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之形 声之形 6.9分

一个人曾经欺凌另一个人,然后他们成为了朋友

赵家聪
2018-03-07 17:45: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声之形》海报
几年过去了,我渐渐明白: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

初中时的许多课文我大概都忘干净了,但是记住了杨绛先生的这末一句。什么是幸运?什么是不幸?因何愧怍?这愧怍有什么意义?当时读的时候觉得这种感受似曾相识,又觉得远得很,那时人的命运的轮廓我只能瞅见一点点。如今隔了七八年,再读这句话,我仿佛咂摸到了一些人生的幸运,不幸,与愧怍的味道。

《声之形》这部片子是2016年上映的,2017年登录中国。我还记得因为中方发行方观影活动莫名其妙打起call来惹起了不小的风波,是的,这部电影不是格调轻松欢乐的电影。我直到最近才看了这部电影,片子是根据漫画改编的,不过我甚少看漫画。

这个片子讲了一个人曾经欺凌另一个人,然后他们成为了朋友的故事。一般来说,故事是这样的,一个人欺凌另一个人,被欺凌者怀着

...
显示全文

《声之形》海报
几年过去了,我渐渐明白: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

初中时的许多课文我大概都忘干净了,但是记住了杨绛先生的这末一句。什么是幸运?什么是不幸?因何愧怍?这愧怍有什么意义?当时读的时候觉得这种感受似曾相识,又觉得远得很,那时人的命运的轮廓我只能瞅见一点点。如今隔了七八年,再读这句话,我仿佛咂摸到了一些人生的幸运,不幸,与愧怍的味道。

《声之形》这部片子是2016年上映的,2017年登录中国。我还记得因为中方发行方观影活动莫名其妙打起call来惹起了不小的风波,是的,这部电影不是格调轻松欢乐的电影。我直到最近才看了这部电影,片子是根据漫画改编的,不过我甚少看漫画。

这个片子讲了一个人曾经欺凌另一个人,然后他们成为了朋友的故事。一般来说,故事是这样的,一个人欺凌另一个人,被欺凌者怀着伤疤继续生活,欺凌者继续我行我素,两人老死不相往来。人们喜闻乐见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人曾经欺凌另一个人,被欺凌者忍气吞声,苦练绝技,欺凌者自我感觉良好,浑然不觉,最终被欺凌者以各种方式完成复仇,当年的欺凌者羞得无地自容。引人深思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人曾经欺凌另一个人,过了很久,欺凌者在因缘巧合下良心发现,为自己的罪行痛苦万分,恳请被欺凌者的原谅,最终,被欺凌者终于原谅了他,或许终于没有。

但是,这部片子没有老死不相往来,欺凌者和被欺凌者不久就你来我往交往了起来;这部片子也没有复仇,欺凌者的心中似乎从来没有诞生过怨恨;这部片子里有愧疚和原谅,不过愧疚是通过两人日常中的平和琐碎的事情所能弥补的,原谅吗,被欺凌者似乎一开始就原谅欺凌者了,愧疚和原谅更像是作为开启一段少男少女恋情的机缘。总之,电影以一种清新乐观的基调告诉观众,即使有过欺凌的痛苦过去,大家还是能当朋友,乃至恋人的(笑)。

西宫硝子,不幸的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上帝关上了她的窗户,又捎带着掩住了她的门户。她几乎听不见这个世界,由此造成的结果是,她也说不出来自内心的言语,因为语言是通过模仿习得的,而模仿发音必须要听得到发音。有的网友提到过一个设定上的漏洞,如果只是戴助听器程度的听力障碍,那么听力不会差到无法习得正确的发音;如果听力差到戴助听器也无法学习正确的发音,那么也没有必要戴助听器了,普遍的做法是移植人工耳蜗。我不太了解听力疾病,因此假设制作者在此为了影片效果牺牲了细节的考究。

人们会异目,欺侮身体异于众人的人,特别是那些某个部位功能有缺陷的人。想象一个灵活健壮的形体对上一个瘦削矮小,或活动迟钝笨拙的形体,不需要任何交互,谁站在强势的心理高地上就已经一目了然了。我觉得这归根结底来源于人性的劣根性,概括的说,如果他人异于自己,且属于少数者,那么人就会以一种挑剔的眼光看待他,慷慨于他的缺点,吝啬于他的优点,他与自己的不同之处会变得格外的惹人憎恨,或荒唐可笑;继而忘记他与自己有着同样的人格,遇到同样的事会有同样的感受;继而尝试着排挤他,羞辱他,拿他取乐;如果对方不表现出激烈的抗议,便会陶醉于自己的“英明神武”,继而变本加厉,做出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恶性。这种恶行在一个有各种规则约束的成年人社会可能会收敛一些,但在懵懂无知的孩子的社会中其实并不少见,有那么些例子会让人触目惊心,怒不可遏。唉,毕竟孩子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巴黎圣母院》里面有句话说:

