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难寻

陈旧
2018-03-07 18:46:1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叫迪克森,一个普通的名字,一张普通的脸。

我觉得我的愚蠢遗传自我的母亲,一个丧偶并且喜欢看无聊的电视节目的老女人,她教给我很多怪道理,至今我还信奉为人生准则。

我很爱她,严格意义上来说,人们称我这种带有恋母情节的男人为“妈宝男”,但我并不认为听妈妈的话有什么不对。

虽然我看起来像是成天无所事事会去酒吧买醉的流浪汉,但实际上几天之前,我还是一名警探,至今我的手上仍残留着手枪和警棍坚硬的触感,以及制服将我滑腻的肥肉包裹进去的一种紧绷的感觉。

哦,几天之前,我被一个有色人种开除了。

威洛比自杀之后,一个肤色黝黑的家伙神情傲慢地走进警局,就像在自家院子里散步那样晃到我的面前,像那些曾经屈服于我的警棍之下的黑鬼们一样讨厌。但是见鬼,这样的家伙竟然成为了警局的新主人,我敢保证他一定是看到了我把韦尔比那小子扔出窗外的壮举。但是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早就看韦尔比不顺眼了。

韦尔比,那个流鼻涕的小崽子,他的名字跟他赤色的头发一样碍眼。

我曾经好言好语地劝他管管那三块只有路痴和脑袋有问题的呆瓜才能看见的广告牌。

我说:“威洛比是个好人,在他余下的日子里,他

...
显示全文

我叫迪克森,一个普通的名字,一张普通的脸。

我觉得我的愚蠢遗传自我的母亲,一个丧偶并且喜欢看无聊的电视节目的老女人,她教给我很多怪道理,至今我还信奉为人生准则。

我很爱她,严格意义上来说,人们称我这种带有恋母情节的男人为“妈宝男”,但我并不认为听妈妈的话有什么不对。

虽然我看起来像是成天无所事事会去酒吧买醉的流浪汉,但实际上几天之前,我还是一名警探,至今我的手上仍残留着手枪和警棍坚硬的触感,以及制服将我滑腻的肥肉包裹进去的一种紧绷的感觉。

哦,几天之前,我被一个有色人种开除了。

威洛比自杀之后,一个肤色黝黑的家伙神情傲慢地走进警局,就像在自家院子里散步那样晃到我的面前,像那些曾经屈服于我的警棍之下的黑鬼们一样讨厌。但是见鬼,这样的家伙竟然成为了警局的新主人,我敢保证他一定是看到了我把韦尔比那小子扔出窗外的壮举。但是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早就看韦尔比不顺眼了。

韦尔比,那个流鼻涕的小崽子,他的名字跟他赤色的头发一样碍眼。

我曾经好言好语地劝他管管那三块只有路痴和脑袋有问题的呆瓜才能看见的广告牌。

我说:“威洛比是个好人,在他余下的日子里,他不该被这些破事烦心。”

既然他不听,就试试我拳头的滋味吧。

“你别找韦尔比的麻烦了。”威洛比的提醒还在耳边。

噢,老天,他严肃起来可真让人害怕,上一秒还在谈论要把我可怜的老母亲仅剩的几颗牙打进肚子里去的笑话,下一秒就不许我谈论那个可笑的侏儒。

但是谁在乎呢?

反正威洛比不在了,没有人能管着我了。

是啊,威洛比自杀了,该死的癌症,该死的广告牌,该死的世界。

现在又有一个该死的黑鬼害我没了工作。

他让我上交枪和警徽。

我掏出了一把钥匙、一块眼镜布、一些该死的收据。见鬼,那该死的警徽去哪了?

你们这些屏幕前的家伙一定在笑话我吧,认为我不配当警察。

我上了五年警校,算上留级的话得有六年,在警局干了三年,没破什么大案子,光顾着教训那些不懂规则的黑鬼了。但教训而已,我谁也没有虐待,我发誓!

好吧,现在不是该谈论这些的时候。我彻底成为一个无业游民了。

天知道我为什么还有闲情逸致和我的老妈坐在阳台上抽烟,谈论辞退费的事情。

你知道有时候你神志还算清醒的老母亲总会吐出一些让你讨厌的话,什么赶着去见漂亮妞,我可没有什么漂亮妞。

“再说一句,我就把你的头打爆。”

也许我该想想我今后的生活,或者,那个女人。

海耶斯女士,她该消停了吧?

