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娘》结构的模糊

醍醐灌饼
2018-03-07 18:34:44

从内容上来说,强戏剧张力构成一种真实,去戏剧性的自然感构成另一种真实。二者的中间状态(弱戏剧性)让我们体验到虚假(不知道该去抓什么,无从依靠的感觉),但这个中间状态很适合传记、有规模或跨度的、且结构完整的叙事,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在置身事外地“观赏”。 《聂隐娘》本身是有弱戏剧性的,背景的消除和情节的隐去却让原有的规模、结构感不在了。然而它仍然残留了“不干净的”戏剧性,而没有形成新的,以人物为中心的、散点式的稳固结构(就像一些过去的侯孝贤作品)。所以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是模糊的不稳定的,并且这种叙事在影片“自然主义综合体”的、强感知体验性的整体风格下显得非常突兀。 叙事的“隐”是有风险的,它应该为形成、稳固结构服务,而不是破坏结构。电影很大程度上是“所见即所得”的艺术,通过以点带面的思维构建电影,我们看到“点”仍然会自动脑补成“面”,而结构被破坏后我们去脑补电影的结构和轮廓,那是不可能的事。结构的清晰稳定保证了体验的完整。 印象不一定准确,待重看~

2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刺客聂隐娘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客聂隐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