资过大,被环球砍掉。然而这次的故事为了迎合小清新感情戏和边缘人群视角,消磨掉了太多克苏鲁的印记——除了暴走吃猫的片段,几乎难觅其踪。

最终,被阉割的克苏鲁怪物无限风光地站在了美国电影最高领奖台上,而那些特朗普追随者们的人性侧面却只能被历史悄然掩盖。很难说,如果没有对主流叙事的照顾,两部片子会不会比现在的呈现都要更耐人寻味。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