威洛比已经死了,没有人再为她女儿的死买单,就让这个疯狂的老女人守着她那三块再也没有意义的广告牌见鬼去吧。

对了,我差点忘了,广告牌已经被火烧得面目全非,就像年轻的安吉拉的尸体,我还为此反胃过一阵子。

是谁放的火呢?伙计们,这不是一个设问句,我可不屑于干这种事,身为一个前警探,我还不至于知法犯法,纵火罪可是一个不小的罪名,我可不想以这种方式回到警局。

假如现在我还是一名警探,也许我还会对纵火犯产生一点兴趣,毕竟他帮了我一个大忙。但是现在,谁纵的火我他妈真的一点都不关心。

等等,电话响了。

是塞德里克的电话,说是威洛比留了一封信给我。

哦,一封信,他会说什么呢?

这个自私鬼,说自杀就自杀了。该死的,我早就知道那三块广告牌对他的打击太大,跟那该死的癌症不相上下。塞德里克在电话里说让我下班后过去,还让我把钥匙留下来,省的他们再找我要。

算了,反正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作纪念品吗?

“杰森,是我,威洛比。”打开信封,这些字母在手电筒惨白的光下显得尤为冰冷,像威洛比不笑时冷漠的脸。

“我觉得你拥有成为一名好警察的资质,杰森。”

鬼话,我嗤了一声,再没有比你的前长官在遗书中的赞美更加虚情假意的东西了。我才不想靠这些静止的了无生气的字母来告诉我你的想法,如果你真是这么想,那么就应该亲口说啊,混蛋。

不说一声就崩了自己脑袋的混蛋。

“我知道你不会觉得我会这么想,但我就是这么想的,笨蛋。”

我继续往下看。

“不过我也觉得你太容易生气了。我知道这都是归因于你父亲的去世,你不得不照料你的妈妈和一切,但是只要你还把这么多仇恨深埋在心底,我觉得你就永远不会成为,那个我所知道的,也是你想成为的一名警探。”

我突然有点迫不及待地想看完这封信。

我将信纸压在墙上,耳机里夏日的最后一朵玫瑰不断绽放又枯萎着。

“成为一名警探所真正需要的其实是...爱。因为只有通过爱才能达到内心的平静,而通过内心的平静才能思考...”

“没有人会把你当成同性恋...”

噢,威洛比,原来你都知道。

“祝你好运,杰森。你是一个好人。你这段时间运气一直很糟,但事情会有转机的。”

我,是一个好人吗?

作为儿子,我时常口无遮拦地对老妈爆粗口;作为警探,我碌碌无为,上班时间不是在看漫画就是在听歌,偶尔吓吓那些自以为是的黑人。

但是

难道我不想成为一个会破案的好警探吗?

难道我就不想变成一个有用的人?

我深陷于这封信,深陷于威洛比对我的审视中,甚至觉得他眼中的我就是真实的我,即使不是,为何我不能尝试去做一个好人呢?

“试试吧,试着改变一下。”

我的内心突然充满了一种奇怪的情感,它好像滋生于另一个世界,一个充满着光与火,热情和善意的世界,一簇一簇地点燃了我的心。

“砰--”

是真的起火了。

周围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火光,灼人的火焰渐渐逼近,渐渐地将要吞噬我和这个世界。

然后我看到了那本案例,它安静地躺在桌上,好像再也不会被人拿起。

它一旦被烧毁,就什么也没有了,无论是威洛比最后的坚持,还是海耶斯不灭的希望。

我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能慌。

我冲了出去。

我从来不知道被火灼伤是如此地痛,我可以忍受很多痛苦,包括照顾母亲的压力,索然无味的生活,被人嘲笑和蔑视,唯独这火焰的热情,我无福消受。

我扑倒在警局前这条我曾巡逻过无数次的街上,地面冰冷的触感无法缓解我的疼痛,我觉得我要裂开了。还没从疼痛中缓过神来,大脑下意识地就指挥着双手掏出了案例本,猛地一下甩了出去,我心想,千万得离我越远越好。

