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莫观你莫惆怅,山石林木无易样

Andee
2018-03-07 17:31:1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得承认,听完这首古诗新唱后,这两句歌词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古人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大概能体会了。 歌手曹轩宾,来自陕西西安,用当地的方言演唱了这首别君叹,赋予了这首歌独特的魅力。在如今普通话大力推广的时代,用方言演唱歌曲并不普遍。传统印象里,方言作为地方特产,受众小,局限大,似乎难登大雅之堂。然而,别君叹这首歌,偏偏就是例外,其在近几期节目中脱颖而出,令人感动。西安话独有的韵调,碰撞上传颂千年的诗词,构建了一幅空旷辽远,隐隐有悲凉之意,又掺杂着洒脱豁达的多层次画面,挣脱了时间和空间的束缚,带领我们走近千年前的那个清晨,那家酒馆,那片黄土。想象自己站在耸立的高台上,极目远望,故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漫天风沙之中,只有那山石林木默默地守着每一个日出日落,不曾改变。

纵观唐诗宋词,送别是诗人绕不开也是极为重要的创作情感来源,并因此给后世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诗句。从牙牙学语时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到课堂上背诵“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请”,及至今日演唱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诗人由别离生情,由情入诗,或赠别友人,或聊以慰藉,将内心情感落于笔尖,传颂至

...
显示全文

我得承认,听完这首古诗新唱后,这两句歌词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古人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大概能体会了。 歌手曹轩宾,来自陕西西安,用当地的方言演唱了这首别君叹,赋予了这首歌独特的魅力。在如今普通话大力推广的时代,用方言演唱歌曲并不普遍。传统印象里,方言作为地方特产,受众小,局限大,似乎难登大雅之堂。然而,别君叹这首歌,偏偏就是例外,其在近几期节目中脱颖而出,令人感动。西安话独有的韵调,碰撞上传颂千年的诗词,构建了一幅空旷辽远,隐隐有悲凉之意,又掺杂着洒脱豁达的多层次画面,挣脱了时间和空间的束缚,带领我们走近千年前的那个清晨,那家酒馆,那片黄土。想象自己站在耸立的高台上,极目远望,故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漫天风沙之中,只有那山石林木默默地守着每一个日出日落,不曾改变。

纵观唐诗宋词,送别是诗人绕不开也是极为重要的创作情感来源,并因此给后世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诗句。从牙牙学语时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到课堂上背诵“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请”,及至今日演唱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诗人由别离生情,由情入诗,或赠别友人,或聊以慰藉,将内心情感落于笔尖,传颂至今。

随着交通和网络的便利,时空感大大压缩,如今的离别早已不像当年那般深刻,便也催生不出像样的创作了。然而古时的送别习俗依然对当今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摆宴席这种仪式便是其中之一。席间觥筹交错,大家无不带着“劝君更尽一杯酒”的诚意,推杯换盏。酒过三巡,红了脑袋,粗了喉咙,早已分不清是你送我还是我送你。离别的情绪被酒精调动的更加肆虐,语言似乎已经不能充分表达内心,男人搂着膀子,女人挽着胳膊,那一杯杯顺着喉咙灌下的此刻已不是酒,而是情感的宣泄。

离别不仅意味着空间上的远离,同时带来的还有人际关系上的疏远。纵使交通再便利,网络再发达,忙于世俗的我们怕是也难有那份时间和心思去见一见昔日的故人。从某种程度上讲,“经此一别,不知何年何月再见”对当今社会同样不算夸张。

“春复秋往世无常,何年何月蹉跎降”。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不妨想一想,我们有多少多年未见的人,怕是之后也只能相忘于江湖了。何况城市化浪潮席卷每一个大街小巷,几年以后,即便想故地重游,只怕也是物是人非,看不到当年的“山石林木”了。

1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经典咏流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经典咏流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