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 狩猎 9.0分

《狩猎》中的悲剧性分析

Le lucermaire
2018-03-07 22:50:4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悲剧性是悲剧的主要审美特征。而悲剧是美学基本范畴之一,是与喜剧美相对的特殊表现形态。它是指现实生活或艺术反映中那些作为实践主体的肯定性社会力量,在具有必然性的社会矛盾冲突中,遭到不应有、但又不可避免的苦难或毁灭,从而引发悲痛、同情和奋发感受的一种审美形态及其特性。悲剧则是通过美好事物的毁灭去揭露丑恶。这是我们对悲剧最直接的一个了解。悲剧性不仅可以从文学上的小说、诗歌等体现,还可以通过戏剧艺术、影视剧作传达出来。现在,就来分析2012年获得多个国际电影节提名的丹麦电影《狩猎》,看看导演通过镜头表现出的悲剧性是怎样的。

这是一部寒冷彻骨的电影。不温不火的叙事和冷静理智镜头之中酝酿了近乎绝望的压抑、狂躁与寒冷,这部丹麦电影就像北欧的冬天一样寒冷,在颤栗中毫不留情的在人性与社会道德划上深入骨头的一刀。

影片的前半小时,导演一直在着力表现着其乐融融的场面,意在描绘小镇为数不多的居民都彼此熟悉了解。刚刚和妻子离婚的卢卡斯在一家托儿所工作,心地善良个性温和的他很快受到同事和孩子们的喜爱,其中,一个叫克拉尔的早熟女孩对他表现的尤为亲近。面对女孩单纯优质的示好,卢卡斯只能委婉拒绝,未料到这一举动



...
显示全文
悲剧性是悲剧的主要审美特征。而悲剧是美学基本范畴之一,是与喜剧美相对的特殊表现形态。它是指现实生活或艺术反映中那些作为实践主体的肯定性社会力量,在具有必然性的社会矛盾冲突中,遭到不应有、但又不可避免的苦难或毁灭,从而引发悲痛、同情和奋发感受的一种审美形态及其特性。悲剧则是通过美好事物的毁灭去揭露丑恶。这是我们对悲剧最直接的一个了解。悲剧性不仅可以从文学上的小说、诗歌等体现,还可以通过戏剧艺术、影视剧作传达出来。现在,就来分析2012年获得多个国际电影节提名的丹麦电影《狩猎》,看看导演通过镜头表现出的悲剧性是怎样的。

这是一部寒冷彻骨的电影。不温不火的叙事和冷静理智镜头之中酝酿了近乎绝望的压抑、狂躁与寒冷,这部丹麦电影就像北欧的冬天一样寒冷,在颤栗中毫不留情的在人性与社会道德划上深入骨头的一刀。

影片的前半小时,导演一直在着力表现着其乐融融的场面,意在描绘小镇为数不多的居民都彼此熟悉了解。刚刚和妻子离婚的卢卡斯在一家托儿所工作,心地善良个性温和的他很快受到同事和孩子们的喜爱,其中,一个叫克拉尔的早熟女孩对他表现的尤为亲近。面对女孩单纯优质的示好,卢卡斯只能委婉拒绝,未料到这一举动将他推向风口浪尖。克拉尔一时的报复性谎言让卢卡斯背起性侵女童的罪名,一时间这个好好先生成为了整个小镇排挤和压迫的对象。好友的愤怒,前妻的不信任,爱犬的死亡,外界对孩子的伤害和陌生人的恶意让卢卡斯几近崩溃。当卡拉吐露真相后,恶意并没有随着卢卡斯的重获清白终结,一年后卢卡斯儿子的成人仪式上,卢卡斯已重新和那些过去的友邻欢聚一堂,,卡拉与卢卡斯也重归于好,后者抱着卡拉穿过大堂的镜头仿佛让观众重新看到了影片开始时那一派温馨和睦的情景。随后卢卡斯与马库斯在密林狩猎之时,身边却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冷枪。

大致阐述完剧情,先从人物来理解角色的悲剧性。影片的每一个人物形象都塑造得相当成功,充满了生活的真实,角色的立体性才能够较为出色的串联出整部作品并且表达电影想要传达的思想。

先说导致风波产生的小女孩克拉尔。虽然她是害卢卡斯的罪魁祸首,但相信观众对她都不会有丝毫恨意。归根结底,小女孩身上的悲剧性来源于身边大人对待她的方式和态度。于父母短暂地忽略了对她的关注加上父亲的朋友卢卡斯细心的关爱,使他产生了对卢卡斯的心理依恋和说不清是什么的梦幻般的爱意。被拒后和幼儿园老师相处时,克拉尔无意说出遭到侵犯这样的谎话,直接来源便是片子前段所交代的,克拉尔处于青春期的哥哥的朋友在家玩闹时展示的色情影像让她产生的厌恶感和被卢卡斯拒绝这种相同的情绪挂上钩。孩子接触到这类不好的影响,不可不谓父母的照看不周。随后,她在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给卢卡斯带来了麻烦之后也试图向大人说出真相,但院长、心理医师对她带有洗脑性质的高压审讯无疑给小女孩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终于让孩子说出了他们想要的、符合事情发展的结果——卢卡斯猥亵了克拉尔。面对家长,面对权威,小女孩无法解释自己的无心过错,甚至引发了幼儿园孩子们对所谓性侵事实的集体臆想,毁了卢卡斯的生活后,才慢慢有机会向父母道出真相,小女孩克拉尔无疑是悲剧性的。

