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中的画外音

把噗
2018-03-07 22:06:0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部电影是华文创和甜蜜生活联合提供,由业界最专业的甜蜜生活来制作,我们邀请业界最难处的叶女士和钟先生来担任监制,我是始终如一的导演阿尧,等下放映过程当中,我会三不五时出来讲几句话,宣传一下个人的理念,顺便解释剧情,请大家慢慢看,就先不打扰了,需要的时候,我才会再出来。——《大佛普拉斯》片头画外音

嗓音

随片头字幕而来的这一整段旁白,观众首先为导演的创意所激奋(竟然自己跳出来申明哇),为他使用的自夸与反语(“最专业”“最难处”“始终如一”)所逗趣,为他的真诚(“我是导演阿尧”“宣传一个个人的理念,顺便解释剧情”)所感动,以及为他小丑般的俏皮(“就先不打扰了,需要的时候,我才会再出来”)所逗乐。在这里,迥异于真实导演(黄信尧本人)的人格面具已经产生,画外音成为导演隐藏自身又同时将自己显露的化身,观众需要在之后暧昧模凌的话语中解码出导演的真实性情和目的。游戏规则的提前透露,只待观众参与其中。

功能

画外音作为以文本形式呈现的声音影像,往往是对画面影像的补展。画外音因此一般用来组织叙事,要么是片中的某位人物,画外音以主观视角参与

...
显示全文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部电影是华文创和甜蜜生活联合提供,由业界最专业的甜蜜生活来制作,我们邀请业界最难处的叶女士和钟先生来担任监制,我是始终如一的导演阿尧,等下放映过程当中,我会三不五时出来讲几句话,宣传一下个人的理念,顺便解释剧情,请大家慢慢看,就先不打扰了,需要的时候,我才会再出来。——《大佛普拉斯》片头画外音

嗓音

随片头字幕而来的这一整段旁白,观众首先为导演的创意所激奋(竟然自己跳出来申明哇),为他使用的自夸与反语(“最专业”“最难处”“始终如一”)所逗趣,为他的真诚(“我是导演阿尧”“宣传一个个人的理念,顺便解释剧情”)所感动,以及为他小丑般的俏皮(“就先不打扰了,需要的时候,我才会再出来”)所逗乐。在这里,迥异于真实导演(黄信尧本人)的人格面具已经产生,画外音成为导演隐藏自身又同时将自己显露的化身,观众需要在之后暧昧模凌的话语中解码出导演的真实性情和目的。游戏规则的提前透露,只待观众参与其中。

功能

画外音作为以文本形式呈现的声音影像,往往是对画面影像的补展。画外音因此一般用来组织叙事,要么是片中的某位人物,画外音以主观视角参与叙事;要么是画外的无名者,画外音以客观视角交代剧情。出现在《大佛普拉斯》中的画外音,因为是导演本人的角色和声音,从而延伸出如下三种独特的功能:解释画面中呈现的视觉内容,比如介绍人物、讲解镜头信息、透露人物内心的心理活动等;扩展画面内容,比如对人物过往生平经历的介绍,或把将要发生的事情提前告知观众;暴露创作过程,比如片中在插入一段配乐时,直接说这是林生祥为电影创作的。这三种功能都将观众与电影区隔了开来。

如何理解这个画外音?有三个角度

戏剧-史诗剧

将画外音当作这部电影有机的组成部分,就像我们在惯常情况中所看到的那样,画外音具有参与叙述或交代剧情的功能。当导演跳出来申明自己是电影的创作者,并如数向观众讲述幕后团队(出品公司、制作公司、创作者)和自己在接下来将扮演的角色(“宣传一个个人的理念”),在观众和电影间无形加剧了一道隔绝的屏障,取得简离的效果。第四堵墙已被打破,这是布莱希特最早在他的“史诗剧”中实践的观念,提词员在幕布还没揭开之前便率先将全剧的情节告知观众(《例外与常规》),并让在演员在演出时与角色保持距离,为的是不让观众陷入戏剧营造的幻觉中,有客观批评的精神。

电影-评论音轨

将这个画外音看成是电影创作完成后再添加上去的,这样这个音轨就不再是电影自身组成的一部分。有没有这个音轨,都不影响到电影的观看,音轨只是提供了观众进一步理解电影可能会喜欢的一些幕后信息或观点。这非常像电影碟片发行时,发行商为了吸引影迷购买在影片中加入的评论音轨。一般都是找评论家来录,表达他对电影的喜爱与理解。当然也会找导演,这个时候导演会提供一些不为人知的幕后信息,而这是许多猎奇的影迷特别喜欢的。

小说-叙述者

小说独有一个叙述者,这是诗歌或散文都没有的。叙述者有别于小说家,小说家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人,而叙述者则是小说家在小说中创作的来代为叙述故事的化身。因而,叙述者的性情与小说家的性情没有必然联系。《大佛普拉斯》中的画外音更像是小说的叙述者,这个叫“阿尧”的画外音从其讲话方式来看显然有别于导演本人,同时“阿尧”还能提前告知观众电影后面将发生的剧情(比如启文的死亡),这非常类似于叙事学中一种叫“预叙”的手法,即叙述者跑出来提前告诉观众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而且,《大佛普拉斯》中的画外音略带插科打诨的玩闹特点也非常像《项迪传》中那位完全不完叙述时序来讲故事的叙述者。

《大佛普拉斯》中的画外音不是其中的任意一者,而是三者都有。所以,我觉得导演使用的这个策略非常聪明,也很有创造性。但若从电影整体呈现的效果来看,又给人玩得过头的感觉。有人将画外音看成是类似说书的形式,觉得不对。说书者不会是作者,而是另外能讲述故事的任意之人,他与作品之间的关系是隔绝的,无法参与到作品的形成中。

16
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