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6分

看完芳华之后

李福福
2018-03-07 19:07:34

看完芳华之后,更加肯定了好人未必有好报这句话。以下是最近读到的一段话,不能更赞同,

re

近几年接触了不少人,不同领域、层级、社会身份、专业背景的人逐渐分离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面貌自白。厘清二者区别后发现各有意思,殊可表说。 一类人,善良而耿介,为人平正宽厚,内心秩序感较强,在公共语境与日常生活中容易过分追求一个好而单纯的情感诉求。遇事擅做价值与道德评断,深信因果,坚信善恶有报,但成本与数据意识略显淡薄,很少考较任何一个行为背后都存在着各类显性与隐性的代价和成本,感性常大于理性。 另一类人,精明而理性,知识体系中拥有大量自然科学知识,且头脑中有较强的抽象建模能力,不盲从听信于道德与教条的呆板教化,灵活多变。 有成本意识,知道任何选择的背后都要付出等量的代价,从而进行计算与取舍。 有概率意识,懂得人世中诸多惊情与意外完全是“随机性”作祟,毫无缘由,不值深究。 亦有边界与模型意识,尖刻洞悉出安全边界大且模型稳固者,在此边界内任由寻欢作恶都不受报应牵惹。安全边界小且模型孱弱者,毕生积善修德小心翼翼,稍遇轻微变量变数,也难得善终的本质规律。深知世界是无序的,善恶到头无报无不报,能看

...
显示全文

看完芳华之后,更加肯定了好人未必有好报这句话。以下是最近读到的一段话,不能更赞同,

re

近几年接触了不少人,不同领域、层级、社会身份、专业背景的人逐渐分离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面貌自白。厘清二者区别后发现各有意思,殊可表说。 一类人,善良而耿介,为人平正宽厚,内心秩序感较强,在公共语境与日常生活中容易过分追求一个好而单纯的情感诉求。遇事擅做价值与道德评断,深信因果,坚信善恶有报,但成本与数据意识略显淡薄,很少考较任何一个行为背后都存在着各类显性与隐性的代价和成本,感性常大于理性。 另一类人,精明而理性,知识体系中拥有大量自然科学知识,且头脑中有较强的抽象建模能力,不盲从听信于道德与教条的呆板教化,灵活多变。 有成本意识,知道任何选择的背后都要付出等量的代价,从而进行计算与取舍。 有概率意识,懂得人世中诸多惊情与意外完全是“随机性”作祟,毫无缘由,不值深究。 亦有边界与模型意识,尖刻洞悉出安全边界大且模型稳固者,在此边界内任由寻欢作恶都不受报应牵惹。安全边界小且模型孱弱者,毕生积善修德小心翼翼,稍遇轻微变量变数,也难得善终的本质规律。深知世界是无序的,善恶到头无报无不报,能看清“因果学说”在诸多领域的局限性。 故,此类人很少基于“善恶”“道德”“因果”的角度进入公共语境去评说世故,更倾向于在世界这个复杂协作体中寻找出事物演进的底层逻辑,理性常大于感性。 上二者殊异,稍欠审慎便涉褒贬是非,不易妥帖,但此中区别却大可值得深讨深味。 概率论区别于因果论的一个重要智慧是:许多事情的发生,都可以与它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无任何因果间的必然联系,独立随机事件是毫无规律且无可预测的。再进一步,极小概率的事件或事故,本质上都是“随机性”在发挥效用,根本不值得耗费心神过度反应与追究。 边界与模型概念实则更易理解,通俗说来,就是个人所处的层级、位置、处境、或权力结构能否覆盖掉负面行为的代价,层级越高,覆盖能力越强,反之亦然。此番道理在政治、经济、商业、等大量繁复协作体系中时刻运行,从历史的大框架回看史事时,也是异常彰显,不消说。 现实世界是由显性规律和隐形规律交替支配的,我们接受的教育,习得的各类或传统、或宗教的劝诫与宽慰,惯于用线性而显性的因果规律剖析问题,但当隐性规律开始另起效用,当不符合情感预期的血淋淋的憾事惨事横陈于面前时,被“凡事皆有归因”等不合逻辑、不负责任的懒惰思维教化出的大脑会怀疑、会迷惘、会痛苦、失望甚至绝望。 当感性不能结合智性,“因果有报,善恶有别”也更多的沦为一场自欺与被欺间的失效语境,故而人悲观,常感之叹之:“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人们流落于歧义中,并在歧义中衍生着更多歧义。 世道艰深,谁看到的维度越多,世界在谁的眼中便越真实。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