强壮的孩子天生凶狠

那么有缺陷的孩子不说天生懦弱,也很有可能从接触人起就带有懦弱的性格。

硝子有着几乎无限的温婉柔情,善意体贴,总之可以被大略概括为“善良”的特质,对爱她的人是这样,对不爱她的人也是这样。这个女孩就像一团至柔的棉花,我甚至不用水的比喻,拳头击打它,它就全部吸收拳头的力道,自己形变,而不把冲击力丝毫反作用于拳头,让拳头吃一点苦头,甚至把打过来的拳头拥在怀中。硝子既没有对施暴者有任何实质性的反抗,也没有任何愤怒不屈的表达,反而在后来,可能是当时就已经,暗搓搓地爱上了原来的施暴者(据说在我没看到过的未删节版里硝子踢了将也一小脚脚,但也就那么一脚而已)。

这样柔情蜜意,无怨无恨的女性特质在日本的文艺作品中几乎是标配,这种女性审美已经深深地扎根于日本文化的最深处,这是以男性为主导的文化对女性最深沉,最极致的性格上的美感的塑造,当然,以女性的角度讲,也是最自以为是的。这柔情足以让超越日本列岛,跨过五大洲四大洋东西方的男人们沉醉在温柔乡中,被哄得五迷三道、忘乎所以,美滋滋地在日本文化的乐土里团聚。所以日本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似乎都对这种对女性的塑造自得其乐,对“大和抚子”们的赞誉溢于言表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不过,稍微再审视一下硝子的性格,就会觉出其中的不自然,不合人性。对施暴者的异常的宽容乃至爱慕,人性中应有的反抗精神、维权精神缺失了,人情绪中的愤怒、仇恨、坚毅也被抽出了,剩下一团和气,总之,人物完全没了脾气。这看上去像暗示了观众一种坏的价值取向:男性只要付出一点点微小的代价,甚至那一点点代价也不需要付出,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欺凌羞辱女性,之后仍可以顺顺利利地把被羞辱的女性揽入怀中,乃至于等着被羞辱的女性主动投怀送抱。这也是许多人批判这部影片的原因。

不过我并不把制作方的目的揣测得这么险恶,认为制作方是有意宣扬女性面对欺凌的顺服不反抗,我认为这一来是因为电影归根结底是要贴合原漫画的情节的,二来可能是制作方想要表达像硝子这样相较于常人感官受限或缺失的人同样异于常人的心境。身体某部分有缺陷的人,在自卑对内心的摩擦中,一部分人会变得愤世嫉俗,认为所有人都会理所当然的迁就他,照顾他,并对预料之外的情况感到极其愤怒,这种心态与一些老人是相同的;另一部分心地更柔软的人则会因为加增了别人的负担而内疚不已,性格自卑,会摆低自己的位置,连连地对别人说“谢谢”和“抱歉”。硝子是第二种人。

请允许我假设,硝子感知外界的门户既被阖上,表达内心的门户也被巨大的阻力抵住,她的内心自然是极其封闭孤单,又极其渴望与他人建立联系的。同时,感官的弱化让她对欺凌和恶意的人际气氛的感知迟钝了许多。因此她即使面对欺凌者时,内心也会极力维持自己与欺凌者的关系,把欺凌者的行为合理化,消去对欺凌者所作所为的恶意的解读,并试图讨欺凌者的欢心。因为,她想要收获友情是如此困难,以至于不敢拒绝任何一个可能怀有一丁点善意者。在动画中,硝子的善意收获了善意的回报,但在现实中呢?啊,但愿我们这些运气跟他们相比还不算太惨的芸芸众生能给他们一些宽容吧。

将也小学时欺凌过硝子,但是中学时变得自卑孤僻,疏离他人,甚至想要自杀。这说明将也有些坏,但不是太坏,与那些校园中没心没肺的恶霸头子或混混跟班不一样。他对自己曾经的劣行的深刻忏悔是由自己也尝到了曾施加给受害人的痛苦所引发的,我不禁想,如果没有这个缘由,如果他顺顺当当成长下去,乃至于活得很滋润,是否也会这样深刻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是会永远把自己当年的耀武扬威视作理所当然,就像很多人那样。

影片中有两次自杀。这两次自杀都出现得很突兀,第一次影片开始上来就要跳河,第二次游园会玩得好好的就要跳楼,让人一脸懵逼。这可能是漫画形式原作与电影形式的矛盾,漫画中自杀的重要剧情是一定要有的,但是限于电影的篇幅和清新的基调,关于自杀前阴郁痛苦情绪的铺垫部分被利落的抛弃了。

片中有好姐姐,有好妈妈,有好外婆,一个父亲也没有。看来父权的形象在当代的日本当真是有些尴尬。

硝子和将也最后在一起了吗?我们不知道。硝子对将也的感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依赖,将也对硝子的感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怜悯和愧疚,如果他们成为了情侣,将也也必须要耗费极大量的时间和心血照料硝子,那么,这种背负了如此多异样情感和重负的爱情是否会维持下去呢?

多数人对异类的宽容,强势者对弱势者的体谅,社会对疾患者的善意,如果电影能让这些信念在观看者的心中留下一些印记的话,银幕上的硝子就不枉受那些苦痛辛酸了。

原文发表于我的博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声之形的更多影评

推荐声之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