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的本质,是对世界的对抗

小岛
2018-03-07 22:19:26
在看这部动画前,我以为中二病是自己创建各种神秘咒语,写了好几打和魔界往来的书信,画了一堆符咒,给自己加设定、加假想敌,加招式。然后在漆黑的夜晚躲在墙根,眼神凌厉,假装在等待敌人的到来,风中隐隐透着诡异的气息。

那是小孩子玩的把戏,幼稚的,愚蠢的。我才没得过中二病。我没买过魔杖,也没买过塑料刀剑。更没学着鸣人结印发动影分身。

京阿尼玩了一个狡猾的把戏。六花掀开眼罩的一瞬间,眼瞳中金光大盛,好像掀开了一个秘密。下一秒谁都能想到是美瞳,但是那一秒,我被打败了。六花举起花伞,世界被切换了,她娇小的身躯挥动巨大的武器,在夜幕中跳跃着,战斗着。在邪王真眼存在的世界里,邪王真眼是最强的。她无所畏惧。在那个世界里,她可以找到“不可视境界”,可以找到爸爸,可以找回失去的一切。因为邪王真眼是最强的。

现实中人是弱小的,是宇宙中渺小的一粒沙子。对于异能和魔法,对于充满神秘的异世界,对于哆啦A梦的四维口袋,总是无法抗拒。这份对“特别”的憧憬,产生了各式幻想。在这些幻想中,人不是被动的,不是弱小的,不是无奈的。可以破坏,可以改变,可以抗拒。在现实里你连一道数学题都对付不了,对上司的责骂只能把委





...
显示全文
在看这部动画前,我以为中二病是自己创建各种神秘咒语,写了好几打和魔界往来的书信,画了一堆符咒,给自己加设定、加假想敌,加招式。然后在漆黑的夜晚躲在墙根,眼神凌厉,假装在等待敌人的到来,风中隐隐透着诡异的气息。

那是小孩子玩的把戏,幼稚的,愚蠢的。我才没得过中二病。我没买过魔杖,也没买过塑料刀剑。更没学着鸣人结印发动影分身。

京阿尼玩了一个狡猾的把戏。六花掀开眼罩的一瞬间,眼瞳中金光大盛,好像掀开了一个秘密。下一秒谁都能想到是美瞳,但是那一秒,我被打败了。六花举起花伞,世界被切换了,她娇小的身躯挥动巨大的武器,在夜幕中跳跃着,战斗着。在邪王真眼存在的世界里,邪王真眼是最强的。她无所畏惧。在那个世界里,她可以找到“不可视境界”,可以找到爸爸,可以找回失去的一切。因为邪王真眼是最强的。

现实中人是弱小的,是宇宙中渺小的一粒沙子。对于异能和魔法,对于充满神秘的异世界,对于哆啦A梦的四维口袋,总是无法抗拒。这份对“特别”的憧憬,产生了各式幻想。在这些幻想中,人不是被动的,不是弱小的,不是无奈的。可以破坏,可以改变,可以抗拒。在现实里你连一道数学题都对付不了,对上司的责骂只能把委屈尽数吞下。在你创造的异世界里,你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充满了勇气,和希望。

自从看了魔卡少女樱,再也不害怕黑暗了,好像自己也能随时抽出一张牌,抛到空中,用魔杖唤醒它。如今想起数码宝贝还会热血沸腾,看着那些被选召的孩子拯救了世界,好像自己也和他们一起拯救了世界一样,既自豪又激动。不安的时候,默念一句“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好像自己就能和朽木露琪亚一样无坚不摧。年幼的我,只是看了这些动画片,心里就能涌现出如此巨大的勇气了。

小鸟游六花唤醒了我。我理解了小鸟游六花。之前屏幕还是平淡无奇的,单调的。突然变得巨大,她的世界把我罩住了。“爆裂吧现实,粉碎吧精神,”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放逐吧这个世界!!!”那个坚强的六花,那个在他人眼里怪异孤僻的六花,最后在漆黑烈焰使的帮助下,找到了不可视境界。桥上的灯光串联起来,变成一片朦胧的,美丽无比的光点,仿佛对岸真的存在另一个世界,只要跨越过去,就能找到想要找到的人。她大哭着呼喊爸爸,几分钟后,世界恢复了原样。离开了眼罩的六花,变得无趣而消沉。离开了邪王真眼的世界,变得黯淡无光。就像我们终有一天会抛弃那个中二的自我,开始长大。自己不再是战无不胜的王了。再也找不到陪自己玩游戏的伙伴了。明明变成了大人,却仿佛比小孩还要脆弱,年幼时注入的勇气慢慢耗尽,对未来失去了期待,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内心的波动却越来越少。早就过了成为被选召之人的年龄,更不要提展开冒险了,任何奇迹都没有发生。大部分人都是平凡的普通人,没有超能力,没有魔法,没有功夫。并不能征服世界,只会被世界折磨得很惨。唯一能做的是,在空闲的时候打开一集动画,暂时逃避一下现实。

于是我看到了这个带着眼罩对抗世界的少女,还有富樫勇太,凸守早苗,丹生谷森夏,五月七日茴香,一色诚。那间有着手动发光的魔法阵的社团活动室,被称为“远东魔法午睡结社之夏”的神秘社团。于是终于回想起了,靠着幻想构筑一点点勇气的自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的更多剧评

推荐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