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问题的问题》—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嗜啡电影
2018-03-07 21:38: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成问题的问题

特别声明一下,由于资源素材缺陷,整部片子的左上角都会有一串20160412的淡淡水印,所以别打我。

范师傅的路子应该就是把黄渤(不好意思,黄导哪儿都得带上一句)的从艺之路大概以0.25倍速慢放的效果。两人前期都做过小人物,靠扮丑放低身段俗过、火过,范师傅遇到了小品王,黄渤遇到了宁浩,至于管虎,我觉得他们俩算互相成就了。而他们俩走到今天的共性,是都能沉得下来。

下面且说回咱今天这部片子。改编自老舍先生的同名短片小说。在这里需要强调的就是这个原著改编,看过之后相信大家都会有一个感觉,就是原著的文学底子太深厚。不需要其他电影技巧的过分加工处理,平铺直叙就能把那股批判力量给释放出来。

...
显示全文

不成问题的问题

特别声明一下,由于资源素材缺陷,整部片子的左上角都会有一串20160412的淡淡水印,所以别打我。

范师傅的路子应该就是把黄渤(不好意思,黄导哪儿都得带上一句)的从艺之路大概以0.25倍速慢放的效果。两人前期都做过小人物,靠扮丑放低身段俗过、火过,范师傅遇到了小品王,黄渤遇到了宁浩,至于管虎,我觉得他们俩算互相成就了。而他们俩走到今天的共性,是都能沉得下来。

下面且说回咱今天这部片子。改编自老舍先生的同名短片小说。在这里需要强调的就是这个原著改编,看过之后相信大家都会有一个感觉,就是原著的文学底子太深厚。不需要其他电影技巧的过分加工处理,平铺直叙就能把那股批判力量给释放出来。

至于片头图片。我想没有其他的截图会比这一张更好了。整部影片都淡如水,就连矛盾和冲突的高潮点都没有任何的暴力对抗场面,可你又会在各色人物身上感受到平静水面下的复杂乱流。人心如是、农场如是、世界亦如是。

不是问题的问题。“不是”说的是表象,看起来都是鸡毛蒜皮,可究其本质却是实实在在的“问题”。对于战场来说,农场不是个问题;对于农场来说,个人不是个问题。而当人出了问题的时候,就会演变成社会的问题。

丁务源,丁主任

影片刚开始就给了核心人物一个满格的亮相,就这一个涂油的动作,小男人的气质全出。对范伟早年说过相声还有印象的观众应该知道,虽然是东北人,但人家起初也是斯斯文文的气质。

只是后来因为角色需要愣把自己磨成了伙夫、彪哥和王木生。现在回想起来这个牺牲真是需要克服很大心理障碍的。遥想起《一九四二》里贡献的最经典演技,以致敬意。

所以说就本身气质而言,范师傅是很贴合角色的。忘了什么《道士下山》吧,还有《天下无贼》的“大哥,我想劫个色”,也别总想着什么《看车人的七月》、《求求你表扬我》、《老大的幸福》里面的糙汉子形象了,现在人往这儿一站就是一个活脱的丁主任。其实这些年,搁一般人估计早让几个大导演把人设给祸害完了。

那么老丁到底又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呢?

客观来讲,他是树华农场的主任,是资本家的一个小腿子。说话慢条斯理,公事私事事无巨细都能帮老爷太太们办了,这就是他的处世之道,十分圆滑。对待老板百依百顺,对待雇工们和和气气、亲如兄弟,地地道道一个“老好人”。

就是这么个道德模范一样的人物,放在工作上去考量他呢?工人们满意,自然老板们就不待见了。作为农场主任,生产管得一团糟,账面乱得不堪入目,从账上支钱没有正式的审批流程,还要自己靠打牌的钱往回贴补,搞得李会计焦头烂额,叫苦喋喋。

丁主任这一套虽然深得老板太太的喜爱,但是另外的股东可就不待见了。这个倒茶故意挑刺儿的小细节,片子里面还有很多,需要各位慢慢挖。不过全片最大的槽点是:老爷太太的私房话,太太们打牌的嚼舌头全都是嗓害哇,完全听不懂。让一个中国人,看着国产片,还要借助英文字幕来理解,也是惨的不要不要的。

因为股东之一的佟老板不买账,所以就有了后面的尤大兴出场。影帝必备的这支烟呐,看来我跟影帝的距离,永远有一根烟的距离。

但如上这些,还都是小问题,最恶劣的是凭借着自己农场主任的职务之便,养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小白脸”。纵然如爱情公寓这般,也只是房租减半,水电全免啊。至于这个“小白脸”秦妙斋是怎么回事,我们在下面会讲到。