哎,我滚不动了,我想我可能快要死了。

哦不,有人过来了,是谁?我看不清楚,小小的一团,轻柔而有力地裹去我身上的火苗。

可是为什么我好像看到了那个可恶的女人,她盯着案例本,脸上懊悔地像要流出眼泪。

“一定是我的错觉。”昏迷的前一刻,我这样想。

我没死。 感谢医生给我留了条缝儿好让我不至于看起来像是博物馆里那些干瘪的木乃伊。 瞧我看到了谁,韦尔比。他的伤势没比我好多少,脸上几乎不能看,腿也瘸了。 我想摸摸鼻子以示歉意,才发现自己动不了。

“你怎么样了兄弟,天啊,你还好吗?”

韦尔比摇摇晃晃地过来了。

“你烧得非常严重,但是你会好起来的。”

他并没有认出我。

“你想要一杯橙汁吗?我找到了一根吸管。” 我看着他,突然很想哭。

瞧我都干了些什么,把一个好好的大小伙子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别哭呀,你会好起来的。” 韦尔比这个蠢货,竟然还来安慰我。噢该死,眼泪好咸,伤口好疼。 “对不起,韦尔比。”透过厚重的纱布,我的声音沉重而又含糊。 “你认识我?”韦尔比奇怪地打量我。

此时此刻我真该感谢这些绷带,好让我不至于太尴尬。 “真的对不起。”好吧,我哭着说出了这句话。

我还没有学会如何向别人道歉,但我觉得必须要做些什么来弥补我的过错。

“为什么道歉?”

“我把你从窗户上扔出去了。”

韦尔比终于知道我是谁了,他猛地一下晃开了,表情十分痛苦,我并不认为他会轻易地原谅我。

“对不起。”

“道歉没用。” “别他妈哭了。” “泪水里的盐分会让你烧伤的部位恶化的。”

他转过身去,微微颤抖,好像极力忍耐着什么。

我想如果他健步如飞的话,我现在肯定已经是一具动弹不得的尸体了。 我抬头看向天花板,不太敢看雷德的脸。 接着我听见了微弱的水流声。 一声轻响, 一杯橙汁被放到了旁边的桌上。 吸管朝向我。 ———— 我毁容了。 左边脸像是施工现场,我敢保证现在我比那些拿着警棍的家伙们更有威慑力。 在酒吧喝闷酒,斜对面的卷发女人骂了一句“人渣。”

我当做没听见。 隔壁两个看起来也很像人渣的兄弟正在谈论着什么。

我发誓我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八卦的男人,虽然我的外表降低了这句话的可信度。 谁让他们在公共场合谈论这种事的? 哪种事?酒精麻痹了我的大脑,但是我没醉。 “你是一个人去的吗?”

“不,我和几个兄弟一起。”

“他们也上她了?”

“他们在旁边看着也够尽兴了。” “她身材辣吗?” “被火烧的时候更辣。” 邻座的两个男人语气戏谑,好像谈论的是一段艳遇,而不是人命关天的刑事案件。 “上”、“火烧” 这两个词反复在我的脑海中盘旋,组成无数种可能,并指向同一个清晰的事实。 这个家伙,不论是不是他,都决不能放过。 我站起身,故作轻松地路过他们,酒吧门口这辆破旧的外地车,明显就属于那两个男人。 车牌号,很好,记住了,看来我的脑子还很清醒。 我点了一瓶Maestro,然后又坐到了座位上。

但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我听到他们在谈论我。

我起身坐到他的对面,他立马感到受到了冒犯,嘿,这么冲动可不是件好事。 “冷静。”我以手示意。

“你喜欢魔法吗?”

