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怒汉 十二怒汉 9.4分

关于“NOT GUILTY”的一些联想

陈晨
2018-03-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十二怒汉》是一部充分体现美国司法制度的电影。高中第一次观看这部电影时,我是被其中精巧的情节和冲突设置所吸引;今天通过截图重现回味这部电影,发现留下最深印象的场景是当十一个人共同说出有罪时,8号的一声”not guilty”。而且这声“not guilty”,并没有被十一倍于其声音的“guilty”所淹没。

中国等东亚文化圈的国家,长期发展出的集体主义文化,强调“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着想”、“少数服从多数”,从宏观来看这是利于庞大集体的稳定的,但这并不符合现代的法治精神。我们歌颂为了全城百姓的安危而把肉身献给龙王的哪吒,但是现实中,患有艾滋病的农村孩子,为了全班学生的“安危”,在愚昧家长们的联名抗议下只能放弃接受教育的权利。苏格拉底千年前就用死亡证明了,完全的“少数服从多数”将会引发民主暴政。不能说“陪审团“制度是最完善的制度,但它尊重每一个人的意见,避免了处于边缘的人被轻视甚至于无视。

另外很微妙的一点,在陪审团判断是否有罪时,与“guilty(有罪)”相对的不是” innocent(清白)”,而是”not guilty(无罪)”。在这个语境里,guilty与innocent之间有了很大的一块灰色地带,事物不再是非黑即白的,这才是法律思维。影片的最后,没有认为男孩有罪,也并没有因为没有证据而定性男孩是清白的。而在中国,民众甚至于媒体仍然习惯于使用日常思维去判断法律案件。诸如马加爵案,就被媒体强行包装成贫苦的贫困大学生不堪忍受同学辱骂而出手伤人,歪曲了事实。日常思维注重二元化道德判断,不注重对证据的考证,且容易走上道德的制高点。而法律思维与日常思维的一大不同就是“无罪推定原则”。

所谓无罪推定就是指在没有实际证据的情况下,嫌疑人被认定是清白的,即便他有99%可能真的犯了罪,但只要有1%还没证实,就可以宣判他是无罪的。而有罪推定则恰恰相反,往往在证据模棱两可的时候认定嫌疑人是有罪的。美国一直实行的是无罪推定,而我国在1993年的刑事诉讼法典修改中,才第一次提出了无罪推定的概念,但事实上在执法和司法过程中往往运用的还是有罪推定,这种思维方式是文化的长期发展决定的,但这并不是说它无法改变。 “犯罪嫌疑人(crime suspect)”这一称呼其实就体现了法律思维。在结束审判前,都只是存在犯罪的嫌疑,只要证据没有完全证实,就不能以“罪犯”称呼。

影片的末尾,没有对涉案的男孩做出任何宣判,象征司法制度的巨大石柱下,两名陪审员互问姓名,道别,各自重新成为一名普通民众。而社会某一个拘留所里的一个男孩,由于刚才的一声”not guilty”,命运或许会发生改变。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十二怒汉的更多影评

推荐十二怒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