再说说主人公卢卡斯。他的性格特征四个字就能概括:善良温和。他善良,所以对缺乏关爱的克拉尔那么好,即使这种好给他此后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故他也从来没有后悔过。面对这种被全世界冤枉背叛的处境,他最愤怒的爆发也止于在平安夜的祷告中用清白而无所畏惧的眼神望着所有怀疑他的人,望着他昔日的好兄弟,低沉地吼上一句:“看着我的眼睛!这里面有一丝一毫的罪恶吗?”在风波结束小镇重回平静后,偶遇仍对他抱有好感却因为自己的过错感到尴尬不好意思靠近的小姑娘时,这个老好人像从前一样用一个善意的小玩笑化解了一切,走过去抱起了克拉尔,这个细节相信足以打动所有观众。然而,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悲剧便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拥有如此美好心灵的人却要面对如此无法消散的恶意。在猥亵事件发生后,警方经过调查洗清了卢卡斯的罪名,虽然将他从小镇对他发起的诸多恶性攻击事件中解救出来,却再也无法使他回到最初的生活。事情发展至此,卢卡斯已坠入了这个幽暗的人性深渊。片尾镜头中一个人影一晃而过,观众未能看清究竟是谁。这或许正是导演的本意,开枪的人是谁并不重要,他可以是镇上的每一个人。人们的恶意从未消散,而卢卡斯随时可能是这种恶意的猎物。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社会中的一席之地近乎可以是他们的全部,当这些被毁灭时,就意味着个人的社会性被抹掉,对于一个有理智成年人来说,这是一种变相的谋杀。影片中卢卡斯的生活就被一两句近似胡话的童呓毁灭,但毁灭过程最大的破坏力并不是由孩子直接带来的,而是由社会群体的排斥和异化所带来的,人毕竟还是群居动物,当一个人被孤立和异化的时候,这种隔阂带来的对人的伤害是巨大的,更何况这种排斥和有意的异化是冤屈的。影片中,在丑闻和随之而来的各种谣言面前,社会群体之间的对立逐渐变得立体而猛烈,从开始的将信将疑留有余地,到最后近乎整个社会群体的排斥。后半段影片一层一层的铺垫,一直引向颇有回味的最后一枪。好像男主重新融入了社会,实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这个舆论压力铸就的社会中,男主角卢卡斯表面上是个狩猎动物的猎手,实则他才是真正的猎物。而周围的每一个人(除了儿子和好兄弟)都可算是猎人,将一个无辜之人推向死亡的边缘。

除去片中出现的具体人物,由小镇居民形成的一个小整体同样是悲剧性的。从院长开始,到家长,到群众,从单独谈话,到通知并警告家长,再到警方介入,一切在他们眼中似乎都合情合理,每个人都在互相帮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每个人都陶醉在这份小镇形成的小圈子所认同的正义感中不能自拔。即使卢卡斯还在被调查阶段,居民还是义愤填膺,用自己的方式维护正义。“因为他是个变态,我不买他东西就是正义”,“因为他是个变态,我杀他的狗就是正义”,“因为他是个变态,我打他就是正义”……可以说小镇的居民都是善良的人,但他们的非理性,已经在小镇这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互相影响,形成了一种不正常的默许暴力的氛围。这种社会环境的异化无疑是充满着恐怖和悲剧色彩的。

电影狩猎外文名为Jagten,中文多翻作狩猎、谎言的烙印。个人觉得谎言的烙印太过直白,反而是狩猎比较符合电影的内涵和气质。显然卢卡斯就是社会群体森林中那只被追猎的麋鹿,毫无防备,甚至心怀感激的袒露在黑暗森林之中,无数躲在暗中的猎人可以中伤他,而最后那惊人心魄的一枪,既可以视为恶意的中伤,也可视为善意的警告,但想要表达的暗示都是同一点:走吧,这片森林再也不欢迎你了。人们似乎并不关注事情的真相,而仅仅是以自己脑海中认定的形式去塑造一个所谓的事实。而众口铄金一般的事实(尤其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如此丑陋不堪,对他们伤害至深的一个事实)一旦铸就,他们的恶意也就始终挥之不去。这是人性,自我保护却忽略了对他人的伤害。

影片想表达的是,人们为什么轻易相信谎言?人们为什么又在得知真相后仍选择继续相信谎言?在情绪蒙蔽思想,成见改变理智,先入为主影响个人认知的生活中,我们时刻在被自以为是的他人指指点点非议不断,成为他们的猎物。然而,我们自己何尝又不是别人的狩猎人?我想,这些影片向观众抛出的问题恰是在向我们揭示人性的悲剧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狩猎的更多影评

推荐狩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