我想我这招起作用了,没有人会拒绝魔法。

在他将信将疑的目光中我举起手慢慢地伸向他,然后,呲啦—— 抓破脸皮的感觉爽呆了。 “Fuck.”他反应倒挺快,直接一拳打在我脸上,我的脸皱成一团,绝对比一块用旧的抹布好不了多少。

鲜血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一下子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倒在了地上。 “嘿!”刚才坐在卷发小妞旁边的黑人似乎想来劝架。

“他是个警察。”这句话还挺有威慑力。我感到那个男人慌了, “警察怎么不带警徽?” 我吸吸鼻子,看来还是得好好找找。 “听着,我可什么都没干,是他先挑事儿的。”我听见那个略微发颤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头上就挨了一脚。 回到家,顾不得脸上一片血污,老妈竟然还没睡,尖叫着问他们对我做了什么。 妈妈,现在可不是和你诉苦的时候,我还有正事要干。 找到了,证据采样管。 用小刀剔除指甲里残留的面皮,小心翼翼地塞了进去,盖上盖子。用笔在上面写好爱达荷州。 我躺在地上笑了。

老妈在门外歇斯底里地喊着,我想她应该是吓坏了。

“我没事,妈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

—— 门被打开了。 海斯特太太的脸逐渐放大,我有点不敢看她。毕竟我们之前的关系,呵呵。 我们俩坐到秋千上,望着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我内心的警察正在检验他的DNA。我被他暴打了一顿,所以采到了很多的DNA...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放弃,就像我妈妈说的,你能做的就是不断尝试。”我一股脑儿地说着。 她看着我,神色淡淡,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但是我看到她点头了。 该走了,我迈出几步,她突然叫住我。 “谢谢。” 她的眼神渐渐柔和,像一壶变温的水,像冬天开裂的湖面。 我看见她的嘴唇一开一合,像是我颤动的心门。

原来当一个好人是这样的感觉,有点儿奇怪。

但是我还挺喜欢的。 —— “很抱歉,他并不是凶手。我们比对了DNA,并不符合,而且他没有犯罪记录。”那个害我失业的长官如是说道。

“也许他只是吹牛而已。”

“他不可能吹牛。” “案发时他并不在国内。” “那么他在哪?” “这是机密。” 见鬼,这些无用的警官,一旦涉及到民权法这些无聊死板的法案,就罔顾现实。 他不肯透露分毫,我看到他眼里没有任何想将那个男人绳之以法的欲望。 但我的心中已有了答案。 离开前,我把警徽重重地扣在桌上。 —— 电话接通了。 我听见那头微弱而又急促的呼吸声,像是在满怀期待地迎接一个婴儿的到来。 我本可以,本可以兴高采烈地告诉她结果。但是现在,一切似乎都白费了。 “抱歉,米尔德里德。他不是凶手。” 我十分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我知道要承受这些字的重量,远比我吐出它们要痛苦地多。 果然,对面突然一片沉寂。紧接着,是拳头或者手掌重重击打额头或者脸上任何一处完好的器官的声音。 那么压抑而使人窒息,我将头靠在枪口上,差点喘不过气来。

“抱歉,我又让你失望了”

“没事,我想我应该挂了。” “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个强奸犯。”我不容置疑地说道。 “而且我知道他的车牌号和住址。” “他在哪?” 米尔德里德似乎平静了下来,恢复了她一惯地让人听了不爽的语气。 “爱达荷州。”

“有点意思。” “我明早就开车去爱达荷。” “需要做个伴吗?” “当然。” 挂了电话,放下抢,我抚摸了一下老妈柔软的头发,她的呼吸和人间一样美好。 但是我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贪恋人间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今天天气真好,阳光比以往我人生中的任何一天都要来得舒服。米尔德里德把各种必需品放进了后车厢,包括我的抢。 我坐在副驾上,转头看向窗外,三块广告牌顺着视线越来越远,就像我从前的生活,死板,了无生气。 阳光打在米尔德里德的侧脸上,形成一种柔和的光影,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景象,她尖锐而又咄咄逼人的气势仿佛融化在了这似明忽暗的光影里。 她突然开口:“嘿,迪克森。”

“什么?”

“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终于要说了,我猜她也憋不住。 “警察局的火是我放的。” 我自嘲地牵起嘴角。“是啊,除了你还有谁呢。” 米德尔笑了,天,她笑起来真丑,还是欠扁的样子比较顺眼。 “迪克森?”

“嗯?”

“你确定要这么干吗?”

“去杀了那个家伙?”

“不太确定。”

“你呢?”

“不太确定。”

我们视线交错又闪开,但心中已有了答案。

希望这条去往爱达荷的路不至于太远。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