这种对艺术的附庸风雅,对所谓艺术家的一见如故,这讽刺的味道可真不是一星半点。

老好人做错事,多数情况下是会得到大家的原谅的,但是看完秦妙斋的所作所为,还是能“忠贞不二”的,那就可以定义为是可恨的糊涂蛋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把孔孟之道的“与人为善”黑得最惨的一次了。

秦妙斋,秦骗子

这是全片色彩最鲜明的角色,但演员有点儿发挥得过了,就像在一件素白的婚纱上,别了一枚粉红色的Hello Kitty胸针。

秦妙斋这个角色从整部片子的基调上来讲,他就像咖啡滴在了白衬衫上留下的Macchiato一样,突兀,而且显得脏。的确,这个人物几乎汇集了全片的七八成黑点,他是作者用来抨击和讽刺的利刃,但可悲的是,太标签化,太不食人间烟火了。骗子可以假,但是假到浮夸,就是真拿周围龙套们的智商不当回事儿了。

叨一叨他的手段吧,其实往后发展来看,与其说他是骗子还不如说他是个无赖,还是不能凑出个炸弹的癞子。

比如,打牌输了钱,拿花生米来抵。这是一个成年人干出来的事儿么?不过,从整个戏份来看,他身上应该是没钱的。没钱还去跟人家赌,那自然就是奔着耍赖去的。

情场老手,不知道骗过多少无知少女。凭借着一副皮囊,一张能忽悠的嘴,稍微用点儿文青的惆怅一包装,初次见面就可以一吻定情,是不得不服啊。索性姑娘后面的智商还是勉强踩到了及格线的。

游手好闲和不学无术。蹭着农场里的公款,忽悠着千金小姐和丁主任的资助在农场里搞起了画展。自己一幅作品没有,然后摆出一副高谈阔论的姿态评头论足,还自诩为艺术家。说到这儿,是不是有点黑了我们这帮写影评的?但我辛辛苦苦看了这么多片儿也没自诩影帝啊,我前面都明明白白说得很清楚了,还差着一支烟呢么……

如果上述都只是一些小毛病,顶多说这个人德行不好,不算犯什么大错误。既然人家跟丁主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咱们也不好多指责什么,毕竟这也是人家的生存之道。

但是下面要说的这两个问题的性质就比较严重了,一个是诬蔑,一个是汉奸罪。

为了保全自己在农场的一席之地,他必须扶稳丁主任这个位子,所以就有了这么段情节。他列举出的尤大兴罪证有以下三点

。。。

就这三点了,具体内容放在尤大兴环节再说,因为这个跟“农场革命”是息息相关的。到后面搞“运动”,打倒尤大兴这个,寓意太明显了,批斗嘛。

这处不露脸的处理,用屋内人的反应和屋外的声音,没有直接用视觉呈现门外的热火朝天,这个手法很内敛。

至于汉奸罪,就不用多说了,一起来的吴教授死因不明。他却落跑到了农场。

被抓的这一段,总算能让观众痛快一把。

综上,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角色,如果范师傅能请动坤哥来演就太好了,我总是很喜欢用坤哥的演技来脑补上秦妙斋的戏份,相信那一定会很爽吧。张超的发挥呢,说白了,还是没太甩得掉偶像包袱,他跟丁主任的戏还是太紧,无赖不是光靠台词里面的脸皮厚,撒撒娇就完事儿的,多多少少得带着点儿横劲儿,要不就真给演成小白脸了。

哦,另外说一句,如果你们觉得眼熟的话,不用掩饰,对,张超就是他,那个《爱情公寓2》里面,上演电梯偶遇的男神造型师——Neo!

尤大兴,尤革命

不好意思,这个尤大兴又让我联想到之前写的东西了。就是《动物庄园》里被拿破仑赶走的雪球。

连故事环境都神相似,都是在农场里。尤大兴是正规留学生,又学的是园艺专业,可以说这是一个当时国内打着灯笼都难找的高级农场经营者。受佟老板委派,到树华农场来接手生意。

这一个修电灯,就让我们的丁主任甘拜下风了。更不要说后面的生产管理和制度建设了。尤大兴来树华农场做的这些事儿,和雪球当时研究怎么建风车发电机是一模一样的。

普及种植技术,建立完善的工作制度,汰换掉一些不合格员工,再根据个人能力分配相应工作项。整个农场在尤主任的带动下,似乎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他管得了一座农场,却摆不平一个秦妙斋。

这就要说回之前的那三点罪证了:

一、开除部分工人,让他们没饭吃;

二、排挤丁主任,致使丁主任险些溺亡(这TM神逻辑关联性);

三、纵容妻子收受贿赂。

其实除了第三条以外,前两条都是扯淡。但为什么还有人信,就是因为在理和利上面,大多数人都更倾向于想着自己说话的人。

所以,最终尤大兴这么个先进的典型,还是因为管理哲学的水土不服,被硬生生给排挤了出去,最后只留给农场一个暗淡的剪影。

而殷桃在片中的表现就给人一种表面祥和,内心很不稳定的危机感,从言语中你能看出这个人物内心的躁动。我总隐隐感觉她像要跟丁主任出轨一样……这个真的怪我么?

插一嘴,这个王瀚邦(王一鸣)长得太像渡边谦了……

到底是什么问题

如果只看到这些,这部好片就糟践了。

这是一部让我感觉犹如煨瓦罐汤一样的片子,比温水煮青蛙还要慢(实不相瞒,过个年我终于可以不用看那些蛙儿子了,一出现就注定了跟pokemon go一样命运的玩意儿)。一切都闷在一个瓦罐里,隔一段时间给你放点儿料,硬生生给你焐热乎了。

这个关键的灵魂人物,就是我们的丁主任,因为我从他身上看到的是中国职场的厚黑之道。这种老好人的表象下隐藏的心机之深,要比那个没头没脑,如小鹿乱撞一样的秦妙斋可怕得多。就像开篇的水一样,看似平静,但你真的不知道他有多深。

丁主任,何许人也,这是一位能坐下来陪三位太太小姐打麻将,聊得进深闺房,听得出话外音的主儿。在上层社会圈子里,丁务源就是个百事通。什么事儿,您交给我了,包您满意。

一个有着如此情商,除了自己经营不善的能力硬伤之外,能打点到几乎各方满意的老油条,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秦妙斋给懵住?

原因就是,他知道秦妙斋这路人,自己以后能用得着。

凭一个农场主任的面子,撑一个不交房租的小子,丁主任自知是能抗住的。所以,两人的交流,就像哄小孩一样,你可大谈特谈,我只负责发糖,当然偶尔也要问你两句“作业写完了没有”,但彼此都心知肚明,没有把对方逼到绝处,这只是提个醒儿,老子还养着你呢!

所以,每次提到房租,我都会很纳闷:老丁太没原则了,活该被坑。但正是每次老丁表现出的“我骂你?我张不开嘴;我打你,我伸不出手”,都是一种与秦妙斋的利益绑定。

而这把藏在枕头底下的刀,就在尤大兴来改朝换代的时候,派上了用场,他甚至都不用明说。就像本山大叔那句台词:“看见没,他自己就找去了。”

“大兄弟,我不是舍不得主任这个位子啊,是我不干了,他们就得赶你走啊。

而明知秦妙斋的所作所为已经越界之后,我们这个一本正经的丁主任又站出来,把被踩到的人扶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给他提一些“保命”要紧的建议。

一边说着,秦妙斋做错了;而另一边给出的建议是让贤于自己。不去制止错的一方,反而让受害一方出来认怂。归根结底的受益者还是老丁自己。

如果说以上这些都只是阴谋论的猜测,那最后的庆功宴,两人私聊就完全印证了上述想法。

“在关键时刻,做朋友的,如何赴汤蹈火”言外之意,你所做的我都知道,其实我在拿你当枪使。

“吴明义教授失踪,两个月前上报纸了”为什么两个月前的事儿丁主任现在才说呢?而为什么第一次警察抓人的时候就凑巧抓错了呢?老丁问出这句话,无非是探探秦的底子。而秦的表现,也坐实了他脱不了干系。前一刻拍着胸脯说的“老哥,上面有人”,下一秒就直接到农场里抓人了。而且秦被抓之后,老丁的反应却一如往常。

所以,这部作品的批判性和暗喻就全出来了。秦妙斋走的是一条明线,明晃晃的站在那儿,让观众来唾弃;而丁务源这边,则是一条暗线,真正的心机BOY可是在这儿呢。

影帝的这个水准,可不只是笑面虎那么简单啊。。。

而这样的人,似乎,都还活得挺好。

留个小尾巴,各位看官谁能给解读解读最后这个殷桃站在农场外的背影是什么意思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成问题的问题的更多影评

推荐不成问题的问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